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歌行之月灵花开(七)(1 / 1)

悲歌 欧阳翊翛 1217 字 8个月前

由于柳义天与叶轻依的婚期将近,而审理夜行玉蝴蝶一案又迫在眉睫,未避免血腥,所以柳叶山庄的公审也只是定了他们的罪,要等到婚期过后再行处置。不过说是公审,却是连他们一丝辩驳的机会都不给,就那样决定了一切,让站在一旁的叶轻依有些凉意,是啊,这就是那些正道人士的作为啊,不容解释,不容辩驳,就这样定了他们的罪。她看着柳义天虽有不忍,却似乎更相信这样的判决!她和他,真的不会是一路人吗?可是他们之间明明有那么多的默契,那么多的共同点,可是为什么唯独在小石头的事上,他们要站在对立的立场上?这一次,只要她救了他们,她与他便注定不能在一起了!而且行动,还是在他们的婚礼上,这样对她,对他会不会太过残忍了!

“如果你想救他们,唯一的机会便是你和师兄的婚礼上,那天晚上,基本上所有人都会喝酒,所有人都会沉浸在喜悦之中,所以也是你们最好的机会!只不过,一旦你救了他们……”耳边回荡着韩若霜的声音,“一旦你救了他们,你与师兄便会形同陌路,这样,你也要做吗?”那个晚上,她虽然犹豫,可最终还是应了,因为那个人不是别人,是那个拼了命将她带出死人堆的小石头啊,他不能看着他们就这样死去。而那个爱慕着她的师兄的师妹也答应了会帮她,她……便这样决定了。

成亲前的那个晚上,叶轻依与柳义天坐在房顶上,看着圆月,那天晚上的月亮好像特别的圆,特别的亮,她靠在他的肩上,幻想着他们的未来。她说她想跟着他一起浪迹江湖,行侠仗义,他说,这样的日子很快就要来临了!然后的然后,她便靠着他的肩上睡着了。

第二天的清晨来得特别的早,整个柳叶山庄喜闹非常,各门各派的人也相继到来,向柳义天诉说着祝福。夜渐渐地黑了,吉时已至,他与她拜过天地,她被带入新房,他则在外面招呼宾客,他没有看到她悄悄地掀起了喜帕,向他投来了最后一眼,也许这就是最后一面了吧!心里怎么这么难受呢?

后来的后来,叶轻依永远都能记住那天晚上,柳叶山庄乱成了一锅粥,柳义天与叶轻依的喜酒里被下了迷药,却没有迷倒一个人!她与圣姑带着人闯进了监牢,明明门口的人都倒了,里面等着她的却是本应该在外堂招呼宾客的柳义天。

“你可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她不敢去看柳义天的眼睛,只听到了柳义天话语中的失望,“若非师妹告知我,你就打算这样瞒着我救走他们,让我一个人回到新房?”她看到了柳义天身后的韩若霜脸上挂着的笑容,原来她一开始就在设计她,可是她能有什么办法呢,小石头,她是一定要救的。

“义天,对不起,看来我们真的不能做夫妻了,因为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小石头去死,这是我欠他的。”他能明白她的难过,正如她能明白他的难过一样。

后来的后来,叶轻依带着重伤的向千里与无心冲了出去,为难的柳义天就那样呆在原地,一步都不敢动。混乱之中,她好像听到了他在唤她“轻依”,可是柳老庄主与柳义天的师傅也赶到了,他们拦住了她们的去路,在撤退的过程中,北侠浪子紧紧地纠缠,让带着重伤的向千里与无心的叶轻依和圣姑无法脱身,而且叶轻依已然受了伤。

“轻依,你可知道你这样做让义天有多为难吗?”北侠浪子提到了柳义天,让叶轻依心神一震。

“小叶子,放下我,我的伤势已容不得我能活去了,救我师兄就行了,他没有任何错,他不该死!”看到叶轻依表情的向千里说了一句话。

“我不会放下你的,就像当年你没有放弃我一样,你要救,你的师兄,我也会救!你不能死!不能!”圣姑带来的弟子差不多都受了伤,她们也已经被逼入了绝境,看着重伤的向千里,她好像想起了多年前那个到处是火光的夜晚,那个把她拖出死人堆的少年,是他救了她,而现在她又怎么可以放弃他?

“哈哈哈哈哈哈哈”耳边传来了无心的笑声,“不过都是一群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本来不想死在你们手中的,总觉得会脏了自己,看来我的一生都要如此肮脏了。”无心的话在那些人的耳中听得十分刺耳,明显有些愤怒,可无心却没有理会他们的反应,而是对着叶轻依等人,面容是难得的认真,“看来今天,我是离不开这儿了,师弟,我做了那么多,不要让我白费,你要好好的活下去,没有死在你手里,真的好遗憾,看来只有我自己去跟师傅道歉了!月神,圣姑,你们一定要带千里离开。”叶轻依在他的眼里看到的是决绝,只见无心推开月神殿弟子扶着的手,独自踉跄地走到了双方的中心,双手一番动作,顿时便由他为中心,幻化了无数个无心,却又像叶轻依、圣姑、向千里甚至一干月神殿的弟子向四面八方逃窜,令人眼花缭乱辨不得真伪,一时之间,柳叶山庄一方的人竟朝四面八方追赶离去。

“神行万象!!!”向千里惊讶地看着无心施展了神行百变术的最后一层,当年明明师傅并没有传授他,可是他的师兄竟然还是学会了,是啊,师兄是师傅最聪明的弟子,即使师傅没有传授,师兄又怎么不会呢?见此,在无心“神行万象”的掩护下,圣姑带着重伤的向千里,与一干教众迅速逃离。而本来就重伤的无心因为催动了强大的功法,经脉多断,口吐鲜血,那些幻象也渐渐消失,不过看着他们安全地离开,他就算死了,倒也算安心了。所以即使他看到了北侠浪子向他逼近的一剑也没有躲避,虽然他已经没有了力量躲避,可是却有一个人拉开了他,原来叶轻依竟回来救他了,“我说过,你我也会救的!”可是那一剑却直直地刺进了叶轻依的身子。

有人用身子替自己挡了一剑,无心的内心突然一颤,这样的感觉好像回到了多年前,随后,在意识消失之前,条件反射地握住了叶轻依的手,并且还了北侠浪子一剑,而这一剑却直直地刺进了北侠浪子的心脏。柳义天与韩若霜赶到的时候,看见的便是叶轻依与无心一同将剑刺入了他的师傅,她的父亲的心脏!在众人包括叶轻依自己震惊之余,无心用了最后的内力将叶轻依抛向院外,随后便直直地倒在了地上,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他的耳边好像响起了一段话:师傅为我取名‘无心’,本是愿我可以忘记仇恨,无欲无求,可事与愿违,我终究……是没有心的!……………弥留之际,好像还有一个已经消失了好久的声音:那么……就让我来做你的心吧!让我来做你的心!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