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歌行之月灵花开(六)(1 / 1)

悲歌 欧阳翊翛 1694 字 8个月前

柳义天与叶轻依顺着水流到了一条溪流,二人相互扶持着到了岸边,身上的衣衫也已湿了个透,叶轻依的水性不是很好,在水下呛了不少水,柳义天扶着她坐在了岸边的一块石头上,拍了拍她的后背,让她舒服了一些。

“你在这儿等我一下。”看着柳义天离去的背影,虽有疑惑,却也甚觉安心。等到柳义天回来的时候,只见他带了好些干柴,还有一根较长的木棍,几番捣腾,熟练的手法,一团火焰便已升起,火光照在了他的脸上,他的侧颜就这样露在她的面前,随后他将那根长的木棍搭在了他们之间。

“将身上的湿衣服脱下来吧,否则会受凉的,更何况这是在山里。”似是明白叶轻依的顾虑,又补充道:“你放心,非礼勿视!”说着便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搭在木棍之上,背过了身去。

柳义天倒也是个君子了,身上的湿衣服穿着确实难受,也许是因为对方是他,她才会觉得有那么一点点安心。烘烤衣服的气候不由得回想起那日他质问她,她解释,他便信了,那时似乎心中便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现在,这种感觉似乎更浓烈了,叶轻依,你是触碰到了你身为月神不应该触碰的东西了吗!

那个月夜,他们坦诚相待地聊了很多,叶轻依也许从来没有想过她会和一个男人就这样在月下聊她的过去,也许他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和一个相识不过几日的姑娘去谈他的理想,他的人生。

因为轻功的问题韩若霜回到了柳叶山庄,而柳义天与叶轻依则继续追寻着无心的下落,奇怪的是一连两个月,既不见无心,又没了向千里的消息,这让二人不由得想起当日他们的赌注“……那么下一次,你说是你先找到我,杀了我,还是她们先看见你的样子呢!”也许向千里真的找到了无心,并且清理了门户,当然也有可能是无心杀了向千里,因为“我们两个只能活一个啊,我的好师弟!”

两个月里,没有了夜行玉蝴蝶的消息,没有了天下第一神偷,江湖似乎也太平了不少,不过这好像应该要归功于一对侠侣吧!两个月的时间里,柳义天与他身边的一位神秘女子,却是为江湖铲除了不少毒瘤,柳义天的侠名更盛,而他身边的神秘女子,更是惹人猜测,有人说她是柳义天的同门师妹,也有人说她是柳义天的未婚妻。两个月的相知相守,好像让叶轻依明白自己的一生不是只有月神殿的,也好像让柳义天明白,行侠仗义,不是一定要孤独的,即使佳人在旁,也没有影响到他的志向啊!孤独了那么久,原来是为了等待彼此的到来。

当圣姑到来的时候,叶轻依交出了月神令,“月神殿有过规定,如果历代月神动了真情,便要交出月神令,离开月神殿,如今我已然没有了做月神的资格了。”看着叶轻依离开的背影和不远处等待的柳义天,圣姑仿若看到了她不愿看到的东西。

“你要知道,今日你愿意为他放弃月神之位,来日便有可能因他而死。”叶轻依的步伐停顿了一下,却在以后义无反顾地迈向了他的方向。

“历任月神继任之前都会经历情劫,本以为你做了月神便不会经历这些,却不曾想一切才刚刚开始,轻依,我倒是希望你不会再回到月神殿,因为至少证明你的选择是正确的。”那是圣姑轻微的叹息声。

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叶轻依,柳义天的脸上是明媚的笑容,“现在,你可以跟我回家了吧!”

**********************************************************************************************************************

柳义天是牵着叶轻依的手走进柳叶山庄的,他将叶轻依介绍给所有人,包括对他一片情深的师妹韩若霜。是啊,明明早就知道了她的女儿身却还是欺骗着自己,至少师兄不知道,至少师兄不会心仪她,但命运好像跟她开了个天大的玩笑,她曾经以为的全不是真的。他的师兄真的喜欢上别人了,喜欢上了一个认识不到三个月的女人,而她,明明都和师兄认识那么多年了,是啊,都已经那么多年了……

师兄对着略显病态的老庄主说,他要娶她,老庄主笑着应了,说着,你这小子终于想着成家了,我还以为在我死之前是看不到你成亲了,咳咳咳!!好好好!连自己的父亲也为他们高兴,而她只能好不情愿地站在他面前,说着违心的话。师兄,祝你幸福!还要硬生生地挤出一个笑脸,她不要!绝对不要!他们不能成亲,他们怎么可以……成亲!

