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对峙(1 / 1)

秋安内侍喊了一声:“王上驾到。”

杨嫔和碧文闻声一个激灵,赶忙转身行礼。杨嫔心想,两个入狱之人,王上竟也如此牵挂?果然她的直觉没有错,他们果然有问题。

狱长一边行礼,一边暗暗松了一口气,差点真的上刑了,还好王上来的及时。

“王上万安,王上您怎么来了。”杨嫔讪讪地问道。

王上给了个起身的手势,转了一圈看了一眼关押的凝姗和慧文,似没有什么大碍。

略有雷霆之怒意,“一个妇道人家,狱牢也是你该来的地方?”

“奴家。。”杨嫔想要回话,却是侍女碧华先帮她说话:“杨嫔娘娘。”扬声一个“杨嫔娘娘”已经把她的声音盖过去了。“我们家娘娘就是今日凶了两位姑娘,两位姑娘竟就下了牢狱,娘娘确也有些不忍,特来看看她们。”不得不说她一个侍女面对帝王又临危不乱的这顿措词还是可圈可点的,只是不知是事先想好的,还是临场发挥。

杨嫔本无大智,听得贴身侍女如此一说词,是大喜,甚为欣赏。于是开眉说道:“是啊,王上,奴家这是有所不忍啊,您怎么能就因为她们略冲撞了奴家,便给她们关了起来呢。”杨嫔有点微胖,又假意嗲声撒娇,差点粘靠在王上身上。

毕王身子站得笔直,对于她的厌烦却没有溢于言表。

“咳咳。。”秋安内侍自是那个最懂王上的人,轻咳两声,以示杨嫔需注意体统。

“孤王关押她们是皇权政事,与你无关,你们退下吧。”毕王这样说着。

“奴家,奴家。”杨嫔还想说些什么,却苦于词穷。碧华拉扯着杨嫔,杨嫔才福了福,“那奴家这就退下了。”也罢,不是已经小有收获了吗。

嬴煦隐藏在黑夜里,远远地看着杨嫔嘟嘟囔囔地出来,适才有些放心了。

而狱内,上官凝姗心想,这个娘娘是如何得罪了她,不过也好的,这不,帮了我们一把,把毕王请来了。

上官凝姗看着杨嫔走后,看向了毕王,这可是她第一次这么仔细又近距离地看他。连他的发丝都根根分明,且毕王面目英气硬朗,真不愧是生在帝王之家的人。

“毕王,我想您和我们师父也是有过交情的吧,你真不该把我们关起来。”上官凝姗眨巴着她那灵动的双眸说道。

“怎么说?”毕王这次倒是饶有兴趣地坐了下来,坐在原先杨嫔坐的位置上,与上官凝姗和慧文面对面。

“当年,若是没有我师父救了你亲人,哪还有你如今的身份。”上官凝姗此时开始了她的胡编乱造本事,见毕王如此年轻,那定不是她的爱人,于是揣测这个是他娘亲的信物。

果然,毕王的神色被上官凝姗说的话牵动着,即使细微,在求生欲极强的人的眼里都是被放大几万倍的。

见毕王是这个反应,上官凝姗继续说道:“若是你有些良知,那便看在我师父的面子上,放了我们师姐妹二人,若是你生在帝王,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个你,那还是希望你能放了我师姐。原因很简单,我师姐并不是你摄政需要的牺牲品。”

慧文听了却是着急了,“不,姗姗,师父有训诫,一日同门,世世同门,不离不弃,生死同舟。”

“师姐。”上官凝姗自是知道师姐是不会抛下她的,动情地喊了一声。

“真是师姐妹同心。”毕王双手环胸,翘着二郎腿注视着她们,然后说道。“只是孤王很好奇,你们是如何知道你们师父救了我姐姐的,其中是有什么用意?”

“是想威胁孤王吗?”毕洲戬抬声说道,面色却不悲不喜。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