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缕流光半场梦(六)(2 / 2)

悲歌 欧阳翊翛 1246 字 10个月前

乔玥欣赶来的时候,似乎已经晚了,血无情不是乔云天的对手,他也已经受了乔云天好几掌,嘴角的鲜血不住地流出。

“木头人,你怎么来了?你......为什么要和乔叔动手?难道......”见此情况,玥欣以为是有人出钱要血无情来取乔云天的性命。

“......”血无情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看着她的眼神那么不可猜测,他尽力地看着她,仿若这是世间的最后一眼一般,伸出的手想要去抚摸她的脸却又生生地放下,转而回过头看了乔云天一眼,带着伤闪身离开了玉桥山庄,而乔云天也没有下令追逐......

看着眼前的一切,她不明白,真的不明白!

“乔叔,这到底怎么回事?”

“你们都下去吧!”乔云天招呼了众人离去,此时只剩下了他和玥欣两人,“你随我进屋!”

玥欣随乔云天进了书房,听到了她这辈子一直想知道的却又最不想听到的“真相”。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关于你全家被灭门的真相吗?”乔云天的话又一次把乔玥欣带到了十年前的那个夜晚,那个夜晚是她每个噩梦的源头,每一次醒来不是恐惧而是更深的仇恨,那个夜晚灯火通明,照亮了乔家的每一个角落,到处是刀光剑影还有惊慌的喊叫声,她躲在水缸里,透过水缸的小眼她亲眼看着她的母亲倒在别人的剑下,眼睛瞪得很大,是恐惧?还是在叮嘱她她不要出来?那一年,她才六岁,她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不明白,但只有一个念头深深地扎在她的脑中,扎进她的心里一直到现在——她要报仇......

当年,我见你与我投缘便将你带了回来,为了让你可以放下仇恨,开心地生活,我也一直不曾告诉你当年的真相。”乔云天顿了顿,一脸的不忍,“可是,今日是瞒不住了!”乔云天长叹了一口气,移动了位置,站在窗前,眼神凝重......

“关于嗜血刀有着这样一个传说,传闻它关乎这前朝皇室的一批巨大的宝藏,百年来多少人为了争夺这批宝藏死于非命,当死的人多了,时间久了,人们也不再执著这批神秘的宝藏。可是,当你的父亲在机缘巧合下得到嗜血刀的时候,却有人又一次想到了过去的那个传说......”

走出乔云天书房的时候,乔玥欣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仿佛心都不会跳动了一般,乔云天的话一直回荡在乔玥欣的耳边,“拥有嗜血狂刀的人便是杀你全家的凶手!”一个自己刚刚才爱上的人竟然是自己恨了十年的人,这是件多么讽刺的事.......

乔玥欣将自己关在了房内十天十夜,这十天十夜仿佛十年一般漫长.......十天,在外人看来这么短的时间,乔玥欣已然过了十年,恨了你十年,爱了你“十年”,今日是不是也算两清了.......

再见她的时候,她的目光里全是仇恨的光芒,还有那仿若历经岁月的沧桑......他将嗜血扔在了一旁,刀光反射着的那一抹流光又一次闪过了她的眼,她连眼都没有眨......当她的玉峰剑刺进他的胸膛的时候,他感受到了她冰冷的目光,这是一个杀手素有的目光,而这样的目光,他已经好久都没有了吧?是什么时候呢?......好像是从遇见一个叫“乔玥欣”的丫头的时候开始的吧!

还记得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尽管他的刀架在她的脖子上,她还是一脸笑容的谈着条件,当嗜血刀反射的那一抹流光闪过她的眼角的时候,也将她闪进了自己冰封的心里,如今想来也只有在梦里才能看到了吧!

“你说得没错,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是注定得不到幸福的!”离开他的时候,她没有一丝犹豫,没有回头,没有心痛,因为在他倒下的那一刻,心就没有了跳动......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