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兰潇然梦(五)(1 / 1)

悲歌 欧阳翊翛 1134 字 8个月前

在司徒池郎背上的时候,是谷幽兰此生觉得最安全的地方。她一生孤苦,十八年的黑暗在遇见司徒池郎的时候便已然消失得干干净净,他背着她走在长乐大街上,就这样一步两步,她好想时间可以停在这一刻,没有什么定北王,没有轩辕潇然,只有他们两个,好想就这样一直到地久天长。但只是这样一刻的胡思乱想,便让她觉得自己亵渎了司徒池郎,亵渎了他和轩辕潇然的爱情,一时之间感到了罪过。

“王爷,幽兰可以自己走的,你已经背着幽兰走了这么久,要不……”谷幽兰的话又一次被他打断。

“你是要逞强吗?本王是行军打仗的身子,你不必担心。”司徒池郎不肯放下她,出声抚慰。

回到王府的时候,府中的人见司徒池郎背着谷幽兰不免震惊,家中的的老管家眼中倒是闪过一丝喜悦,连忙打发了旁边切切私语的下人,上前询问,“王爷,这是?”

“她下山的时候摔伤了,快叫府中的大夫。”司徒池郎一边答着话,一边将谷幽兰放了下来,管家正欲离开去叫大夫,却听得不远处的走廊传来一个声音。

“我不是现在这里吗?难道我没有医治她的本事?”无痕说话的时候,看着司徒池郎有一种异样的神情,“带她回我的药屋。”就这样留下一句话转身向自己的药屋离去。

旁边的下人显得更是惊讶,要知道无痕除了轩辕潇然是从来不管府中下人的生死伤病的!管家见此忙吩咐下人,“还不扶谷姑娘去药屋。”只这样一刻管家便看出了谷幽兰在这府中地位,看出了眼前两个男人对这个姑娘的特别,随即改了称呼。

“不必了,本王亲自带她去。”随即将谷幽兰抱起向无痕的方向走去。不等府中的人缓过神来,司徒池郎的背影走丢下一句话宛如一道惊雷,“林叔,帮我安排我与幽兰的婚事,越快越好。”

“是!”管家会心一笑。

*********************************************

到了药屋,无痕并未询问其它,检查了幽兰的伤势,为她取了药,擦拭了能看见的地方,有了灯光,司徒池郎才发现她的身上都是伤,一路上竟未说半句。

“伤筋动骨一百天,虽然你的伤没那么严重,可你毕竟是个女子,这些药早晚各一次,有些地方我并不方便,只有叫人帮你擦,还有些汤药,我会叫人送到你房中,这些日子便不要再干活了!”无痕又恢复了冷淡的语气,不再看幽兰一眼,让人辨不清他的情绪,“好了,竟然没事了,我也回房休息去了,你们请便。”虽然不明白无痕的冷淡,幽兰也并未计较,随后才反应过来方才一言不发的司徒池郎竟然一直这样盯着自己,幽兰瞬时感觉到面上一阵微热。

“方才你失足掉了下去,到我前去查看,也有一段时间,在此期间你连一声呼救声也没有,如果我没有听到你掉下去的声音,也没有发现你,你可知道你要在那里待上一夜。一路回来,明明伤势那么重,也不曾听你叫过一声疼痛,你就这样逞强不爱惜自己的生命吗?”司徒池郎的语气带着些许责备与微怒。

“……”司徒池郎的语气令谷幽兰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让王爷为幽兰担忧是幽兰的过错,只是现在的伤与在药王谷的十年来相比真的不算什么……那是幽兰生命中最黑暗的时光,每日的试药的煎熬和痛苦早已让幽兰忘记了呼救,因为幽兰知道,即使喊得再大声也不会有人来救我们,只有无尽的黑暗与折磨。”谷幽兰回想起药王谷的日子眼泪早已不自觉地掉落下来,回想起死去的姐姐只感觉心口一阵绞痛,这样的谷幽兰让司徒池郎有些心疼,他一把将谷幽兰揽进怀里。“对不起,本王应该早些去的。”司徒池郎的眸子里竟然有些深深的自责。

眼前的一切被内堂的无痕尽收眼底,“谷幽兰,对不起你的人,不止司徒池郎……还有我。”

******************************************************************************************

司徒池郎为谷幽兰换了厢房,派了仆人,让她安心养伤,府中也在忙着她与司徒池郎的婚事,府中一派喜庆,想是司徒池郎打过招呼,也许是定北王府的家风甚严。也只有是痴情的定北王爷深得人心,当他决定要再取之时,旁人是真的为他高兴,没有人询问她的来历,也没有道她和司徒池郎有多么的不合适。所有的人都在替她高兴,羡慕她嫁了像王爷这样的英雄,可也只有她自己知道,在他们眼中的幸福其实是自己死亡的开始。可那又怎样,她爱司徒池郎,哪怕嫁给他是去死,她也愿意似飞蛾心甘情愿地扑向那团炙热的火。养伤的日子除了司徒池郎没有什么人来看她,就连那些闻知定北王要成亲特地派家中女眷前来道贺见一见谷幽兰的人也被司徒池郎婉言拒绝,谷幽兰也知道司徒是为了她好,怕她疲于应付,不懂这些人情世故,外人只道定北王这是爱妻心切。可是好像有一个人,已经许久未见了,但转念一想,是啊,她与无痕好像也没有什么交情,便觉得没有什么了。

转眼之间,大喜之日悄然来临,定北王府一派热闹,喜乐响彻了整个定北王府,全城庆祝着他们心中的战神终于走出了忧伤,就连大月王上也亲自来临,他是定北王的君主,亦是司徒池郎的朋友,五年前他助他夺得皇位,自己的姐姐也倾心于他,四年前的一场变故,他并未逼过他迎娶轩辕潇然,如今见他解开心结,甚感欣慰。

司徒池郎走进新房,揭开喜帕,见到了此生对他来说最特别的新娘,他无法保护的新娘,甚至是自己要亲自送她去死的新娘,心中竟然有些凄凉……

皎洁的月光洒满了整个王府,一如那个他们初见的夜晚,笛声悠扬,那么远他便闻到了兰花香,闻到了她的幽香,原来他已经爱上了那个飞蛾扑火的女子,而如今却要让自己亲自将她送进死亡的战场……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