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奥秘之环(1 / 1)

山弥罗 fisher1113cn 3768 字 2个月前

沈铭德坐在自己的书房里。四周的墙壁被屋顶上的日光灯照亮,映出惨白的颜色。五月的夜晚还是很凉爽的。微风从窗外的黑暗虚空之中吹进房间,卷动这乳白色的窗帘,轻抚着他裸露的右臂。右手腕上那个由高山杏留下来的“鬼手印”似乎正在消退。却在他的手腕上呈现出一副更加诡异的图画。那图画犹如一颗扭曲伸展开的古树,四条细小,但依然清晰的可见的黑紫色指印就是这颗树的枝桠。围绕着黑紫色“枝桠”的紫红色已经扩散,并连成了一片。但是颜色已经没有下午时那么鲜艳,吓人。而是逐渐蜕变成了淡紫色,或者是粉色。看上去就像一个巨大的树冠。整个图画,看上去就像是纹在他的手腕上的一个樱花树的刺青。

他的右侧肋骨早已经不痛了。通过医生的检查,被诊断为“轻度胸部挫伤”。经过简单的治疗,很快就可以痊愈。目前,只要不去理会,或用去按压受伤的部位,就不会感觉到疼痛。沈铭德,其实,并没有太在意这些伤痛。他的兴趣几乎都被这次的奇遇所占据了。“周腾飞为什么失踪?为什么自己看不见湖和村里的人?高山杏经历了什么?高仲臣的献祭是怎么回事?六叔和戏班由什么阴谋?”这种种的疑问讲他大脑中的什么生意,事业,自律,现实主义统统驱逐了出去。沈铭德感觉自己在告别童年的二十多年以后,终于回到了现实。

妮妮在书房外面漆黑的走廊里活跃地奔跑着,嬉戏着,将一个带着铃铛的小球玩具扑来扑去。妮妮的吵闹声掩盖了沈铭德“噼啪”敲打笔记本电脑键盘的声音,掩盖了窗外黑暗之中的虫鸣声,小区阴影中野猫的哀嚎声。然而,沈铭德却对所有这些声音充耳不闻他飞快地将自己这几天的经历和思考转变成文字信息,发布在了一个叫做“奥秘之环”的论坛网站上。

“奥秘之环”是一个聚集了大量对超自然,灵异,猎奇等现象和事件感兴趣,或有着独特见解的网友们的中文论坛网站。也是沈铭德经常浏览的一个论坛。虽然他对于论坛上大多数的帖子读完之后便一笑而过,可他还是对论坛上一些“怪客”们的想象力和知识面感到折服。这个论坛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无论你发布的内容多么的疯狂离奇,或匪夷所思,都不会被论坛中的其他网友们嘲笑成疯子。甚至还会有些人“热心”地陪你一起疯狂的幻想,分析发布的内容。因此,这个论坛也经常被人调侃成“怪咖聚会”。

就在沈铭德将带有木雕照片的帖子发布的几分钟后,就得到了一些网友们的回复。其中一位网名为“窈窕淑女,君子好酒”的网友回复到:“我怀疑,照片上的那个雕像就是与饕餮,穷奇,梼杌所并列的,上古四凶兽之一的浑沌。许多史料中将浑沌描述成丑陋,邪恶的怪物,然而对其相貌却众说纷纭。比如:在《庄子》一书中记载的浑沌说,有神焉,基状如黄囊,赤如丹水,六足四翼,浑敦无而目……。还有《神异经西南荒经》记载,……其状如犬,长毛,四足,似罴而无爪,有目而不见,行不开,有耳而不闻,有人知性,有腹无五藏,有肠直而不旋,食径过。不管人们怎么描述浑沌这只怪物,我觉得都只是管中窥豹。因为这只怪物身体极其庞大,且不常示人。同时,这只怪物也未必有单一的样貌,而是多种动物拼接而成的。你描述的那个村子里人或许多浑沌有所了解。因此才在村里的庙宇里供奉了这么一座雕像。”

