第五章做戏要全套(1 / 2)

场面一下子变的安静。

所有人都愣住。

包括那位端着茶缸子准备喝茶的张管事。

以前的陆云不是这样的。

被劈头盖脸的骂,被踹两脚,甚至被当着大家伙的面扇过一次耳光。

他都像是个闷葫芦一样不吭声,不反抗。

今天怎么……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

陆云眯着眼睛盯着张管事,声音里有阴沉和张狂,

“今天,你不仅要把欠我的工钱一分不差的全给我,包括那些你曾经克扣的工钱,你还要跪下给我赔礼道歉。”

“不然,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当初是为了制造身份,所以陆云可以忍辱负重,可以一声不吭。

但是,羞辱这东西,他不会永远背在身上。

现在就是洗掉一切的机会。

“哈哈。”

张管事在短暂的呆愣后,忍不住大笑起来,前俯后仰,捂着肚子停不下来,

“你……你要我……吃不了兜着走?”

“真是笑话,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这是昌隆马场,在这里,你问问谁敢动我?”

说话的时候,张管事的手几乎要点在了陆云的眉头上。

陆云没有动也没有躲。

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狗东西,别说道歉,就连工钱我都一分不给你,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让我吃不了兜着走。”

张管事以为陆云害怕了,一边叫嚣着,一边把茶缸子放在了一旁的草垛上,然后双手背在了身后,道,

“来来来,我就站这儿等你。”

场面更加紧张。

干活的伙计们凑到了周围看热闹。

同时,有七八个穿着青衣的壮汉也从马场的四周走了过来,他们腰间都挎着刀,凶神恶煞。

这些都是马场的护卫,谨防有人闹事。

他们围在了陆云和张管事的周围,双手叉着腰,也是一脸的饶有趣味。

“怎么着,还不动手?我都等烦了!”

“哎,我说你刚刚那股子狂妄劲儿呢?傻了吗?”

“不会被吓的尿裤……”

张管事见陆云不动,那一双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并用食指戳向陆云的脑袋。

啪!

陆云伸手,抓住了那根手指。

“你……”

张管事愣住。

“姓陆的,把张管事放开,不然……”

一名彪形护卫往前站了两步,抓住了陆云的肩膀,五指用力,犹如铁钳。

“你看清楚,这是震雷宫的入宫拓印。”

陆云将拓印摆在了那名护卫面前,道,

“我现在是震雷宫的弟子。”

嘶!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

震雷宫?

钦天监八宫之一。

他们倒是听说过,前些日子来通州府寻找有天赋的弟子。

这陆云……

那他的身份就完全不一样了。

就算是马场的主人在这里,都得弯腰说一声陆先生。

“这……”

那名护卫脸色僵硬稍许,然后直接变脸,

“我……我打扰大人办事了,请恕罪。”

说完,他迅速后退。

顺便将其余的那几名护卫也带到了远处。

“陈护卫……”

张管事几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僵硬张了张嘴巴。

嘎吱!

陆云左手用力,直接将那根手指掰断。

“啊……”

张管事顿时脸色苍白,跪在了地上,那尖利的惨叫声,更是传遍了整个马场。

痛苦和恐惧,让张管事脑子恢复了清醒。

他意识到了如今陆云的的可怕。

也感受到了深刻的绝望和后悔。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