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兰潇然梦(三)(1 / 1)

悲歌 欧阳翊翛 1182 字 8个月前

风雨愈来愈大,王府中除了那些身穿铠甲的侍卫已不见一人,无痕公子喜爱清静,因此他的小药屋离府中离婢女们所住的地方甚远,倒是离司徒池郎的房间与轩辕潇然的冰室较近,手中的雨伞已然抵挡不住这么猛烈的风雨,早已湿透的衣衫不断地滴着水滴,幽兰也渐渐地感觉到头昏,她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开始发烧了。她得在昏倒之前赶回房间,不然现在院中空无一人倒在这里是不会有人发现的,眼皮渐渐困乏,脚步也渐渐沉重,手中的雨伞也于此刻滑落,摇摇欲坠的身子在跌倒在雨中之前被一双有力的手撑住,幽兰抬头看了看眼前的,朦胧之间她看到了来人,这种感觉就像那天晚上,在自己即将睡去之前看到了自己的光明。司徒池郎将自己身上的外衣脱下裹在谷幽兰的身上,随后便将其打横抱起,进了自己的房中。

而此时此刻,雨中一抹白色的身影目睹了一切,随即将自己手中的外袍背在了后面...........

**************************************************************************************************************

清醒的时候,幽兰仍然无法睁眼,但能隐约地闻到淡淡的墨香和有些苦涩的味道,慢慢地起了身,见屋内的情况这里应该是司徒池郎的房间,低头见自己身上只着了一件里衣,且甚是宽大,想来应是王爷的衣服,环顾四周见到了于书案前练字的司徒池郎,外面的雨已然停了许久,因为屋中钻进了几缕阳光,使得屋内一片通透。

“你醒了!”司徒池郎停下了手中的笔,走向了幽兰榻前,“你昏倒在我院前,便让你在我屋内睡下了,我已叫人为你换了衣衫,只因你衣裳尽湿,而我这里又没有女子衣衫,便只有你委屈一下了。”司徒池郎说得如此平淡,却又如此亲切,似是并没有将谷幽兰当作下人。

“多谢王爷救命之恩!”谷幽兰正欲起身谢恩却被司徒池郎阻止。

“本王不过是举手之劳,何来救命之言?你切放宽心将身子养好便是。”司徒池郎轻笑。

“若非王爷救我出药王谷,幽兰便无法看得这繁华人世;今日若非王爷再次相救,幽兰怕是……”

“也许本王救你是出于别的目的了!”司徒池郎深沉的话打断了谷幽兰的话,那双深邃的眼睛静静地盯着那一汪清泉,一时之间气氛沉静到了极点。

“把药喝了吧!”司徒池郎率先打破了沉默,“待会儿,我带你去个地方。”司徒将药碗递给幽兰,而幽兰却看着这些黑色的液体犯呕,十年来她吃的药比饭还多,这些药水,便是她萦绕不断的噩梦,“知道你难受,但若是不吃药,你的身子便要拖很久才会痊愈。”司徒池郎看出了她的难处,安抚她的语气放缓了许多,谷幽兰抬头看了看司徒池郎那张冷峻却在此刻带着微笑的面庞竟有了喝下噩梦的勇气。当药碗见底的时候,谷幽兰紧皱的秀眉依然没有松缓,而司徒竟于此刻将一颗糖果递于她面前。

“有它也许你会好些……”

吃过药后,幽兰休息了片刻便换了其它婢女为她拿来的衣衫,随即跟着司徒池郎离开了房间,那是冰室的方向,她知道他要带她去看轩辕潇然。

还未走进冰室,只是站在门口谷幽兰便感觉一股寒意袭来,不由得哆嗦了一下,见状司徒池郎便将门外墙上的狐裘为她披上,“如果受不了,便跟我说,我们马上离开。”

终于走进了冰室,尽管有了这狐裘大衣也无法地方这刺骨的寒冷,看向一旁衣着单薄的司徒,幽兰有些担忧,“无妨,以前在塞北的时候,夜晚比这里还要严寒,我是行军的身子,你不用担心我。”司徒池郎看出了她的担忧,出言解释。

“王爷带我来这里,可是有话要对幽兰说?”幽兰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你可愿意嫁我?”司徒池郎突如其来的求婚令幽兰惊讶不已,他看到了她眼中的惊讶,“我想与你讲一个故事。”司徒看了看幽兰,看她是否有听下去的欲望,“我与公主相识于幼年时期,那时候,我、公主和当今的陛下......后来众位皇子争夺皇位,父亲站错了队,司徒家遭遇灭门,是公主力保我平安......”司徒池郎毫无保留地告诉谷幽兰关于他和轩辕潇然的一切,“当年她为了救我不惜一切,如今我也可以,你是公主苏醒唯一的希望,只要你与公主换血,公主便会醒来。我亦不愿伤害你,无痕说过若是你怀有身孕,他便可设法讲毒转移到孩子身上,保你平安!”

“我愿意...”也许司徒池郎没想到她会这么快就答应,看到谷幽兰眼神中的坚毅,他竟然犹豫了。

“你不用那么快答应,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那时候你再告诉我。”司徒为幽兰系紧了外袍,“这里太冷,我们出去吧!”

********************************************************************************************************

拖着未痊愈的身子幽兰来到了无痕的小药屋,无痕于屋内便见到了那一袭蓝色衣裙,“病还没好,出来做什?我这里暂时还不需要你。”无痕淡淡的语气让人分不清他是责备还是关切。

“是幽兰闲不住,躺在床上还不如在这院子里照看这些药草,心情可是大不一样……”幽兰话未完自己的手腕便被无痕捉去诊脉,幽兰下意识地想要挣开,却被无痕抓得越发的紧。

“要知道司徒池郎司徒池郎花费重金请我来此只是为了轩辕潇然一人,你身为婢女能得我诊脉已是莫大的荣幸。”幽兰放弃了抵抗,把着幽兰的脉象确实没有什么大碍,“吃药了吗?”怎料随口地一问竟让幽兰答不上话来,对上谷幽兰的目光,却见她在不停地躲闪。

“生了病,为何还不好好吃药?”未等幽兰答辩,无痕已向她嘴中塞入一颗药丸,喝不下汤药便吃药丸吧!随即讲一整瓶药丸扔给她。

“谢无痕公子关心!”幽兰的关心倒是令无痕清醒不少,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关心起他人来了,这是不可能的事!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