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缕流光半场梦(三)(1 / 1)

悲歌 欧阳翊翛 1085 字 8个月前

“你怎么了?莫不是......吃坏肚子了?”玥欣故作关心道。看着血无情的样子有些莫名地想笑,不过为了嗜血无论如何都要忍住,只是心中有些疑惑,这药效怎么会这么快,容不得她多想,能拿到嗜血才是最重要的,“你要不要去趟茅房?”

“......”血无情没有回答只是看了玥欣一眼,随后便直起了腰杆,将捂着肚子的手放回了桌子上,“无妨。”只是......正在乔玥欣疑惑之时,便发觉自己已经上了当......

“你......你......”玥欣惊讶地看着血无情,真不明白他什么时候做的手脚,只是这一刻也容不得她与他计较,“小二!!!茅房在哪儿?”

看着玥欣一趟一趟地来回,血无情冰冷的俊颜也终于有笑容,这个丫头倒是有趣得紧!自己在江湖上漂泊了多年,遇到过无数个想取他性命的人,也不乏她这样想盗取嗜血的人,只是唯独她......为什么自己会舍不得下杀手?就算是自己的原则,又怎么能容得了她一次二次地靠近?还是......因为自己这些年来一直是一个人,真的是怕孤独了吗?只是自己这沾满鲜血的双手还有资格停下来吗?想到这里,血无情的思绪终于被拉回了现实,脸上的笑容也渐渐退去......

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只觉得自己全身上下浑然无力,眼睛也还有点昏花,只得摇了摇头再闭了闭眼,才看得清楚。只是一睁眼便见血无情那张冰冷的俊颜,面无表情。

“看来你对我下的药还不轻。”说着将乔玥欣扶座起来,将一碗汤药端到她面前。

“这是什么?”

“解药,从你身上拿的!”看着乔玥欣一脸警惕的样子便做了解释。只是拉了一天肚子的玥欣显然已经没有力气接过药碗了,看着脸色苍白的玥欣,血无情也未作他言,用汤匙一口一口地喂她。

也许从来没有人想过这个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索命阎罗血无情到了今日竟然也会有这么温柔的一面。

同样在乔玥欣眼里,此刻的血无情也没什么令人害怕的地方,也许......他从来便不是个可怕的人,只是行走江湖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罢了。况且自己三番四次地打他嗜血刀的注意也从来不见他对自己下杀手,自己这样害他,今日他还这般待她,想来竟是有些惭愧,看他的目光也多了些许柔情。

当清晨的日光投进屋内,将整个客栈照得通亮,新的一日来临一切也都焕然一新,清新的空气夹杂着尘世的喧嚣也唤醒了沉睡的乔玥欣。推开门便听到了利刃划破空气的声音,想来是有人在练功吧,仔细一听应该是刀划过空气的声音,而且刚劲有力,霸道又不失细节。想来也只有血无情方能使出这样的刀法,也只有嗜血才能配合这样霸道的招式了吧!下了楼来到了客栈的庭院,果然,正是血无情在练刀,她没有打扰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感到身后有人才缓然收了嗜血。走向一旁的石桌,端起桌上的药碗,递给玥欣。

“既然醒了就把药喝了吧!”随后便带着嗜血上了楼。看着他的背影玥欣有一种莫名的心悸,他......是刻意在等我醒了,给我送药吗?玥欣乖乖地喝了药,不久便见血无情又下了楼,一副出门的打扮:戴上了护腕,又重新束了发,穿了一身简装,没有了慵懒的宽松大衫,腰带也换成了紧身的宽带。这显然是一副要格斗的装扮,血无情径直地走过了玥欣,没有留下一句话。这样的血无情让玥欣心里有些空空的感觉,是失落吗?她也不知道,她只感觉有些不舒服......

随他到了大堂,听他退了方,唯独留下了很多银子,为玥欣的房间续了好几个月的房费,随后便出了客栈,见他离开,玥欣也追了上去。

“你这是去哪儿?是接了生意吗?能带上我吗?”不容血无情回答,玥欣已抛出了好几个问题。

“不行,既然你身体好了就赶快回家吧!”血无情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继续前行,依旧没有看她一眼。

“不回家,我跟着你好不好。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坏事!”乔玥欣积极地保证以便血无情能够接纳自己。最终,血无情停下了脚步,严肃地看着乔玥欣。

“你可知?跟着我,你会很危险!”

“我不怕!”玥欣一脸坚定,血无情也不知怎么拒绝她,也没有答应。

“你不说话,我当你答应了!”

“那这次任务是什么?”玥欣的话显然是触犯了一个杀手的禁忌,血无情停下了脚步,一脸阴沉,玥欣也意识到了自己刚刚的愚蠢,捂着嘴,一副等待发落的表情看着血无情。血无情看着她的样子,真是有趣得紧!

随血无情赶了五天的路,玥欣也渐渐的了解到他此次的任务是了结一场江湖仇杀。对象是自己也曾听闻过的魔教之徒温重阳和章跖,他们曾是名门天山派的弟子,只是后来二人图谋掌门之位,夺取天山派镇门之宝,被逐出天山,后加入魔教,成为武林公敌。

天山派显然是不会以这种方式来清理门户,毕竟这种方式是被正道人士所不齿的。而死在温重阳和章跖手上的人也不计其数,如今他们花千金请血无情替他们报仇也是不为过的。

根据他们的情报,温重阳与章跖会与当月中旬出现在江州一带,如今血无情与玥欣已到达江州,还有两日,温重阳二人也会到达江州。玥欣本来只是图个好玩才随血无情来到了这里,只是不知为何她竟有些担心了。温重阳曾是天山派数一数二的高手,若不是心急夺位,待天山掌门百年之后,这温重阳也定是掌门的不二人选,而这章跖虽不及温重阳,他的功夫也不是吃素的。看了看血无情一脸沉着,竟不知觉地为他担心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伸手点个赞吧!!!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