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歌行之月灵花开(三)(1 / 2)

悲歌 欧阳翊翛 1351 字 8个月前

不知过了多久,月近中轮的时候玉蝴蝶也没有现身,就当众人以为今夜他不会来的时候,卧在床上的韩若霜隐微听到了一丝动静,那好像是什么东西穿破窗户纸的声音,想着那些客栈黑店下迷药的手段,随即屏住了呼吸,然后便听到了门闩被撬开的声音,听着渐渐逼近的脚步声,韩若霜心中不免有些紧张,来人在床边停了下来,正欲掀开被子,便见韩若霜翻身而起将被子盖在了来人的身上,随即便听见了一声清脆的杯子落地的声音。来人发觉不对劲,即刻撕碎了束缚的被子破窗而逃,韩若霜正欲追赶便被一进屋的柳义天与向千里阻拦,“师妹,剩下的事交给我们,你去照看张员外他们。”

柳义天二人一直向着黑影的方向追去,却发现来人似乎并没有与他们交手的意思,不免令二人有些奇怪,看着黑影逃窜的方向,向千里突然拦住了柳义天,“柳兄且慢,来人只是一心逃跑,我怀疑事有蹊跷。”

“你是说……调虎离山!”柳义天豁然开朗。

“这样,我继续追踪,柳兄便回去看看。”向千里提出了方案,柳义天自然也同意,便以眼神向向千里表示信任与肯定,随即原路返回。

************************************************************************************

见柳义天与向千里前去追赶,韩若霜也放下心来,听从师兄的吩咐去往张员外的房间,一路前去的路上却发现这么大的动静整个庭院走廊并无一人,来到房间的时候却见房门大开,张员外与夫人也倒在地上,张小姐也不见了踪影,倒是听得房顶上的瓦片有人走过的声音,便回到庭院抬头一望但见房顶之上两道人影纠缠,其中一道黑色身影的肩上正是昏迷的张小姐,虽然扛着一个人,但他的身手依然十分灵活,只是另外一道一位身着青衫的公子步步紧逼,一时让他无法脱身,局面陷入僵局,韩若霜已然分辨了敌友上前助阵,黑衣人分身乏术,即刻便被青衫公子所运行的内力所伤,只得将肩上的人扔给了青衫公子,闪身离去,青衫公子一把接住便将其转给了韩若霜,顺着黑衣人的方向追去。柳义天刚一回到张府便瞧见了青衫公子将张小姐扔给韩若霜,转身离去,当即将他当成夜行玉蝴蝶,飞身上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让开!”青衫公子冷冷的语气似在责怪柳义天耽误了他的事。

“笑话,你做下这些无耻之事,我又怎能容你轻易离去。”见柳义天误会了自己的身份,看着玉蝴蝶逃走的方向,已容不得他解释,只得硬闯,一道掌风向柳义天劈去,被柳义天一个转身躲开,顺势便旋转到青衫公子身边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想一个擒拿手将其制服,却不想青衫公子顺着他力道的方向一个正面的空中旋转摆脱了控制,并于同一时刻一个后旋踢,被柳义天一手挡下,二人在房顶上的交手看得韩若霜不只怎么解释。

“师兄,你误会了,他不是玉蝴蝶!”韩若霜的声音让柳义天停了下来,“方才你与向大哥追赶那身影去后不久,真正的玉蝴蝶便来了,若不是这位公子,张小姐怕是早就被他掳走了。”看着面前的青衫公子,面目清秀,浑身有着一股说不清的气质,确实不像采花贼,想着方才自己的行为顿时觉得有着过意不去,便赶紧赔礼道。

“方才是柳某失礼了,还望少侠见谅!”青衫公子望着玉蝴蝶已然走远,想着是眼前之人坏了事,不免有些怒意。

“柳少庄主误会了我不要紧,只是放跑了那玉蝴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抓住他。”

“这次确实是柳某的过错,不妨等张员外他们醒来之后,问问是否有什么线索!”

*************************************************************************

张府整个院子的人都被人下了药,待到众人醒来之际已是第二日一早,向千里也于此时回来了,据他所说昨日追踪之人不过是一般的毛贼,他被玉蝴蝶喂了□□,特意让他先行出现在闺房引柳义天二人离去,也确实不知道玉蝴蝶的真实面貌,现在他已被向千里送到了官府。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