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湖(1 / 1)

山弥罗 fisher1113cn 790 字 2个月前

沈铭德回到办公室接起电话。这通电话是由里沟县警局打来的。在沈铭德报案后,市警局便将此事件分派给了距离失联地点最近的辖区警局进行调查。不过,电话的内容却让沈铭德困惑。因为他被告知,在他所提供的地点并没有“湖泊”,同时他们也会排查辖区内的村庄。就连辖区警局都没有关于那“湖”的记录,难道周腾飞搞错了地点?沈铭德再次查找了周腾飞留下的有关那“湖”的资料。虽然在“地址栏中”填写的那湖泊的位置比较模糊,但是在“景点描述栏”中所描述的寻找湖泊的路线非常清晰。目前已知两种路线:其一,是从馄饨山的西坡简直走下去既可来到湖的上方。但是,此路有些危险,不做推荐;其二,是走城际公路,经过那条“坟茔里河“,继续上前大约1公里处,此时正好能够看见馄饨上的山尖。在公路西侧的杂木林中找到小土道,能够驱车进入。在土道尽头,沿直线走30分钟左右(约7,8公里),就可以到达湖边。从以上描述来看,这湖泊也并不难找啊。

沈铭德拿着这些材料缓步走回了接待室。此时的两人沉默地坐在原来的位置上。萧静正在使用手机发着信息。杨广城则双臂环胸地,端正地靠在椅背上,目视前方。而刚才初次见面那种凝重的气氛已经消散了不少。沈铭德在桌边坐定后,萧静便放下了手机,转过头来,以一种期待着好消息的目光望着他。同时,杨广城又再次测过身体面向了沈铭德。不同的是,这次他嘴角边上的皱纹深刻了一点,那似乎是点点微笑的模样。沈铭德将电话的内容如实地复述给了两人。他没有使用任何谈判技巧或有任何保留,毕竟他们现在的立场是相同的,能够快速找到那两人的线索也是他的心愿。

当萧静在听到对电话内容的复述和看过沈铭德手中的资料后,默默地将精致的脸庞藏在了双手后面。显然,她刚才的期望灰飞烟灭。杨广城也显得失望,他紧紧地抿着嘴唇,环视着房间内的两人。

突然,杨广城说到:“过去在野战部队里,一个战友就说过,这山林里的事儿可邪乎啦。他们有个任务,是要找个湖,还是河的,结果在山上转了两天都没找到。这人一进林子里就蒙啦,如果树叶密实一点,连太阳都见不着,分不清东南西北。你说那一个县警局才几个人,也不可能天天上山里转悠去,所以我看,他们不知道那个湖,也很正常。“

杨广城把这些话说得很轻松,或许是打算借此来安慰一下萧静,但沈铭德却感觉他更想安慰的是自己。不知是否这些话是真的起到了作用,萧静用理智再次控制了情绪。她语气温婉且坚定地说:”腾飞经常独自爬山,不可能是迷路。应该是被附近村民袭击了,也许他逃出来并躲在什么地方。村子的调查交给警方吧,我觉得先确定出事地点才可能提供更多线索。“

”这丫头说得对,“萧静声音刚落,杨广城又急不可待地说起来:“咱们首先就得确定个失踪地点,要不警察也不一定信,你说是不?铭德呀,就按叔说,咱们应该一起到失踪地点去查看下,如果能找到更多线索最好,如果没有,至少地点确定了,也能让警察更用心帮咱,不是吗?“

沈铭德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他同意与两人一起到周腾飞和杨川的失联地点查看,除了他希望能够快点找到两人,不让萧静因失去丈夫而流泪,不让杨广城失去儿子而伤心以外,他更希望让自己在良心上说得过去。他不想让愿意跟随他的人失望,更别说失踪了。不过,在他的心里,最深处,隐隐地还有一种飘渺的声音在呼唤着,杨广城的刚才的提议似乎帮助他做出了响应这个呼唤的决心。

见他点头,杨广城瞬间激动不已。他拉住沈铭德的手,满脸堆笑地说:“铭德呀,早上我有点太激动了,因为儿子丢了这事儿,也请你理解一下。真是万分抱歉。“沈铭德摆着手,看到萧静也少许露出笑意。这时,他大概猜得出在他离开这里时,两人说了些什么。

按照杨广城的意思,他们三人马上就出发。此时,已经过了正午。照沈铭德吩咐,为他们三人准备了简单的工作餐。但事实上,他们谁都没什么胃口。用餐后片刻,他们就坐上了沈铭德的汽车,沿着主干道向城外赶去。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