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无缘(一)(1 / 2)

悲歌 欧阳翊翛 1095 字 8个月前

短歌行

之月下无缘(一)

初遇无影的时候是千月灵一生的开始,也是一生的终点.........

那一年,西南大陆的月神殿月灵花盛开,微风夹杂着月灵花香送来了一道黑影,快如闪电,势如疾风,似风似幻..........

“月灵,你是月神殿的圣女,是下任的月神,你的身上所担负的月神殿的兴衰,怎么能这么胡闹!”悠长的走廊上传来一名中年女子斥责的声音。迎面而来的是几名蒙着面纱的女子,那名身着红衣的中年女子走在前面,几名白衣女子尾随其后,在她们的中间是一位被红绳捆绑住的白衣女子,红绳的另一端握在为首的红衣女子手上。

“圣姑,我错了,你放了我吧!”那名叫月灵的女子可怜巴巴的看着红衣女子,怎料她竟头也不回。

“既然知道错了,那就要受罚,我可不会像月神大人那样,听你几句话就放了你。”红衣女子一脸严肃。

“........”月灵一脸憋屈。回想刚才自己身着普通神女的服饰,一路通关,眼看就要走出月神殿的殿门了,却遇见了在外办事刚好回殿的圣姑。遇见就遇见了吧,还要那么夸张的打个招呼!!!!真是该死!!

“圣姑,人家只是好久没见你了嘛,想出去看看你。”月灵辩解。

“既是如此,如今我也回来了,你也不用费尽心思的往外跑了。”红衣女子停下脚步欣慰地看了看女子,自己在外奔波,挂记的不是月神殿的事物却是眼前的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记得当年带她回来的时候还是个小丫头,如今却已出落得亭亭玉立。

“圣姑回来为何不事先通知一声,这样我好去接你啊。”月灵一脸喜悦。

“你现在不是已经迎接了我吗?而且是这样一种出逃的方式。”红衣女子一语道破。

“圣姑,你不知道在这殿中十八年,我一次都没有出去过,外面是什么样子我都不知道。”话语中尽显失落。因为月灵知道自己身怀异血,她的血是毒也是药。于己而言,它是毒,只有依靠修炼月神殿的独门内功影月神功,方能救己一命;于他人而言,它是药,包治百病的药。因此,圣姑为了化解她体内的异血奔走四方,月神大人也不允许她踏出月神殿半步。

月灵被关进了禁闭室..........虽说是禁闭室,十八年来也不知来了多少次,以至于现在倒也习以为常了。看了看四周这熟悉的环境,月灵颇有意味地笑了,随即于屋间的桌前坐了下来,取了倒扣着的杯子,倒了杯水。

夜已深,明月的光辉照耀着月神殿的大地,一种缘分注定滋生,像春日的迎春,夏日的荷莲,秋日的枫林,冬日的腊梅,该绽放的终究是必然的.......

“笑话,本圣女,进了禁闭室这些年还没个对策!”月灵掩饰好逃离禁闭室的通道,拍了拍手,得意地笑了笑。余光之间,却见一侍女行色匆匆,显漏怪异,随即便跟了上去。一路到了月神殿大门口,方知她也是要出去的,为了顺利走出大门,便也未拦下她。

行色匆匆的女子到了空旷的地带,随即便褪去了衣裳,撕去了脸上的□□露出了一副清秀且玩世不恭的男子面容。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