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古村的来信(1 / 2)

山弥罗 fisher1113cn 2843 字 2个月前

您好:

我不想伤害你,请你帮帮我,带我离开这个村子。我叫高山杏,是凤阳艺术学院,大学二年级的学生。我是人,不是鬼。虽然你看不见我,如果你看不见那个湖,你也不会看见村子里的其他人。但是村子里的人们可以看见你,听见你的声音。请不要害怕,因为村子里人会遵守约定,不会去惊动任何从外面来到村子里的人,并等待他们主动离开村子。除非从外面来的人与村子里面的人被发现有所接触。非常抱歉把你引导这幢房子里来。在这里,我们是比较安全的。这幢房子的门口被标记了一个“山”字,因此其他村民不会轻易进入这里。

我只想求你带我离开这个村子。许多事情不方便写在信里,出去以后,我会告诉你这里发生的一切。出去的方法非常简单。首先,请你拿上放在小桌子上的这叠稿纸。我就可以知道你同意带我离开了。然后就请你按照原路离开村子。当你离开村子进入树林以后,请你将一张稿纸搓成纸团扔在你经过的路上作为路标。因为我不能让其他村子里的人看见我靠你太近,只能在你后面远远地跟随。所以请用这种方式为我引路。在这片树林里,你一定会看见那些挂在树枝上的“嘎咕”,就是那些挂满枝头的球形的东西。可是,我是看不见那些东西的,村子生活的人都看不见。当你走到那片“嘎咕”林的边缘,就是那些挂着的“嘎咕”越来越少的地方。请你务必停下来等我一会儿,并在你的脚边多扔几个纸团作为标记。我会尽快跟上你,并拉住你的手。在拉住你的手时,你或许会有一种非常奇怪或恐怖的感觉。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只是听说会有这种情况。请你千万不要害怕,用力将我拉出那片“嘎咕”林,我们就安全了。

如果你没能把我成功带出村子,也请千万不要把这里的事情宣扬出去。如果有大批的人来到这个古村,一定会惊动“山弥勒”。那样,我就没有逃出去的希望了。

如果你愿意帮助我的话,请向以下地址寄一封信:伍宁市里沟县榆树沟村第二大队高仲臣收邮政编码:110179。

在信中,请写:

“爷爷:

我是高山杏。我还活着,在那个村里。爷爷,快来领我回去。

爷爷,千万别信戏班儿的话,他们是说书人,和老溜都是一伙儿的。

爷爷,我知道你为什么第七回还要带我来献祭,我不怪你。求求你,再把我领回去。”

萧静仔细把信看了一遍,转过头看向与自己并肩而站的杨广城。他依然紧锁眉头盯着这张稿纸,不满胡茬的嘴唇有节奏地,一个字一个字地默念纸上的内容。稍顷,他也抬起头来,与萧静四目相对。人来人往的走廊上有面目狰狞忍受痛苦的患者,有满脸愁容等待结果的病人,有面带关切安抚家属的护士,还有焦急赶往另一个诊室的大夫。只有一个身着牛仔裤体恤衫,面容姣好的少妇和一位穿着皱巴巴的保安制服,满脸颓废的大叔并肩依靠着走廊的墙壁,相互对望着。

萧静正想开口打破这种令人不安的沉默,却目光突然越过了杨广城,投向了医院走廊的深处。杨广城也顺着萧静的目光将头转向左侧。只见沈铭德一手整理着自己的上衣,一手托着那件冲锋衣从CT照影室里走了出来。

“小沈啊,你怎么样?”杨广城问到。

沈铭德挥了挥左手,轻描淡写地说:“死不了。大夫怀疑我胸部挫伤,让我拍个片子。本来半个小时就能拿到片子,但现在病人多,估计得一个多小时。我们找个安静地方坐会儿吧。”

于是,三人一同走出了医院的大门。

在医院附近的一家小咖啡馆里,萧静靠窗而坐。右手边巨大的玻璃窗外是熙熙攘攘的街道。一位身着白色连衣裙的妇人打着遮阳伞从玻璃穿前走过。三个年轻的女孩互相挎着胳膊从萧静的对面走来,这三个女孩嬉笑调侃。萧静看见中间的那个短发女孩连说带笑地凑近自己左侧的穿着露膝牛仔裤的女孩,将她不断挤向人行道的边缘。那个穿着露膝牛仔裤的女孩只是尴尬地抿嘴微笑,但中间那为短发的女孩已经自己笑弯了腰。在她们最右侧那个身穿短裙头扎马尾的姑娘左臂挎着短发女孩,以自由的右手背掩嘴偷笑着,并将头也别向了右侧。萧静仿佛忆了自己的大学时光。她无意识地将右手缓慢地伸向玻璃窗。就像抚摸自己的记忆样,用伸展五指的手掌轻轻地贴在玻璃上。快乐的回忆与自己只有一窗之遥,她能看见,却再也触摸不到了。

玻璃那种冰凉的触感让萧静缩回了手,她端正了一下坐姿,将后背靠在那个由暗红色绒布包裹着的长沙发椅的靠背上。这一侧的长沙发椅的本可以并排坐下两,三个人。但萧静的旁边空空如也。午后四点钟左右的阳光在穿过咖啡店的茶色玻璃窗时变得柔和,这光线就在萧静面前这个长方形的桌子上分割出一块锐角三角形的区域,让她独享这份温暖。萧静望向坐在自己对边,被抛弃在黑暗中的沈铭德和杨广城,继续听沈铭德在古村里的奇妙经历。

“……之后我便在那片林子的边缘等了一会儿。当时还真有点害怕,我真是害怕在次经历那种被高山杏拉住的感觉。后来,冷静之后我觉得,那种被山杏拉住的感觉应该是一种我没体验过的,来自异世界的感觉。就连我的大脑也没办法准确的解释这种感觉。因此各种负面的感觉和情绪会轮番出现。可能是我的大脑在不断尝试着用哪一个感觉和情绪才能更准确地让我理解那种感觉。”沈铭德的语气中带有忌惮地讲诉到,同时一直用冲锋衣掩饰着的右手前臂伸了出来,给杨广城和萧静看。

两人看过之后显得非常惊讶。只见沈铭德前臂上,被抓握过的位置上淤青清楚地显示出一个细小的指印的形状。不仅如此,就在几条指印的周围开始呈现出紫红的颜色,而且犹如光晕一样几乎覆盖了沈铭德的右手腕处。

“小沈啊,这不就是‘鬼手印’嘛?”杨广城恐惧地说到。

“医生怎么说?”萧静问。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