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我也是“自己人”(1 / 2)

山弥罗 fisher1113cn 3825 字 2个月前

沈铭德缓慢地跟随在萧静的身后。午饭时摄入的酒兴让他有点昏昏欲睡。他解开了衬衫领口的袖子,将领带松垮垮地套在脖子上。他松开了衬衫袖口的纽扣,打算将袖子挽起。不过,当他看见了自己右手腕上的抓痕后,又乖乖地将衬衫的长袖放了下来。

沈铭德跟随在萧静的身后,朝着西南方向村口的停车场走去。他没想明白,为什么像榆树沟村这样一个朴素的村庄为什么会在村口建了一个有二,三十个车位的停车场。停车场就在村口的左右两侧。这个布局让沈铭德不由得想起某些旅游区的建筑形式。

沈铭德走在萧静的身后,将近傍晚的凉风让他清醒了许多。他们又一次走过了那个为今晚的庆典搭建起的舞台。第一次是从村子东面的广场吃过午饭后回周伯父家时。第二次就是刚才准备上山去戏校时。第三次就是现在,他们从村子北边的王家老宅门口折返回来,因为萧静坚持着要回到车上将脚上的高跟鞋换成休闲鞋。

沈铭德看到在舞台的下面摆放了四组阶梯状的铁架,有点像运动场上的观众席。就在观众席的后面,是一座由木板搭建的平台,上面标有“主席台”的字样。大舞台的后面是几辆白色的房车,工作人员正在从车上卸下设备。有人在舞台上调整灯光,有人在测试音效,一些演员已经换好服装。不过,令沈铭德不解的是,为什么会有一辆画有“红十字”的医务车会停在舞台附近。而一群年轻的女孩在医务车外排起长队,似乎在演出前还要进行体检一样。沈铭德摇了摇头,他搞不清楚。于是便穿过了舞台和主席台之间的观众席,走向了通往村口的那条主路。

从村口通向这个舞台会场的道路尽头站着一群人。背对着萧静和沈铭德,面向村口方向的有几名中老年男女。他们都穿着笔挺的正装,尽量将腰杆挺直。在这群黑压压的人中,沈铭德看见了一位身着白色装束满头白发的瘦高老者也站在人群之中,非常的显眼。就在道路的两边分别站立着个几名身穿校服的小学生和中学生。他们各个抬头挺胸,笔直站立,手中捧着鲜艳的花束,脸上挂着虚假的笑容。沈铭德冷笑了一声。他一向对这种用孩子们为工具,谄媚地迎接所谓的“大人物“的做法非常反感。他明白自己并不能改变这种现象,但为了让自己不向那些“高位者“卑躬屈膝,他一直努力地让自己爬到“社会金字塔“的高层。几名身着短袖白衬衫,西裤皮鞋,手持对讲机的年轻男子在那群人的背后分散站立。他们机警地注视四周的动静,偶尔用对讲机报告情况。这些人估计是从事保镖之类的职业。看来,今晚还真会有为“大人物”来到榆树沟村。

萧静和沈铭德绕开了那群人,从小路走到村口。真要走出村口时,被一位保镖毫不客气地拦住了去路,并将她们俩带到路边。正当他们打算上前理论,那名保镖的对讲机里传来了一段夹杂大量杂音干扰的说话声。沈铭德从小就很好奇,这些人是怎么从那种充满杂音的对讲机里过滤出有用信息的。保镖回复了两句后,便对他们说:“车队马上通过这里。之后你们在走”。

榆树沟村的村口建设的比较别致。在进村的道路两边分别立着一根粗大的朱红色木柱。木柱以汉白石为底座,顶端支起了一座用木头雕刻的,类似琉璃瓦顶款式的棚。在棚的下面,挂着一块刻有“榆树沟”字样横向长匾。四名保镖就在村口里,外的木柱两边站好。还有一名保镖将沈铭德和萧静拦在自己的身后。就在对讲机响起的片刻之后,一队汽车行驶的声音由远及近。越过村口那根木柱沈铭德望向村外,只见几辆黑色轿车驶下公路,顺着蜿蜒的乡村小路向村口开来。第一辆打着双闪的豪华轿车缓慢地通过了村口的两根立柱。接着,第二辆,第三辆也以龟速穿过了村口。奇怪的是,第一辆轿车并没有直接顺着这条路开向会场,而是在距沈铭德他们十米左右的地方,在路旁的空地上停了下来。后面跟随的四辆轿车仍然保持着队形,继续向前开去。

