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缕流光半场梦(一)(1 / 1)

悲歌 欧阳翊翛 832 字 8个月前

他是江湖上让人闻风丧胆的索命阎罗——血无情,只要是他要杀的人没有一个可以逃得掉,他手中的那把“嗜血刀”,每次杀人都不会沾有一滴鲜血。

在他人的眼里,他——血无情的名字就像阎罗王索命一般令人恐惧。可就是这样一个魔鬼一样的人物也有自己的原则——妇孺幼儿永远不是他“嗜血刀”斩杀的对象........

也是这样一个冷酷的杀手,如同他的名字一般无情的杀手,也许从来不曾想过有一天他会遇见一个令他那颗冰冻的心起死回生的女子。在遇见这个女子之前他的一生都在杀人中度过,他也一直认为这样的宿命会陪伴他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却不想有一天他也渴望着平凡的生活,没有任务,没有杀戮,没有鲜血......那样的日子只要有她就是美好........

还记得初次相遇的时候,她只是一心想要盗取他嗜血狂刀的小偷,当他的嗜血刀架在她的脖子上的时候,她也只感觉到了月光在嗜血狂刀上反射的一缕流光闪过她的眼角,令人睁不开眼。尽管面前的男子一脸冷峻,冷冽的话语似锋利的匕首划过冷冷的空气直逼她的心脏,她也仍然可以陪着笑脸,像一朵月光下盛开的芙蓉,那般绚烂夺目,在不经意间闪了他的眼也为他冰封的心打开了一扇自己都不曾发觉的门........

“谁派你来的?”血无情看也不看面前的小个子男子一眼,只用他那把嗜血成魔的利刃逼供着眼前的男子。

“别.......别这样.....咱们有话好说.....”小个子男子用食指轻轻地拨开了架在脖子上的利刃,陪着一脸的笑容。

“我劝你最好还是说实话,否则.....”血无情的话没有说完却也是危险的预兆。

“罢了,本姑娘虽是个贼,可贼也是有原则的,你要杀就杀吧。”说着闭了眼,一副慷慨赴死的模样。血无情也终于正视了面前的小个子男子,一脸清秀,纵然是再俊秀的男子也不可能有这般清秀的容颜,再加上她刚刚又自称自己姑娘........血无情收起了嗜血刀。

“我不杀女人,你走吧。”说着打开了房门示意女子自行离去,自己也于床上躺下。

“哎......我说你这是看不起我呢!是女人怎么了,是女人就不能......”话到一半女子便觉得有些不妥,莫不成自己还要求他杀了自己吗?想着自己这莫名其妙的举动,女子使劲摇了摇头,“喂,......那个叫什么索命阎罗的,你手里的嗜血刀姑奶奶要定了。”说完女子一个闪身便不见了身影.....

床上的男子对于女子的挑战显然无动于衷,一挥手房门便自动合了上去,闭了眼渐渐睡去.....这一夜他睡得格外安宁.......

次日正午时分,烈日当空,街上的人声也渐渐沸腾了起来,客栈来了一位神秘的男子,男子一身低调打扮,身着黑衣,头上戴的斗笠遮去了半张脸,隐约间还可以看到嘴边的两片八字胡。在小二的带领下,神秘男子来到了血无情的房间。一到房间,便见血无情坐在房中的桌边,独自饮着茶,身边的嗜血狂刀闪烁着嗜血的光芒,随后神秘男子招呼小二退下,关了房门。

“公子可是好兴致啊!只是恐怕有事要污了公子的雅兴了。”说着,神秘男子也找了位置坐下。

“......”血无情为之倒了杯茶,没有说话,等着他的下文。

“一千两,杀一个人,这笔买卖做不做?”神秘男子道出了来意。

“谁?”依旧是冷峻的面容,不变的语气。

“这个......”神秘男子显得有些为难,显然是不愿透露,“你随我去一个地方,到了那儿我再告诉你。”血无情品了一口茶,眼角的余光却打量了面前的男子。

“你放心,一定不会触犯你的原则,你随我去便是......”神秘男子似是看出了血无情的担忧,安抚道。

血无情随着神秘男子来到了镇外的山林,神秘男子的脚步也渐渐加快,血无情也加快了自己的脚步以便可以追上他。感觉到身后的人紧随其后,男子嘴角隐约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随后便听到了身后意料之中的声响,虽然有些挣扎可终究也是如了心意。转过身来,便见血无情掉入了自己布置了一夜的陷阱。

“哈哈,这下你逃不掉了吧。”神秘男子揭去了头上的斗笠,撕去了嘴上的八字胡.......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