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歌行之月灵花开(二)(1 / 1)

悲歌 欧阳翊翛 1297 字 8个月前

多年以前的那个时候,他是她的师兄,她还只是他的师妹,她的父亲也只是他的师傅。她还记得七岁那年柳叶山庄的庄主柳寒风亲自将柳义天送到她和父亲面前,那个十岁的少年一身墨白色的锦衣饶有趣味地看着躲在父亲身后的她,面带笑容,甚是阳光。自那以后这个叫做柳义天的少年便成为了她父亲的关门弟子,而一向不喜练武的她也在那一年求着父亲教她武艺,然后他便成为了她唯一的师兄。

成年后的柳义天因为北侠浪子的关门弟子和柳叶山庄的少庄主的双重身份早早的闻名于江湖,不羁豪爽,潇洒倜傥的形象也深受江湖豪杰的赞赏。而她——这个唯一的师妹一直跟在他身边默默地亲眼见证了一切,她知道自己对师兄已不单单是将他当作哥哥,如果可以她希望可以永远地留在他身边,而不是像他所说的那样“如果以后你嫁人了,他要是欺负你就告诉师兄,我一定打断他的腿!”她好想告诉他,她希望她以后的夫君可以是他,她也一直在祈祷着也许有一天她的傻师兄真的会成为她的夫君,哪怕他心系天下,一生为义,哪怕他说过他这一生可能要孤独一生,哪怕他说过他不会爱上任何人,她也觉得这一天总会到来的,直到那个人的出现……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江湖上出现了一位夜行千里的盗贼,据说这位号称天下第一神偷的盗贼只要是他想要的东西就没有到不了手的,只有他不想要的,没有他偷不着的。最开始他只是来无影去无踪偷盗一些值钱的东西,与受人所托地去办些他人不方便的事情,加上并没有人知道他的本来面目,除了官府发布了一张四不像的通缉画像之外人们也没有多做追究。可是渐渐的,盗贼变成了“淫贼”,“天下第一神偷”变成了“夜行玉蝴蝶”,人们才忍无可忍,江湖、官府都发布了海捕文书,重金悬赏……

在南邵山的地宫中,一群月白色的女子跪倒一片,堂前一位银白色的女子正坐上方,旁边站着一位蓝色衣裙的女子脸色凝重地看着为首跪求的女子。

“请月神大人为心岚做主,心岚自发生那件事后整日心神疯乱,不吃不喝,有时候还乱砸东西,前几日若不是姐妹们发现得早,心岚早已自尽身亡了。月蓝不求大人能够亲自出手,只求大人能允许我等出殿,为心岚报仇!”说话的女子言辞决绝,情真意切。月神殿的掌门叶轻依一出关便从圣姑清烟那里听闻了一个噩耗——月神殿的一位弟子出山办事,在一家客栈被人下药,遭到了夜行玉蝴蝶的侵犯,事后竟全然不知道他的模样,如今殿中弟子纷纷请愿恳求出殿为心岚报仇。听闻这样的消息,身为殿中之主的叶轻依自然怒火中烧,看着殿下的一群弟子,玉手紧紧地握成了一个拳头。

“心岚的事就是月神殿的事,什么夜行玉蝴蝶,他对心岚做出这样的事便是与我月神殿为敌,这件事我会亲自处理,圣姑会带着几位弟子随我前行,至于月蓝你……”叶轻依走下座位,伸手扶起了月蓝“你是心岚最好的朋友,现在正是她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得留下来好好照顾她。”月蓝刚想坚持,听着叶轻依的话觉得比起报仇,现在的心岚更需要陪伴,便不再多言,加上月神大人亲自出马,心下也放心不少,眼中满满的感激之情。

*******************************************************************************************************

夜行玉蝴蝶带来的恶劣影响已经让多家女子受害,但任凭官府、江湖两方面以何种方式追查,都像当初追查盗贼一样一无所获。身为江湖上少有名气的少年英雄,柳义天义不容辞地接下了这份任务,而他的师妹也一直跟随其左右。

在江南的一所客栈里聚集了一群江湖人士,原因是镇上一家大户人家张员外的闺女收到了一张带有蝴蝶图案的手帕,随后吓得不轻的张员外便通过江湖人脉征求武林人士驻守张府保护女儿,而这些人都是来此地应征的江湖人士。(所谓“夜行玉蝴蝶”的由来便是因为他每次作案前,在受害人能够接触到的某种物品上都会出现蝴蝶的图案,事发之后也会在现场留下一块形似蝴蝶的玉石。)

当柳义天与韩若霜走进这家客栈的时候,大堂内已然七七八八地坐满了人,只有一个角落里的一方桌椅只有一个人,大堂里的人们议论纷纷,而那个人似乎对旁人讨论的并不感兴趣,只顾自己喝着杯中的茶水,柳义天仔细地打量了此人,衣冠楚楚,双眼有神,白面小生的面孔却有着几分不羁,虽然坐在客栈里最阴暗的角落却在这一片舞刀弄枪的江湖人士中显得格外耀眼,再看之下竟觉得他分外合自己的眼缘。随即便带着韩若霜上前打了招呼,“不知在下与师妹能否坐在这里?”

柳义天客气的话语让男子抬头看了看他,倒是让男子有些惊讶,毕竟在这些五大三粗的江湖汉子中能见到这样俊逸的少侠公子实属不易,“这是自然!在下向千里,敢问少侠姓名!”向千里抱拳行礼问道。

“在下,柳义天,这是师妹韩若霜!”柳义天同样回礼道,一旁的韩若霜也微笑着点头回应,柳义天的身份倒是让向千里有些惊讶,不过转眼也明白这样的气质是为何由了。

“原来是柳兄!柳兄此次前来可也是为那夜行玉蝴蝶?”向千里问道。

“夜行玉蝴蝶已然给多少姑娘带去了噩梦,这样的人一日不除实在是江湖的祸患!”柳义天义正言词的语气里是明显的伸张正义,“向兄此行的目的不也是如此吗?”

柳义天也许没有察觉到向千里赞同的表情还夹杂着其它的情绪,随后的时间里二人交谈甚欢,江湖侠士之间的惺惺相惜顿时油然而生。随后三人一同结伴去了张府,也许是因为柳义天身份的缘故三人没有经过任何的测试便顺利成为了张府的座上宾。按照夜行玉蝴蝶的作案习惯,三四日后的深夜,他便会来访,而今晚便是张小姐收到蝴蝶手帕的第三日,柳义天与向千里相约二人分别看守张府的前后院,张小姐便随父母待在一起,由韩若霜装扮为张小姐待在房中。当然这个决定一开始柳义天是反对的,但是除了作为女子自己确实痛恨这样的淫贼之外,也是因为为了柳义天心中的正义,她可以付出一切,她要向他证明她也可以和他一样为了正义不顾一切,向他证明,她和他是那么的“志同道合”,那么的般配......

“师妹,待会儿,夜行玉蝴蝶一旦进入房间,你就以摔杯为号,我们便会立刻冲进来,你切不可逞强!”临走之际,柳义天特地嘱咐,毕竟他还是挺担心这个师妹的。

“师兄,你放心,霜儿不会误事的!”韩若霜镇定地告知柳义天,示意他不必担心。随后,柳义天与向千里退出了房间,韩若霜便伪装成张家小姐卧在床上,静待夜行玉蝴蝶的到来……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