那辆停在路边的轿车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一时之间,保镖们手中对讲机里发出一连串的吵杂对话声。沈铭德好奇地向那辆豪华轿车的车牌看去。当他看到汽车牌照上那一排犹如“同花顺”似的号码时,沈铭德不由得露出了笑容。他刚迈出一步,准备走向那辆轿车,却被那名距他最近的保镖一把拉住。其余的四名保镖也显得非常紧张,他们急忙挡在他们两人的面前,将两人与那辆轿车隔开。

稍顷,那辆黑色轿车后座一侧的门缓缓打开。一名身着白衬衫,开着金斯框眼睛的青年下了轿车,向沈铭德的位置小步跑来。这位青年呵散保镖,然后亲切地与沈铭德握手,并说到:“沈总您好,家父请您过去说话。”同时,他还疑惑地看着沈铭德身边的美女。沈铭德向这位青年简单地介绍了萧静,并向萧静介绍了这位青年就是富豪陈勇毅的长子,陈怀志先生。萧静礼貌地与陈怀志握手问候,之后便同沈铭德一起,跟随着陈怀志走向了轿车。

对于陈勇毅的传说有很多。大多数本市的人们都可能听说过这个名字。然而真正见过他的人却非常少。他为人低调,从不接受记者的采访,也几乎不会出现在媒体上。据说,就在二十几年前,这为陈勇毅还只是一个不知名的本市地产开发商的“马仔“。二十年过去了,他就摇身一变,称为了一名当地最富有的大商人。没人知道他是靠什么手艺,用什么方法发财的。有人说这个陈勇毅假借房地产开发知名”盗墓“,有人猜他是个”毒枭“,还有人认为他是本地黑社会的”大哥“。然而,这么多年过去,却没有一个人抓住陈勇毅的把柄。陈勇毅到底有多少财产没人知道,具体有多少产业也没人统计过。人们只是知道这位”本土富豪“在伍宁市的几乎每一个行业中都有投资。而他也确确实实是一位”土豪“,因为他的投资似乎从不出本市范围。人的钱赚多了就也想赚个好名声,于是乎,有陈勇毅投资的医院,养老院,孤儿院,学校,各种公益性福利机构也普遍全市。特别在近十年中,陈勇毅从一名”土豪“又变成了知名的”大善人“。

萧静走到轿车前,学者沈铭德样子,恭敬地向坐在车里的陈勇毅鞠躬致意。除了出于礼貌的原因外,她也想通过这种方法一睹这位传说人物的尊容。然而,出乎萧静意料的是,陈勇毅并不是一位苍苍白发的老者,更没有一个“慈眉善目“的面相。他是一个身材魁梧地中年人。光秃秃的大脑袋上是一张长满横肉的脸。赘肉堆积的下垂双颊将两侧的嘴角向下拉去,形成了一种永远都”不开心“,”不快乐“,”不满足“的表情。因为微笑而眯起来的一双狼眼盖不住从目光中射出的”贪婪“和”残忍“。这目光正与长子陈怀志隐藏在金斯框眼镜后的那一抹狡诈形成了对比。还真是”老子如狼,长子如狈“的一对儿父子呀。

沈铭德用一种恭敬的语气简单介绍了萧静,回答了陈勇毅的问话。从他们之间简短的对话中,萧静了解到这个陈勇毅是沈铭德公司最主要的投资人。而在他们对话期间,沈铭德一直都是弓着背,弯着腰,完全一改他在萧静印象中那种“士不能屈“的形象。萧静从来都不参加沈铭德公司里的活动,因为她不像看到自己的丈夫在沈铭德面前卑躬屈膝的形象。终于,这场简短会面接近了尾声,陈勇毅伸出了自己厚实的右手,打算以一次握手结束谈话。沈铭德也伸出右手迎了上去。两个男人的右手握在空中,重重地一抖。突然,陈勇毅锐利的目光聚焦在沈铭德的右手腕上。他没有放松握着的手,而是将沈铭德右臂拉近了自己,然后用左手的指甲背轻轻掀起了长袖衬衫的袖口。随着那个犹如”樱树“的妖异抓痕逐渐显露出来,陈勇毅也同时瞪圆了一双”狼眼“。