下面,紧接着一位名为“方圆飘散仙“的网友回复到:”我认为不然。虽然同意楼上将此雕像定位浑沌的推论,但不同意那些村民曾窥见过浑沌全貌的想法。我猜想,浑沌本无形。或许犹如云彩,或许就像史莱姆那样凝胶生物一样。可以根据环境变化形态,或根据不同人见到浑沌以后的想象所描述出不同的形态来。比如,某些人见之,以为似狗,有些人则认为像鹿。故,村民便以树根为底,将他们认为的样貌再用钉子拼接上去。最后形成了现在的样子。当地人将那座上称为‘馄饨山’也是非常让我在意的一件事。对于馄饨这种食物的起源至少有两种说法。其中一种就是道教说法,称吃馄饨是为庆元始天尊诞辰。正是因为‘馄饨’与‘混沌’同音,所以引申为打破混沌,开天辟地之意。道教中所谓的‘混沌’与‘浑沌’这种怪物同音,不同意。但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推测,当地是否流传着有关浑沌的传说,才称呼那座山为‘浑沌山’。后来,叫得顺口了,便成了一种民俗,便称此山为馄饨山了。”

在几位网友的抛砖引玉之后,回复便开始百花齐放。回复的内容也越来越发散,有人讲到了民间信仰的起源,有人分析其信仰的神性,有人甚至争论起传说中“古昆仑“的地理位置等等等等……。而另一群网友便对沈铭德经历非常感兴趣,他们热烈地讨论和分析,最后无一例外地引用地引用的俗套的”穿越理论“解释这一系列的奇遇。在众多回复的长篇大论之间,沈铭德被两条不太起眼的简短内容吸引了注意。有位叫做”7878@@246“的网友留言说:”照片上的东西,我似乎见过。曾经有个大学同学可能也进过你提到的村子。后来,他凭记忆,还画了一副画。因为他是美术生,那幅画惟妙惟肖。与照片非常相似,或许是因为角度问题,也略有不同。对于这幅画他没讲太多。只是提到过,小时候,老家有个叫六叔的人鬼他讲鬼故事。之后他便经常做噩梦。也不知道是在梦里还是现实中,他来到一座无人古村。在村子里他见到了这个雕像。“沈铭德见到此回复后一种热流顿时涌向心头。他急忙在论坛里询问这位名为”7878@@246“的网友的联系方式等信息,询问那位同学的近况以及他是否还能与那位同学联系上。之后便等待这位网友的回复。

等待之余,沈铭德有看到了一位叫“长辞化羽“网友的回复:”这不是我的小说吗?“这条回复仅有这么一句话,但在这句话的下面还出现了一个网站的链接。沈铭德倒是颇为感兴趣。他点开了那个链接,出现在眼前的便是一个制作简陋的小说网站。一部叫做《九灵御弥罗》的网络小说赫然出现在电脑屏幕上。沈铭德略读了一下小说简介:一部玄幻,悬疑,穿越,修仙,爱情,友情,兄弟情的长篇大作。一本集历史,传说,神话,民俗,以及作为丰富想象力之大成之作。此书主要讲诉了以吴天等人为主角的,被世人称为”旷世九灵“的九位少年英雄,降妖除魔,匡扶正义的传奇故事。

沈铭德瞟了一眼小说的字数信息。上面显示这56万字,而且后面还标着“连载中“的字样。他不由得咋舌。本来就对这类小说毫无兴趣的沈铭德在看到密密麻麻的章节选择时,实在有些头晕目眩。然而,小说标题中的”弥罗“二字和小说作者的回复都让他觉得或许能从此书中找到某种意外的线索,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想找到什么信息。好在,这部小说的每一章,每一回都会有一个副标题。通过这个副标题,沈铭德大概能够猜出这一章故事的内容。他索性点开了第一章。这一章的名字叫做”神魔征战划世界,天地初开见人间“,起内容并不难猜。主要是对小说中这个虚构的世界舞台进行介绍,并对神,仙,人,妖,魔等概念进行了定义。在小说中,神与魔都是宇宙间的”自在之物“。其名称是由后来的人类起的,用来代表它们的”神性“或者”魔性“。然而”神性“和”魔性“也并非神魔的本性,而是人类按照自己的信仰,先验对这些”自在之物“下的定义罢了。所以说,神所代表的并非是绝对的”正义“,而是人类相信此神代表了”正义“。当代表着”正义“的神屠杀人类,毁灭城市,那些信仰”正义之神“的人们也会同时谴责那些被屠杀的人类,和被毁灭的城市为”不义之人“和”邪恶之城“。同理,当一个”自在之物“被冠上”魔“的名号,人类就将此物定义为绝对邪恶。比如在小说中出现的一个叫做”亡宇天尊“的大神就被刻画成了众魔之祖。然而,这位掌管阴司的大神仅是将亡者的魂灵引向冥府,却未做过一件害人之事。这仙和妖便是由人或精灵修炼而成,分别趋向于神和魔的,高于人类能力的物种。

