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兰潇然梦(一)(1 / 1)

悲歌 欧阳翊翛 815 字 8个月前

皎洁的月光撒进幽幽山谷,寒冷的山风夹杂着几缕兰草的幽香,沁人心脾,高峻的山崖上屹立着两道黑色的身影,注视着山谷里情况,知道宁静的夜晚被一声长笑打破....

“哈哈哈哈哈哈....我多年的心血终于没有白付....”说话的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头,回头看着牢笼中一位衣衫褴褛的女子,眼中尽是贪婪与满足,“丫头,你可比你姐姐幸运多了,如今你已是百毒不侵之体,你应该感到高兴……”女子惊恐地看着眼前的魔鬼,就在两个时辰之前,他逼着自己与姐姐吃下了□□,在两个时辰的折磨下,自己与姐姐已是阴阳相隔......看着另一个笼子里不会再说话的姐姐,自己仿佛已没有了眼泪,她谨记着姐姐离开时的最后一句话:如果可以,一定要离开这里,找到一个良人,安稳地度过你的余生.....随后无尽的悲伤夹杂着恐惧在心中蔓延……

眼前的这个男人将自己和姐姐困在这里十年,为了炼就所谓的百毒不侵之体,将自己与姐姐当成试验品,在无尽的试药、中毒、解毒中度过.....如今他的目的已然达成,但却远远不止于此,她知道那是无止的黑暗......渐渐地女子感到自己的眼皮已分外的沉重,朦胧之间,她看到一个黑影在向自己走来,随即传来牢笼门打开的声音,她竭尽全力不让自己睡去,竭尽全力地去看眼前的男子,她看见了,记住了那个给予她第二次生命的男人......

***********************************************

******************************************

他是大月王朝驰骋沙场的常胜将军,是令敌军闻风丧胆的嗜血魔将,也是大月王朝“痴情”的定北王爷——司徒池郎。

她是大月王朝的第一美女,是轩辕皇室的长公主,也是定北王爷的结发妻子——轩辕潇然。一年前定北王府遭遇刺客,轩辕潇然为救司徒池郎不惜以身挡箭,身中剧毒,从此一睡不起。

他是天下第一神医,是司徒池郎重金请来为轩辕潇然解毒神医,也是司徒池郎的好友——无痕公子。

而她谷幽兰,从小便是药王的试验品,在无尽的痛苦与死亡中挣扎着生存,在目睹了姐姐的死亡后,在以为自己将永世生存在黑暗之中后,遇见了司徒池郎.......

谷幽兰被司徒池郎带回了王府,休养半月后便被管家派去打理花园,修剪花草,准确地说应该是药草,是无痕为轩辕潇然准备的药草。而除了那个晚上,谷幽兰便再也没有看见司徒池郎,那个给予她光明的男子。那是个黑暗的夜晚,却也是她重生的夜晚,他像个天神那样从天而降,就那样走到她的眼前,走进她的生命........

“你便是司徒从药王谷中救回来的女子?”一个声音打破了她的沉思,转身便看见一身白衣屹立眼前,腰间是一块绿萤通透的玉佩,翩翩公子,一阵清凉的微风吹拂着谷幽兰的面颊,撩动着发丝。

“幽兰见过无痕公子。”谷幽兰微微行过礼,细眉如叶,朱唇欲滴,没有淡妆浓抹,只有清新淡雅,还有那久病初愈的残容,倒是令无痕微微一愣。

“姑娘认得我?如果在下没记错,今日可是无痕与姑娘第一次见面!”淡淡的语气似乎带着些许玩味。

“幽兰不曾见过公子,却是听府中姐姐们说起过公子的摸样,便记下了。”幽兰低头静静地回答着无痕的话。

“倒是个伶俐的丫头!”无痕环顾了四周的药草,“你的事情我听司徒说过了,到底是在药王谷待过,对这些药草的习性,你很了解!”无痕的语气让幽兰无法辨别他是在赞赏还是询问,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答,而无痕似乎也没有听她回答的意思,便径直走向房中,幽兰也收拾东西离开,她无法感觉自己的身后正有一束目光在注视着自己.....

安乐四年,定北王府遭遇刺客,轩辕长公主为就司徒池郎从此一睡不起。司徒池郎力排众异向轩辕皇室求婚,长乐大街上是长长的接亲队伍,司徒池郎骑马走在前面冷峻的面孔看不出任何表情,后面的红喜轿里是沉睡的轩辕潇然。伴随着迎亲的喜乐是长乐大街两边百姓的赞扬与钦佩之词.........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