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歌行之月灵花开(一)(1 / 1)

悲歌 欧阳翊翛 1056 字 8个月前

数月前,柳叶山庄的庄主夫人——韩若霜身中剧毒,庄主——柳义天向月神殿讨求镇殿之宝六月神珠未果,只得派遣天下第一神偷之徒——向无影拐带月神殿圣女——千月灵,以其血做药引救韩若霜性命。

那个晚上,千月灵被绑在木桩之上等待着死亡,心中的那个人始终没有出现,院中的白发老者一步一步缓缓地向她走来,他手中的匕首在皎洁的月光下泛着银色的光芒,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她仿佛闻到了月灵花的味道……

月光撒满了整个庭院,柳义天看着木桩上的月灵心中是满满的愧疚,回想他这一生光明磊落,行事坦荡,唯有这一件事他没有选择,师妹是他唯一的亲人,他也答应过师傅他会好好照顾她,更何况……他还那么“爱”她……

柳义天思绪万千,夜空中有些荧光色的花瓣飘落,带来了一阵阵清幽的花香,他用手接住了一朵完整的月灵花,竟有些说不出的熟悉,紧接着便从空中飞落一群月灵花色的女人,个个都蒙着面纱,其中有一位蓝色衣裙的女子位于阵前,眼神凌厉的看着庭院中的这一派光景。

“柳义天,你讨借六月神珠不成,如今又拐带我派圣女,这就是你们江湖的仁义?”说话的蓝衣女子正是月神殿圣姑清烟,言辞简短,话语中却尽是敌意。

“圣姑远道而来,是柳某失礼了!”柳义天向蓝衣女子行礼道。

“收起你的客套,如今是你使用手段要我派圣女的性命,还要装作一幅正人君子的模样,道貌岸然。”蓝衣女子气势凌厉。

“柳某曾向月神大人讨要六月神珠救我师妹性命,只是贵派言辞决绝,不让分毫,如今师妹危在旦夕,柳某依然顾不了其它,纵然是与天下为敌,也在所不辞。柳义天的话情真意切,倒是令旁人有些动容,但这样的话听在清烟的耳中却分外刺耳。

清烟正欲发作,口中便有一道红色的身影缓缓飘落,在一片银色的人群中分外耀眼,众人行礼,“参见月神大人!”月神看向了一旁的有些担忧的圣姑,用眼神示意了无妨,再见一旁的柳义天,朱唇轻启,“柳庄主对夫人倒是一片情深……”

“……”看见眼前的绝色女子,柳义天一时竟不知如何开口,自己所有的理智仿若被什么占据,那是困扰自己一生的谜团,那么熟悉却又无比的陌生。

“我若答应用六月神珠救治你的妻子,你又是否可以放了月灵?”月神的话让柳义天有些受宠若惊,却令圣姑立马反对,圣姑的话还未出口便被月神堵了回去,“圣姑不必担心,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清烟知道自己拦不住她,看着柳义天面上的喜悦心中竟然有着深深的恨意。

************************************************************************************************

传闻六月神珠有着起死回生的能力,只是需要配以月神殿独特的内功心法,如今柳义天倒是亲眼见证了这个传闻。看着韩若霜渐渐回缓的面色,柳义天悬着多日的心终于落了地,正欲好好谢谢月神殿的一干人等,顺便向月神赔罪,换来的却是月神的一句“互不相欠,一笔勾销!”这倒是让柳义天有些不知所措,看着庭院中渐渐远去的红色身影,柳义天正想追上去问个清楚,却被圣姑拦了下来。

“从此以后,我月神殿与你柳叶山庄井水不犯河水,你最好也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圣姑对自己的敌意柳义天不是没有感觉到,最开始以为只是因为他挟持了月灵的缘故,可如今似乎还有着其它的原因,待若霜身体好转之后他定要搞个清楚。

************************************************

月神带着千月灵回到了月神殿,经此一事月灵的性子似乎有了转变,而月神的身子却越来越弱,已有大去之势,月神殿的重任便落到千月灵一人身上。

江湖传闻,月神殿的镇殿之宝六月神珠配以只有每代月神方能修习的内功心法具有起死回生的能力,而也只有每代月神与圣姑知道,所谓的起死回生是需要月神以全身真气内功催动六月神珠方能发挥巨大的神力,然而每次催动六月神珠后施法者的身子便会受到损害并且功力也会丧失一段日子,因此每一代的月神只能催动六月神珠两次,两次之后便是月神的大限之时。

不知过了多久,韩若霜的身子终于康复,柳义天便得到消息,月神殿的月神大人逝世,千月灵继任第二十四任月神,不知为何当消息传来的时候,柳义天竟然感到了一丝悲痛,不同于韩若霜的中毒,那是一种连柳义天自己也无法明白的感觉,他与月神相见不过数面,但好像她的身影从见面的第一刻开始便刻在了他的内心深处,那种感觉好像他们已然认识了多年。柳义天的身影屹立在庭院中央,银白色的月光将他的影子拉得老长,看着头顶上的圆月,那种熟悉的感觉又一次铺天盖地地袭来,好像在自己的脑海深处有一个人影,忽远忽近,他一次又一次地问她是谁,每一次当他想要靠近的时候,才刚刚触碰到她,那道身影便消失得干干净净……

“相公,你在想什么?”身后传来了韩若霜的声音,“更深露重,当心着了凉。”说着便为柳义天披了外袍。

“月神殿的掌门逝世了……”韩若霜为柳义天系外袍的手顿了顿,“她对你有救命之恩,我们应当去看望一下的。”

“若霜听夫君安排。”韩若霜面带微笑,应和着柳义天的话语,思绪回到了多年以前。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