“故事是以一场毁天灭地的神魔大战开始。无数的神性与魔性的碎片散落一个名曰“震旦”的空间里。结合了神性与魔性,在震旦之地,产生了人类,动物,以及精灵。于是乎,神,魔,和出生于震旦之地的由灵性的生物们划分了界线,之后相安无事了百万年。知道有一位叫做“哀峰帝君四方原隆”的部落首领,在自己的领地“四方高原”以十万人类,动物和精灵的生命献祭。从而获得了灵,魂之力。在灵,魂之力的加持下,帝君隆迅速地统一了极北之地的六国,四十八部落。而后,一路南下,穿越了“叠骨荒野”,并在“叠骨荒野”的南境建立起“惊骸要塞”,从北境高原虎视着“叠骨荒野”之南的“中原沃土”……”

沈铭德对这些架空历史实在没什么兴趣,便随手跳过了数十页,直至一个叫做“魇世弥罗”的妖怪登场。只是因为这个怪物与山弥罗同样带有“弥罗”二字,才让他感觉终于找到了正题。据说这个“魇世弥罗”的怪物由上古战争中已被消灭“幽禅凌魔”的残存魔性所化。此怪物能够向世间生灵散播“梦魇瘟疫”,使生灵遭受折磨,最后让灵魂变得扭曲。这个怪物不能杀,只能封。因为一旦“魇世弥罗”死亡,它所散播的“瘟疫孢子”就会同时爆发。到那个时候,生灵们最恐怖的梦魇将化作实体,游走于人间,变成更恐怖的灾难。同时,“魇世弥罗”存在于世间的消息也不能被宣扬。因为这个怪物很容易被召唤出来,哪怕仅是读几次这个怪物的名字,它也很可能在念到它名字的那个人的梦里显现。因此,一个被后世称为“济世玄真教”的古老密教开始了一段不为人知,却惊心动魄的封魔之旅。密教最终取得了胜利,无数的得道高人找出了被散播在人间的“瘟疫孢子”,并将“魇世弥罗”的肉身封印在以太虚空之中。“魇世弥罗”的灵魂被打回了“孢子”状态,最后封印在人类英雄“天璇尚人”体内。

为了能够永远地封印住“魇世弥罗”,天璇尚人在精灵勇士“优羽单骑座”的护送下来到了极北之地。哀峰帝君隆被中原六十二部落击败的战役已经过去了千年之久。就连“青目莲华”大王如何率领九名死士刺杀“哀峰帝君”的英雄史诗也很少有人再吟唱。四方高原上,哀叹峰脚下,隆的都城遗址在北风中凝视着城外的黑色冻土度过无数的荒秋。这是一个冰原,也是一座坟场。没有生机,没有活物,也没有流动的水,只有山,石,和无尽的严寒。天璇尚人认为这里是封印“魇世弥罗”最理想的地点。于是,他便在哀叹峰脚下的一个洞窟深处进入了永恒噩梦之中。天璇尚人明白,因为有“魇世弥罗”灵魂的存在,他自己的意识将永不消亡。由于极北之地的严寒,他的肉体也将永世不得腐朽。只要肉体不朽,意识不亡,他九可以将着最后一颗“瘟疫孢子”封印在自己体内。这代价就是他要永远承受这只恶魔的灵魂带给他的恐惧折磨,然而他还是毅然决然在哀叹峰的洞窟里沉沉睡去。精灵勇士优羽单骑座用巨岩和冰块封住了洞口。然后折断了自己的翅膀,拔掉了双翅上的羽毛。他按照祖先的规矩搭建了一座小小的坟墓,并将自己最珍爱的羽毛埋葬。之后在他有限的生命里一直忠实地守护在那个被巨岩封住的洞外。

