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歌行之月灵花开(四)(1 / 1)

悲歌 欧阳翊翛 1247 字 8个月前

南山与月神殿所在的南邵山不过百里的距离,若是自己早日发现这玉石的秘密,也许就不用这样麻烦了。叶轻依看了看一旁熟睡的三人,连日地赶路,到了此地已是天黑,附近也无客栈,一行四人也只得天为被地为榻,自己女扮男装与他们混在一起终究是有些不便的。正欲闭眼休息之际,她闻到了一股香味,是月神殿独有的花香,她知道圣姑就在附近,看了看三人没有异动,便寻着花香离去了,却不料这股花香也吸引了另一人。

“参见月神大人!”来到河边,圣姑带着四名弟子早已恭候多时。

“起来吧!圣姑怎么来了!”叶轻依对于圣姑的到来有些意外。

“月神既然已经查到了夜行玉蝴蝶与玉石圣手无心有关,又何必再与他们待在一起。”圣姑没有正面回答叶轻依的问题。

“因为柳义天的身份能让我方便不少,要知道月神殿在江湖上虽没有什么敌人,但与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一向不和,他们一直视我们为邪门外道,在心岚这件事上,我需要柳义天柳叶山庄少山庄的身份来帮我减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更何况他并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叶轻依明白圣姑的顾虑,她是月神殿为数不多的没有喝过“忘尘水”的月神大人,对于那些还没有经历却不允许历经的东西,保护月神,守护月神殿是她作为圣姑的职责,听月神这样说来,圣姑倒也安心不少,随后也带着弟子离开了。

叶轻依看着圣姑离开转身欲走,却听得身后的丛林有异动即刻警惕起来,一个原地旋身用脚将地上的石头踢向那团丛林,“谁?”

寂静片刻,一道身影从那团丛林里走出,待到月光照到他的面容,叶轻依的神色倒是放松了不少,正想说服他不要告知柳义天之时,向千里接下来的话让叶轻依一脸震惊,“小叶子,真的是你!”看着面前的男子,叶轻依蛾眉轻皱,小叶子是她进入月神殿之前的名字,而且,他的声音好熟悉........

“你看看我!……”向千里的眼神里透露着喜悦与久别重逢。

“小……石头!”她终于想起了他是谁,时间好像回到了十二年前,他和她都还是福临村的一对孩童,由于两家父母的关系好,两个孩子也甚是亲密,父母在田地里耕种,他们在一旁追逐,每日的打打闹闹无忧无虑的时日,他们以为就可以这样一辈子。直到那一年瘟疫袭来,官府害怕瘟疫蔓延,便将整个村子封锁,准备烧死全村的人,年幼的她面对突如其来的灾祸茫然无措,看着倒下毫无生息的父母除了眼泪,她好像什么也没有了。在蔓延的火海中,是他将她硬生生地拖了出来,一路奔跑,在山上他们看到了不断蔓延的火海,还有那一声声孤立无援与毫无反抗之力痛苦的□□、惨叫。

是他背着染了瘟疫的她一路奔逃,他们不能去找大夫,因为没有人愿意自己也被传染,如果被人发现他们都会被烧死,看着小叶子烧得滚烫的身子,他无能为力,他只能就这样陪在她身边,然后去药店偷一些他能够记得的医治的药,毕竟他也为自己的父母熬过这些药,尽管他们最终还是走了,可这已是唯一的办法。直到当时的百变尊者见到了他偷药的身手,要收他为徒弟,便带着他们来到了月神殿,当时的月神也看重了下叶子的资质以六月神珠救回了她的命,条件却是让小叶子留在月神殿,从此以后二人将殊途陌路,再不相见。

转眼已是十二年,原来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但他带着她爬出一堆一堆的尸体,穿过火海的场景仿若还在昨天一般。向千里看着叶轻依流下的泪水,伸手想为她拭去眼角的泪水,倒是被叶轻依抢先了一步,停在空中的手顿了一顿,随即也慢慢放下了。

叶轻依的月神剑突然架在他的脖子上,让向千里有些措手不及,“你是天下第一神偷?也是玉蝴蝶?”叶轻依剑将剑直指向千里的咽喉语气中却又有些不信。

“小叶子,我虽是盗贼却并非玉蝴蝶。”向千里平静地解释着似乎并不畏惧只要叶轻依的剑一走偏便可以要了他的性命。叶轻依狐疑地看着他的反映,但终究放下了月神剑,“我来到此地也是想要查清楚玉蝴蝶之事,玉蝴蝶犯案的手法虽与我相似,但我从来不曾欺负过一个女子,我甚至怀疑玉蝴蝶在试图嫁祸我,而如今我已然明白他这样做的缘由。”

“什么缘由?”听得向千里的解释叶轻依也已然相信了他,因为在她心里小石头并不是这样的人,尽管这些年来他身为盗贼,可她心里明白他所盗的皆是不义之财,若不然为何这些年那些被盗之人从未公开过自己失窃的东西,也从未动过真格地要去抓他,因为若是他落网也意味着他们那些见不得人的事也会告知天下。

“你可知道这玉石圣手无心公子是何人?”叶轻依略做思考无法猜测,只待向千里道明,“他是我的师兄,世人皆知,百变尊者收的一徒后来利用他的神行百变之术成为了天下第一神偷,却不知在我之前还有一位师兄。”

“可是他为何要陷害于你?”直觉告诉叶轻依这师兄弟二人定是有着什么矛盾。

“我入门之后师父和师兄对我照料有加,那种感觉就像我有了第二个家一样,只是后来师父曾说过师兄内心阴沉,性格好强,不适合再修习变换之术,未免日后生出祸端,便没有将神形百变之术的最后三层传授于他,怎料师兄觉得师父偏心竟然为了秘籍杀了师父,师父死前告诉我一切都是他的错,是他不相信师兄才造成今日之祸,除非师兄日后做出危害江湖之事否则便不要报仇。师兄曾说过他会证明他才是师父最优秀的徒弟,所以多年来他也一直在与我较量,只是没想到这场较量变成了如今这幅局面,可是不知为什么,我内心的声音告诉我,师兄不会做这样的事。”

“既然如此,那你为何还要待在柳义天身边?”

“我留在这里是因为你,第一次见你我便觉得你是小叶子,如今确认了你的身份,知道你还安好便也安心了!”向千里的眼里是一种多年担忧后的释然,这场重逢他在梦里不知期盼了多少遍,如今看着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就这样站在自己眼前,内心是不住的喜悦。向千里的眼神让叶轻依受得有些不自然,一时竟然有些不知所措,只得率先打破尴尬。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我会亲自去找师兄,只是我不希望柳兄插手这件事,因为我想亲手解决这件事,所以我想请你帮我拖住柳兄,只要一两日便好。”见叶轻依有些犹豫,向千里补充道,“我知道你此次前来是为了你门中弟子之事,可是我保证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见向千里如此坚持,叶轻依也选择了可相信他。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