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血色(二)(求收藏!)(1 / 2)

白雪歌 党徒 1809 字 4天前

白奉甲抬头望去,却是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人物,回头向雪影看去,见其也是一脸茫然,显然对于此人同样陌生。

只是看起大肆杀戮启辰军,显然并非县尹府之人,难道是凤三新找寻到的盟友?

否认若是此前次次大战,凤三都能始终隐藏如此大的战力,那只能说明凤三的心机实在是太过深沉。

二人没有时间探究太多。

亭下启辰军在一个银甲将领的带领下,放弃此前的围攻,而是组成战阵,逐步向着中间的男人围去。

男人面无惧色,挥舞着手中的大刀,静静地看着越围越近的启辰军。

毫无疑问,一个江湖高手,若论单打独斗,即便启辰军战力惊人,依然不是其对手,但在一场战争之中,一个人的力量终归太过渺小。

而显然现在启辰军中指挥作战的那名将校深知这一点,选择以己之长,攻其之短。

双方很快接触在一起,紧接着便是一声震耳欲聋的喊杀声,却是被围在中间的男子大喝出声,持刀向着眼前的启辰军冲杀而去。

雪影轻轻一叹,拉起白奉甲,无奈地道,“不用看了,他是一名死士。”

白奉甲心中微沉,既有对眼前的男子的,也有对今晚形势的。

毫无以问,凤三虽然势大,但毕竟在白城的根基并不算深厚,能拥有眼前男子这般的战力,而且还能让其心甘情愿作为死士,守在场中至死不退,以凤三的实力,虽不是毫无可能,但可能性不大。

绝对有城中的世家参与其中。

白奉甲摇了摇头,甩掉了这个念头,无论是谁,稍后一探便知。

二人大概估算了一番此刻所在亭阁距离对面楼堂的距离,却见雪影摇了摇头,示意若是单凭人力,自己无法飞跃这么长的距离。

白奉甲倒是颇有把握,但他绝不会将雪影扔在此处,亭阁之下,越来越多的启辰军围拢过来。

虽然眼下注意力都在中间白衣男子身上,但等到后面就不一定了,刚才阁中有如此多尸首,显然是启辰军和暗卫提前便已经占据此处,用以狙击可能从底下场中经过的人。

而稍后启辰军绝对会作出相同的选择,这是他们的战斗素养所决定的,白奉甲并不想冒险,让雪影也成为一名弃子。

白奉甲在场中扫视一圈,想要看看是否有绳索一类,但结果让他失望了。

虽然没有找到绳索,但他的目光停留在了阁中的几具尸首上,朝着雪影看了一眼,二人动起手来,将两个被割颈而亡的启辰军身上的银甲脱下,直接穿在自己身上。

白奉甲尚且还好,雪影套上盔甲,却是肥肥大大,但粗一看上去,倒也还算凑合。

二人朝着来路往回潜行了一段,混入不断涌上前来的启辰军中,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场中男子所吸引,直接朝着对面的楼堂而去。

走到一半,白奉甲扭头看了场中的白衣男子一眼,却见其身上满是鲜血,也不知是自己的,还是对面启辰军的。

在他的脚下,已经堆了许多尸首,这还是后方的启辰军为了冲杀方便,拖开了一部分的结果。

但让白奉甲也感震惊的是,男子当真是一步未退,怒目圆睁,不断砍杀着聚拢上来的启辰军。

白奉甲转回头去,心中不由得更加好奇,到底是何家,可以养出此等死士。

他并没有救男子的打算,人生在世,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使命。

而现在,男子不过是在完成他的使命而已。

二人避入楼堂背面的阴影之中,快速脱掉笨重的盔甲,看着彼此面上的狼狈之色,不由得想笑,但自然不能笑。

二人无声对视一眼,纵身一跃,跃入了二层围栏之中。

尚未立定脚步,一句尸首便映入了眼帘。

与楼下的启辰军不同,眼前的尸体身着黑衣,显然是一个暗卫。

只是相对于二人在吴清源住所外感受到的隐藏的暗卫数量,眼前的要稀疏得多。

白奉甲蹲下身去,粗略检查了一番眼前的尸首,凝重地看了雪影一脸。

眼前的死者显然是一个高手,手上的死茧已经开始慢慢变软,说明武功已经到了一定境界,但同样,他的死状也非常的凄惨,直接被人一击毙命。

一根银针插在他的喉咙正中,周围泛起了黑灰之色,显然是中毒而亡,而且毒性剧烈。

单以银针命中的准度来说,都让白奉甲不得不怀疑,是否是凤三亲自出手,而从银针上淬的毒来看,又怀疑是五毒亲至。

但显然都不是。

这由不得白奉甲不惊讶。

凤三到底集合了一批何等恐怖的人啊?

雪影缓缓站起身来,借着身旁的廊柱掩住身形,轻声道,“我在想的是,吴法言到底知不知情。”

白奉甲没有回答,他知道,雪影问出这话的时候,便已经知道了答案。

但不得不说,吴法言很聪明,如果可以就此除掉吴清源,那么他无疑是受益最大的人,而且可以以自己不知情为由,脱去弑父的嫌疑,堂而皇之地接管吴家的一切。

即便吴清源侥幸逃脱,那也可以以自己当时身在婚宴,不知府中发生的一切,即便吴清源知晓又能如何,他毕竟是吴家的独子,没有实打实的证据,即便是吴清源,也不愿意去挑战家中族老的规矩。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