沈铭德不知不觉地读完了这章关于一个老道和一只“鸟人”的故事。一丝不知是赞许还是嘲讽的笑纹浮现在嘴角。他操作着鼠标,将小说翻到了下一章。

千百万年之后,时过境迁。高原变成了平原,冰原也变成了沃土,就连曾经高不可攀的天柱峰也被削成了小山包。当年雄伟的“哀叹峰“,现在被当地的人们称为”月牙坡“。雪水消融,汇聚成江河流入大海。丰富的地下水涌出地表,在月牙坡脚下形成了一个静谧湖,被周围的树林众星捧月似的环抱起来。突然,静谧湖心泛起一串涟漪,紧接着几个气泡打破了如镜的湖面。随着一阵水花翻滚,一颗人头露出湖面。这颗头上长发披肩。再看面容,用一段老评述艺人的话说,真可谓是”眉分八彩,目若朗星,鼻如悬胆,口似单珠,面如冠玉……“。然而,就在这么一副周正的面容上,巨大的惊恐却盖不住那份此人特有的”痞气“。这位便是本书的”书胆“,姓吴,名天,小名天儿,别名吴天儿。有朋友会说:”这些名字不都差不多嘛?“的确差不多!北方人说话常带”儿化音“。您可千万别把”天“和”儿“分开念。一定要念成”吴天儿“。走在大街之上,吊儿郎当地大喊一句”吴天儿,干啥呢?“哎,要的就是这种流氓气,要的就是这种满不在乎,要的就是这种从不客气的哥们儿交情。

您说吴天儿是个流氓嘛?哎,就在几个月前他还是个学生。你别看他都已经二十郎当岁的年纪,他可不是什么大学生。九年义务教育,咱们吴天儿可是念了十四年。其中小学读了八年,留级两年。初中读了六年,修学两年。高中读了三年。您说这孩子高中开窍了?这高中的三年,他可一直在读高一。用他“如娘“的话说:”这孩子也算够本儿啦,占用国家教育资源这么多年。“吴天儿的”如娘“可不是亲娘,而是他的后妈。老话说:小孩没娘,说来话长。这故事,我们留到以后在讲。

您说吴天儿这孩子是不是太笨?哎,我告诉你,他可机灵得要命。老师们好说歹说地把吴天儿从初中劝退。他的“如娘“便把他送进了一所职业技术高中,学习木工。学点技术不是很好?现在社会,大学毕业也未必找到工作。吴天儿专研了三年,桌椅板凳什么的一样没学会,机关暗器倒是被他捣鼓出不少。吴天儿这小子就是能琢磨。他的第一项发明便是一种隐藏在墙角门后的小装置。无论你是大姑娘小媳妇,无论你穿的是长裙,短裙,还是连衣裙,只要触动这装置,妥妥的把你裙子掀起来。此装置美其名曰”现春子“,其名称来源就是仿照传说中的”血滴子“。这项发明直接让校方更改了校规:学校女生可以不用穿校服裙子来上课。于是乎,学校女孩们便穿上了自己喜欢牛仔裤,休闲裤上学,然而没有一个人敢穿裙子。之后便是什么”投屎器“,”困人枷“,等等……。正是因为这些小发明,吴天儿在还被请到了警察局免费参观了两个月。”如娘“后来评价到:”这孩子又出息啦。这次吃上国家的公粮啦。”

沈铭德粗略地读了两个章节,暗自嘲笑难怪这作者的笔名叫做“长辞化羽”,他的小说还真是“长辞话语”。两个章节基本上都是对主角的刻画,针织细致到了入微之处,就连主角背上的痣,还有后脑勺上的疤也要浓墨重彩的详细道来。沈铭德直接跳过了几章的内容,挑选自己比较感兴趣的章节标题,继续扫了几页。他发信啊就算省略过几章也不会让他对故事内容的理解产生任何障碍,看来这位作者还真有“凑字之嫌”。

到目前为止,这个故事主要内容就是在说:这个叫吴天儿小痞子穿越到了震旦之地。从他穿越的那个湖中出来,在古村中找到印有符文的古伞。之后遭到一群人形怪物的追杀。由苦行道人玄零子搭救后两人逃出生天。旅途中结识了蝰蛇妖沙贺律陀,得知了万古之前封印“魇世弥罗”的故事。

沈铭德发现整个小说的前一百多个章节基本都是在讲诉主角等九人在小说世界中的各个角落里的冒险经历。同时,有对“震旦之地”的地理,历史,环境,还有文化进行介绍。比如:精灵种,鸟人族回名字前面冠以姓氏,之后是职业,最后是名。故事种提到过的“优羽单骑座”就是典型鸟人名字。说明他是“优羽”家族的成员,职业是鸟人族的“独骑兵”,是族人称为“一人之军”的勇士。“座”就是他自己的名字。后来在小说出现的“优羽御风烁”应该是“座”的直系后代,“御风”应该是职业,但是沈铭德也没读明白是个什么职业。而在“济世密教”中,人物的名字也很有意思。一般采用的是人物道号,修为,职务级别的组合方式。个人修为从高到低可分为圣(人),贤(者),智(者),尚(人),仁(者)。职业级别分为宗,尊,师,长,士。书中出现的“天璇尚人”就是密教中第二等级人物。看上去,似乎也不算什么了不起的高人,但至少说明天璇是一位高尚的人。因为他在密教中没有担任职务,所以没有职务级别,只称“尚人”。后来指导吴天儿等人“魁星贤德”的格调就显得“高大上”的很多。

