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沈铭德(1 / 1)

山弥罗 fisher1113cn 923 字 2个月前

沈铭德坐在他的办公室里。这里虽然宽敞,又不显空旷。办公室中的各种家具陈设都很讲究,高档,还不会显出一种狂妄炫富式的庸俗。除了家具外,像什么水晶球,镇宅剑,风铃,还有个巨大的鱼缸等摆件也在这间办公室的东,南,西,北这四个方位上按照五行风水的规矩各归其位。或许是真有神明庇佑,沈铭德这几年的生意还真可谓是顺风顺水。他不仅一次地在饭桌酒桌上向别人吹嘘自己在旅游行业上的投资是多么正确,同时在他心里也深深喜欢上了这份事业。

年近40的沈铭德虽然貌不惊人,但眉宇间自然流露出一种北方人独特坚毅的表情。精心打理过的头发倔强地“站立”着。这种发型似乎就是为配合沈铭德的气质而设计的,为他那棱角分明的脸又多增添了几分冷峻的气质。他没有人们通常印象中的那种出于北方苦寒之地的虎背熊腰。但略显清瘦的他总是把腰杆子挺得笔直。强烈的责任感使他成为员工们心中的好领袖。然而,他那种严于律己和严于律人的态度总让人想逃到千里之外。不过,正是因为这些个性让沈铭德赢得了这间办公室。事实上,他还称不上“富甲一方”,更配不上“功成名就”。但沈铭德还是会沉浸在他喜爱的事业带给他满足感之中。

此时已经是下午6点钟了。夕阳将春季里独有的橘黄色光线透过百叶窗的缝隙投射进这间办公室。那柔和的夕阳余晖被分割成数道横向排列的光条映在沈铭德背后东墙上一副装裱精美的书法作品上,上面以流畅的字体勾勒出“宁静致远”几个大字。就在“宁静致远”下方的沈铭德半晌未动,坐在老板椅上凝视着电脑屏幕中的一张高清照片。那是被一片参天大树众星捧月般环绕的湖泊。笔直的树干直指天际且枝繁叶茂,将滋养它们的土地遮掩得严严实实。湖面安宁如镜,连绵远山的曲线犹如人工雕琢的卧佛般显得祥和,柔美。伴随着流水声,那是鱼缸水循环系统的发出的声音,沈铭德似乎看到了山间的涓涓细流。他的灵魂已经被完全抽离了身体,神游“西坡湖”去了。

“西坡湖”?多么平凡的名字,沈铭德心中暗笑。他的记忆又回到几天前。周腾飞在办公桌的对面端正地坐着,帅气的微笑挂在脸上。利落的寸头和壮实的体魄让他看起来像个运动健将。登山和户外运动是他的最爱。现任旅游资源开发部总监的周腾飞正是公司需要的人才和得力干将。

“西坡湖就是馄饨山西坡下面的湖,想必您作为一个伍宁人也不知道这个西坡湖吧。”似乎看出了沈铭德的心思,周腾飞解释到。“从伍宁市的西北面出城,开车走上城际公路。一直向前开,过了一条河就能看到一个小山包,那就是馄饨山,西坡湖就在山下面。”

沈铭德记得当时他是这么介绍的。作为一个伍宁人,他在这座城市里出生,长大,虽然也曾出国留学,也在北京打拼过。最后还是回了到这座城市创业,定居。然而,他却从未听说过“西坡湖”这个地名,甚至没听说过在馄饨山脚下还有这么一个湖泊。不论是从亲友那里,还是从媒体上,一次也没有过。而现在,这个湖泊的照片就确确实实的显示在他的电脑屏幕上。看来,这里真是一块少有人去,还未被人所知晓的处女地呀。虽然不是什么名山大川,山中也没有名寺古刹,然而这份恬静于风光不正是都市的人们所向往的度假胜地吗?湖景民宿,风味餐馆,露营垂钓,天然氧吧这些名词一串串的跳入沈铭德的大脑。

就在周腾飞关于西坡湖旅游资源开发考察提案提出的第二天就被公司通过了。经过短暂的准备后,周腾飞和企划部的杨川于今天上午一同赶往西坡湖的所在地。虽然已经与周腾飞共事多年,但沈铭德还是不愿意只凭借这几张照片和数张纸组成的计划书,就从正在建设的“城市文化旅游”项目中抽调出策划,设计,还有施工等人手出来。并非对周腾飞不信任,而是除了慎重以外,调集人马还是需要些时间的。

“怎么到这个时候了,公司就连一次汇报都没收到,难道这两个小子不是在那里玩疯了吧,”沈铭德心里不禁嘀咕道。

天色渐暗,正当沈铭德起身将资料和私人物品整理进公文包时,电话突然响起。电话的那端发出的是周腾飞有别于平时语气的喘息和带有兴奋的不连贯的话语。

“呼呼……呼,老大,呼……出状况了,我们到湖边,突然冲出几个村民要抓我们,现在跑出来了,放心老大,我能搞定。”

“嗯,你们注意安全,明天到公司详谈。”沈铭德平静又带点冷淡的回答。他的平静是因为完全相信周腾飞能够应付这样的突发事件,大不了就报警。他冷淡,是有一丝怒火从心中燃起。沈铭德似乎听说过湖泊在某些地区的人心中的神圣地位,如果那个西坡湖对于当地村民也有这么一种宗教意味的话,那就麻烦了。“如果想摆脱贫穷,还是先摆脱愚昧吧!”沈铭德带着这种不悦的心情挂掉了电话,离开了公司。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