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普通夫妻(1 / 1)

老婆婆吃了一些粥之后,便和凌落说起了有关于这个村中的故事。

“我们这个村子是离海最近的一个小村庄,与外界隔绝,过着自给自足的日子。五十年前,村子迎来了一场浩劫。来了一些官兵,将村子里所有的男子全部抓走了,据说是抓壮丁,成年男子都上了前线,未成年的便留在了军营后方做苦力。他们一切都没有再回来,估计都死在战场上了吧。三十年前,村子里得了一场瘟疫,所有的人都死了,就剩下我一个人。”老婆婆说在这里从怀里掏出一个木头雕刻的簪子,眼神有些飘渺,似乎又回到了之前。

凌落也并没有打断她,只是坐在床边就这么看着她。将她眼里所闪过的情绪收尽眼底,那里面有着欣喜,失望和孤独。或许正是之前经历的,这段回忆支撑着她活到如今吧。

“你一定好奇,为什么我会逃过了一场瘟疫吧?这个木簪子是他送给我的,他说过等他回来就来娶我,可我等了五十年,他却再也没有回来。”老婆婆说到这里又陷入了沉思,好半晌才继续说道:“他是一个大夫,平日里就喜欢让我泡药浴,让我和他一起尝百草,所以我的整个身子便有了抗体,一般的瘟疫病痛根本就不能把我怎么样。”

“难怪不得,我从你的身上隐约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药香味。”凌落点了点头说道,这和她之前的那个身子是一样的。老婆婆之所以躺在床上一病不起,就是这长久的心结拖垮了她。

“事到如今,我却是万分痛恨有这么个身子。如若不然的话,早在三十年前,我便和这村子的人一同去了。也不至于等待了这么多年到如今孤零零一个人,没了个盼头。”老婆婆叹了一口气说道,她也想过自行了断,可她却总是害怕,若是他回来了,她却已经不在了,那该怎么办?

“没有消息才是最好的消息,或许他在某个地方活着,或许他在千方百计的想办办法回来,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凌落眼眸微闪,说道,让她想起了曾经的自己和玉战。她已经是两世为人了,知道死亡代表着什么?就是连命都没有了,那还有什么希望?所以,她千方百计的想要活着。

“不错,我活了这一大把年纪,还不如你想的明白和透彻。姑娘啊,谢谢你了。只是,我人已经近黄昏了,也没有什么盼头了。这个你拿着吧,替我好好的活下去。”老婆婆将手中的木簪子递给了她,眼神无比的坚定。

凌落也不好拂了她的好意和期望,她知道,老婆婆的潜在意思是让她拿着这个木簪子帮她寻人。凌落仔细地看着手中的木簪子,这是一个雕刻的极为粗糙的木簪子,梅花造型,簪子的最顶端刻着两个字,看着那两个字,凌落的眼眸微缩。

“这是他的名字,他叫华春。”老婆婆看着她的目光落在那两个字上,半天不语,这才说道。

华春?是他们要寻找的那个华春吗?还是只是巧合罢了。

“放心吧,若我有机会寻到他,定然把这个亲手交到他的手中。”凌落嘴角微勾,说道。

“无所谓了,终归我今生是再也寻不到他了,如今的沧桑,还不如留下曾经的美好。”也就是在这一刻,老婆婆突然看开了,叹了一口气说道,放下了所有的执念。

就因为她这一个执念,她虚度了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年华。为了他曾经的诺言,她守了一辈子,把感情当做了她人生的全部。如今她突然明白,感情其实不过是人生中的一个印记罢了,是人生中的一部分,而不是人生的全部,是她太过于执着了。

凌落和玉战在这个无人村待了半个月,治好了老婆婆的病之后,二人便继续出发,向华春最后出现的地方而去。

“想不到我们误打误撞,竟然到了方圆大陆。如今我们便是要去银城,在那里看看有没有华春的踪迹。””凌落拍了拍手上的灰尘说道,这无人村后面的大山里面有着丰富的药材。尤其是那些千金难买的药材,真的是多不胜数。这么好的机会她怎么会放过,自然是采摘了满满的两大袋。毕竟如今他们已经身无分文了,想要活下去,自然就是要赚钱了。

凌落抬头望着天边的朝阳,叹了一口气,如今,还真的是繁华落尽了。他们再也不是什么战王,什么药女了,只是一对普通的夫妻。

“银城与这里相隔千里,想要到达那边,必须要横穿整个方圆大陆了。”玉战记忆力超强,那地图早已经印在脑海里,思索了一番说道。

“不着急,我们就当游山玩水了,反正你这病呀,有我在你身边,一时半会儿也要不了。”凌落挑眉笑道。

而他们要去的银城却是在南国,那是一个极其富庶和发达的地方,南辕北辙的两个地方,让凌落觉得这木簪子上的华春与他们想要寻找的人定然不是同一个人了。

华家传说隐世在一个极其秘密的地方,如今还没有人知道他们在何处,只是华家时不时的在江湖上流传出一些传说,时不时的又会有一些痕迹出现,他们悬壶济世,这种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让人不知道这华家到底是不是真实存在。

这一路走走停停,他们很快就到了北国的皇城。凌落原本两大袋子的药材已经浓缩成了一个袋子,新鲜的药材在这一路走下来都被晒成了干药材,有的被她制成了药丸,还有的被她贱卖掉了。

“玉战,我们所得的银子也所剩无几了,我打算把这一袋子药材换成银子。”凌落垫了垫自己手上的药袋子,说道。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