柳叶山庄忙着少庄主的婚事,热闹非凡,而江湖上也有一件好事:原来天下第一神偷与夜行玉蝴蝶是两个人,还是同门师兄弟!真是蛇鼠一窝啊!最后二人被一同擒住,送往江湖上最公正的地方――柳叶山庄公审……

虽然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被抓住的,但是他们被送到柳叶山庄的时候,伤势严重,很明显有人对他们用了重刑,这架势倒像是要逼问什么。柳义天带着叶轻依来到了关押他们的监牢,看着他们浑身是血的样子,竟有了些同情。向千里,也当算是他的朋友吧,相遇江湖,能坐在一起喝酒便成知己,可是一个盗贼,一个采花贼,出于江湖规矩,他们“罪有应得”!即使是他柳义天也不能救他们,无心倒是很安静,只有向千里想要表达着什么,可伤势之重的他们根本说不出话了。对于他们的伤势,柳义天是产生过疑惑的,可是他除了为他们上药,貌似也做不了什么,因为不能做。

离开监牢的时候,叶轻依的心里似乎被什么东西抓了一下一样,里面的那个人是曾经拼死带出火场的人,是拼死将自己带出死人堆,为了自己冒着被打死的危险到药铺偷药的人,那个自己欠他一条命的人。

“义天,真的不能救他吗!”走出监牢叶轻依问着同样表情凝重的柳义天。

“出于道义,我应该救他,但那也只是我应该,但出于江湖规矩,他却不能救!”柳义天看着为难的叶轻依,他知道他们的关系,他也知道她现在也一定很难受,他将她揽在怀里,想要给她一些安慰,“你就要成为未来的少庄主夫人了,有些事情便由不得自己的感情了,更多的,是大局,规矩是用来守的,这是他们应该付出的代价。”虽然明白柳义天的意思,但是她好像真的不能看着小石头就这样在她面前死去,不能!而这一切都被旁边的人揽在眼里,她想救他们,好啊!她果然是不能明白师兄的,他们是不会在一起的,只有我才是最明白师兄的人。

“求求你,救救我师兄,他什么都没做,他都是为了我,”叶轻依再次夜探监牢的时候,向千里因为用药以后已好了许多,而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却是为他师兄求情,怎么可能,她要救他是因为她觉得他罪不至死,而无心确是罪有应得。

“事情很复杂,我只能告诉你,师兄模仿我的手法做花蝴蝶的,为的只是将我之前的偷盗罪名揽在自己身上,采花也只是因为他一心求死,为了逼我杀他,为师傅的死赎罪……”原来无心早就有求死之心,只是死在向千里的手里,他才会觉得对得起师傅,而他也知道向千里终将有一天会因为偷盗成为正道的公敌,即使他是劫富济贫,即使他偷盗的东西都是那些人不干净的东西,但是他始终是个贼,终究被那些正道之人所不耻。所以他想在死之前为他唯一的师弟做最后一件事。而那些被伤害的女子,不过是被无心下了一些迷药,那些未经历过闺房之事的少女,在醒来以后发现自己衣衫不整,加上采花之前传递的书信道明来意,便理所当然得觉得自己被采花了,所以无心也根本没有伤害过任何一个人。而且,他也从来没有动过江湖女子,更何况是月神殿的弟子,那些不过是别人假冒他的名义,行龌龊之事,只是他,不屑于解释罢了。

知道真相的叶轻依虽然有些震惊,但她也相信向千里说的话,“既然如此,那事情便有转机了!我这就去找义天商量!”叶轻依正欲离开却被无心的声音拦住。

“就算如此,你能救的人也只是我,不是千里,更何况,也不会有人信的,那些正道人士只会相信他们看到的,他们相信的。”无心道出了最残酷的事实,这也是她月神殿为何不愿与中原武林打招呼的原因,有时候,他们就是这般不可理喻。与此同时,一个熟悉的女声响起。

“没错,他们根本不会相信的,你看他们的伤势便知道,他们要的不是伏法而已,一定是他们想从他们身上拿到什么东西,然后用了刑,结果没有如愿才送来了柳叶山庄,当众公审不过是为了搏个公正的名声而已,如果你去找师兄,不过是让他更为难而已!”韩若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叶轻依看了看他们的伤势,知道她所言非虚,竟然感到有些无力!看着叶轻依无助的神情,韩若霜的心里居然有些满足,“能救他们的,只有你!”韩若霜的话点亮了叶轻依的眼睛,“你是月神,拥有着月神殿的教众,也只有你才能救他们!”…………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