沈铭德虽然觉得这部小说一些部分描写得过于“臃肿”,但某些内容还是挺对他胃口的。他轻揉着自己干涩的眼睛,随意地在小说最后几个章节间翻阅。那个叫做《无缘湖难倒吴天众,悬颅阵困死翡惊月》的标题又让他精神起来。

吴天儿一行四人从当地猎人的口中得知了一个传说。据说月牙坡脚下那个静谧的湖泊就是山弥罗的眼睛。这只眼睛平时是紧闭的,只有有缘之人才能看见湖。做好准备以后,一行四人再去探湖。经过一番与山弥勒教团的拼杀之后,他们成功进入了古村神庙。其中一位叫做“碎玉夺魂翡惊月”的女妖精独自侵入神庙,进行了一场叫做“御转生”的献祭仪式。其余三人守护在神庙四周。半个“净流辰”(震旦之地的时间单位)已过,三人却不见翡惊月出来。吴天儿冲入神庙,发现祭坛前空空如也。只见到那尊由各种动物拼接而成的恐怖雕像悬浮在祭坛之上。在周围烛光的映照下,雕像显得非常妖异。吴天儿就像被吸走了魂魄,不由自主地向雕像挪动过去。突然一掌从吴天儿背后袭来,将他拍倒在地。一股莫名的冰冷和恐惧感让吴天儿动弹不得。当他恢复意识时,法相自己已经被苦行道人和蝰蛇妖带回了客栈。吴天儿不知是谁袭击了他,也不知翡惊月的去向。在吴天儿的背后出现了一道青黑色掌痕。

翡惊月从水里中走上湖岸。除了有点头晕,她感觉自己犹如新生一般充满活力。但是,她所看到的景象更加恐怖。天空变得一片血红,林中的树木都变成漆黑的剪影。一批一批的山弥罗教徒们冲向神庙的方向,他们隐藏在傩戏面具后面的脸看起来更加扭曲。每一个教徒体内都有一个不规则形状的黑色阴影蠕动着,犹如即将临盆的胎儿。突然,一名离队的教徒向她冲来。翡惊月施展吸魂术将其击倒。然而那教徒体内的阴影又爆体而出,那东西像一只恶心的甲虫。虽然体型不大,也张牙舞爪地扑将过来。翡惊月与这小畜生纠缠了几个回合,发现法术对其毫无作用,她便使出了体术。抓住一个空当,翡惊月将这小怪物踢向半空,然后使出了一招“挂月摘星”。她高高跃起,悬在空中,凌空一掌便将这怪物从空中拍落地面。但这怪物却不见受什么致命伤。翡惊月感觉此怪甚是难缠,便用了逃遁之术,然后径直冲回了神庙。神庙外的两人正疲于应战,就算翡惊月从他们身边经过,他们也没有察觉她的存在。于是,她再次进入神庙,只见吴天儿犹如丢了魂似的,一步步地走向山弥罗雕像。翡惊月情急之下在吴天儿背后轻拍,可吴天儿却突然一头栽倒在地,脸上显露出极其痛苦的表情。翡惊月尝试各种办法想引起神庙两人的注意,但那两人还是毫无反应。最后,她用“引路尘”将他们引进神庙,并在地上用“引路尘”写出“快逃”二字。来后,翡惊月甩掉了追兵,尝试了几次逃离古村。但她绝望地发现,每一次转进树林,又从树林里转出来时前面总是那个古村。她被困在古村里,出不去了。

接下来的几章就是讲吴天儿几个人投名师,访高友的经历,直到第一百一十章就没有更新了。沈铭德搓了搓眼睛。他觉得这部小说中的一些情节和设定不正是自己这几天的经历嘛。特别是有关那个山脚下的湖,古村,还有山弥罗的名字。刚才读到的高悬头颅的树林和沈铭德见过的挂满“蝈蝈笼”的树林简直就是一个模板刻出来的。难怪那个作者回复说:“这不就是我写的小说吗?”

沈铭德再次浏览了一下奥秘之环论坛,却没能再次发现更有用的信息。便在论坛中给小说作者“长辞化羽”留了言之后就下线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