沈铭德立刻惶恐地缩回了右手,紧忙将衬衫袖口上的纽扣系好。还没等沈铭德做出一个”合理解释”,豪华的轿车内就爆发出一阵惊雷一般的狂笑声。这一阵笑声震惊了萧静,也吓呆了沈铭德。萧静不由得将双手握在胸前,做出一种“祈祷状“。同时,她的右脚留在原地,而左脚向后推出一小步,并支起脚尖,做出随时准备逃跑的架势。不过,就在笑声结束之后,也并没有出现任何她想象之中的恐怖举动。承勇一反而对他们变得更加热情了。他收起了刚才那种”商人式“的虚伪客套的嘴脸,变得像一位豪爽的老大哥一样将沈铭德拉上了高级轿车。同时还让自己儿子,陈怀志盛情邀请萧静也上车。

他们三人坐在了这辆豪华轿车宽阔的后座上,陈勇毅坐在当中,他的右手边坐着一脸疑惑的沈铭德,左手边坐的是紧贴车门的萧静。长子陈怀志打发走了原本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秘书和司机,亲自坐到了驾驶员位置上。当轿车的四个车门都关上,看着司机和秘书徒步走进村子后,陈勇毅以一种夹带着狂笑的惊喜语气吼道:“原来都是自己人呐!哈哈哈……“

陈勇毅亲密地拉着沈铭德的右手,慈祥地走手在他的手背上拍了两下。此时陈勇毅对沈铭德的称呼已经从“小沈“变成了”沈老弟“。他用洪亮的嗓门对沈铭德说到:”沈老弟呀,这领路的活可不容易呀。但是,我做生意就像我名字一样,靠的就是靠勇敢和毅力。你也一定要用勇敢和毅力挺下去。干一段时间,我一定提拔你进我的董事会!”

萧静似乎从陈勇毅的话中听出了一些端倪。她越过隔开他们的陈勇毅,望向沈铭德。之见沈铭德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只是顺从地点了点头。然而刚才挂在沈铭德脸上的那种谄媚似的笑容已经被冷峻吞没了。

随即,陈勇毅放开了沈铭德的手,转向了萧静。同样说出了一些鼓励的话语。当陈勇毅问起她的丈夫周腾飞时,萧静刻意地隐去了“老家“这个概念。这让陈勇毅相信,周腾飞就是榆树沟村土生土长的人。并且,萧静还机灵地用”周腾飞去办事了“这样一句话巧妙地回答了陈勇毅的问题。同时,还在”办事“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正在这时,坐在驾驶席上的陈怀志搭话,说起了他与周腾飞的相识,还有周腾飞多么能干的往事。于是乎,陈勇毅露出了一种会心的笑容。

陈勇毅随和地问到:“是高老头儿让你们来接我的吗?”

沈铭德立刻回答到:“听说陈总今晚会来,所以我一定要过来迎接您。”

陈勇毅随后口吐了一个“好”字,之后便沉默下来。众人顿时感到,车内的气氛开始凝重了下来。

漫长的沉默之后,当陈勇毅再一次开口说话时,萧静感觉到了明显的转变。那低沉,严肃的声音说到:“铭德啊,虽然咱们和高伯文是合作关系。不过你可得分清楚里外呀。”

沈铭德立刻理解了陈勇毅的意思,紧忙回答到:“那是当然。如果没有陈总,我的小公司一天都开不下去。”

陈勇毅没有回答,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片刻之后,陈勇毅用一种长辈对孩子一般的语气说到:“铭德呀,你告诉陈叔句实话。姓高的拉你进来,是不是要跟你谈榆树沟度假村的项目?”

萧静立刻看出了其中的奥秘,原来这所谓的“自己人”,实际上却是”貌合神离“的两伙人啊。然而,这个问题又该如何回答呢?如果沈铭德直接回答“是”,那么眼前这个“煞神”似的陈勇毅会不会直接去找高伯文质问呢?然后,高伯文一定会否认沈铭德和萧静的身份。最后发现,她和沈铭德根本就不是所谓的“自己人”。虽然萧静认为沈铭德并不是傻子,但她还是忍不住望向沈铭德,用一种不易察觉的摇头动作提示他。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