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携赃而逃(1 / 2)

三日后。

陆云按照徐明礼的吩咐来到了东风客栈。

天字号房。

屋子里除了那位师兄,还有徐明礼,以及一位穿着白襦裙的少女。

陆云认得。

是那位被自己抓到黑风寨上,差点儿和自己洞房花烛夜的县令千金。

花宛如。

当初陆云抓了她以后,就察觉到这位县令千金身上有着不弱的雷系亲和力,当时就猜测她会因此进入震雷宫。

果然不出所料。

屋子里的气氛明显很压抑。

徐明礼那脸庞发青,两条粗大的眉毛挤在一起,像是拧在一起的两股绳。

“徐掌事,宽厚师兄怎么……”

陆云装出发愣的样子,张口问道。

话未说完,被旁边的那名师兄连忙打断,

“闭嘴。”

“罢了,陈玉,这件事总归是会让他们知道,没必要瞒着。”

徐明礼叹了口气,眉宇间满是失望,叹道,

“宽厚,应该不会再回来了。”

“啊?宽厚师兄出事了吗?怎么可能?他连一群山贼……”

陆云眼睛瞪的老大,满脸不敢置信。

“出个屁的事。”

那名师兄恨恨的骂道,

“那王八蛋倒是杀了黑风寨的山贼,但也把黑风寨的藏宝洞给搬空了,据说有将近百万两的银子和珠宝,然后他携赃而逃了。”

“呃……这……”

陆云长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了。

不过他心里却只有冷笑。

这一切都是他设计的。

藏宝洞里面,根本就没有什么东西的。

近百万两的银子和珠宝,也只是他故意给外界送出去的传言而已。

都是为了让陈宽厚的消失更合理。

看来,计划很完美。

“哎,为师师早就知道,宽厚心性不稳,但是没想到……”

最失望的当属徐明礼,他摇头道,

“他能够为了区区黄白之物,放弃震雷宫的修行资格?到底是被那金银蒙蔽了心念啊。”

“师父,您别生气。”

被称作陈玉的那位弟子拱了拱手,沉声道,

“再让我遇到陈宽厚那个混蛋,一定把他抓到您的面前,任您惩罚。”

“我还要问问,师父这些年的教诲,他放在哪里去了!”

“算了算了,他既然决定要躲,肯定已经躲到永远都找不到的地方了,别费那个心思了。”

徐明礼从床榻上站了起来,视线里带着些许的萧索,看向陆云和花宛如,道,

“你们,莫要学了陈宽厚。”

“这世间除了黄金白银,还有更重要的东西值得坚守。”

“徒儿受教了。”

陆云和花宛如深深作揖。

“客栈的银钱都已经结算清楚了吗?”

徐明礼微微颔首,看向陈玉。

“回禀师父,徒儿原本去结账的,但那老掌柜说什么都不肯收。”

陈玉语气里带着些许骄傲,道,

“他说咱们震雷宫为民除害,匡扶正义,是大周典范,他们客栈……”

“行了,都是恭维之词。”

徐明礼摆摆手打断了陈玉,然后又从袖袍里掏出了一锭银子,扔在了桌上,又教诲道,

“他只是不敢收而已。”

“但咱们不能学那些仗势欺人之辈,真的不给。”

“下次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