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缕流光半场梦(四)(1 / 1)

悲歌 欧阳翊翛 776 字 8个月前

这是一个月黑风高夜,瑟瑟的林风穿过树林,与林中的树叶摩擦出诡异的声音。林间的一片空地升起一堆火,火堆边围坐着两个中年男子,旁边的一棵大树下绑着一位姑娘,恐惧的看着眼前的两个男子。

“你带着这个女人做什么?我们这一路还不嫌麻烦吗?”其中一位男子语气中颇有责备。

“师兄,咱们这一路不正需要人解解闷嘛!你看,这水嫩嫩的姑娘.....”章跖一脸□□,一旁的温重阳却一脸鄙夷,不再看他。

正当二人打算休息之时,林间传来异动,二人做备战状态,不一会儿的功夫,血无情与乔玥欣便来到了眼前。

“血无情!”章跖认出了嗜血狂刀也就认识了血无情本人。

“可是有人托你来取我二人的性命?”温重阳也猜测出了血无情的来意。

“死在你们手上的人不计其数,如今也是你们偿还的时候了!”乔玥欣先一步开口。

“你个黄毛丫头!你有什么资格要我们偿还?你爷爷我出来闯荡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章跖一脸爆脾气,倒是温重阳却是一脸平静,哪怕是即将面临的死亡,也倒是云淡风轻一般。

战斗一触即发,血无情将乔玥欣拉往身后,自己参与了猎杀。观战之余,乔玥欣看到了他们身后树下捆绑着的那位姑娘,便绕过他们解了绳索。这位姑娘显然是没有见过这般场面,瑟瑟的躲在玥欣的身后,玥欣细声地安慰着身后的女子,话音未落,章跖便被血无情一掌打落在跟前。

看了看跟前的女人,想来她也许可以帮自己一把,随即便向乔玥欣发动了攻击,几个回合下来,乔玥欣已被章跖擒住......旁边的女子惊慌失措。

“血无情,你的女人在我手里。”听着章跖的话血无情停下了攻击,转过身却硬生生地受了温重阳一掌,血无情一脸阴沉地看着挟持着乔玥欣的人。

“你放了她,她跟这件事没有关系。”血无情紧握着嗜血,而嗜血也闪烁红色的光芒。

“放了她?”章跖转过头看了看跟前的女人,笑了笑“可以,交出嗜血刀,我便放了她。”看着血无情的不忍与犹豫,乔玥欣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答应。“不要!”

看着乔玥欣,再看了看手中的嗜血,老朋友,真的没想到有一天我会在你和他人之间做一个选择!紧握着嗜血的手松了,内力一运将嗜血送向一旁,插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索命阎罗也会为了一个女子放下手上的嗜血狂刀。”章跖嘲笑着面前的人,那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不过这个女人看来也确实别有一番风味啊!”说着将头埋在乔玥欣的颈项嗅了嗅,乔玥欣一脸厌恶地将头别向一边,“还真是香啊!”

“你混蛋!”乔玥欣怒骂。

“师弟!够了!”温重阳也看不下去了,自己一步一步地走到今日,多多少少是因为自己这个师弟,他的人品自己也再清楚不过了,只有这个德行是温重阳最不能忍受的!

章跖见师兄呵斥自己,章跖也知道他看不惯自己的行为,便不再调戏乔玥欣。乘此空隙,玥欣一个顶肘摆脱了章跖的束缚,见此,血无情也用内力运起嗜血一刀穿过章跖的身体。

“师弟!”话音未落血无情的刀已架在了温重阳的脖子上。见死期将至,温重阳的脸上也一直保持着平静,“看来今日也该结束一切了!只是之前也许你会想知道一件事。”

对于温重阳这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血无情本不感兴趣,但直觉告诉他这是他想知道的事。

“你一直在找得那个人就是你想的那个人,因为当年......我也在场!”说完这句话温重阳长叹了一口气像了却了一番心愿一样,随即便闭上了眼睛,也等来了他的解脱......

转过身血无情的眼里是更深的坚决,但只走了几步便吐出了鲜血。

“你受伤了?”乔玥欣上前关心,询问伤势,血无情用手抹去了嘴角的鲜血,答了没事。余光也看到了一旁花容失色的女子,也许女子是第一次见到了杀人,当血无情拿着带着的嗜血走来的时候,竟吓得昏了过去。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