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 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1 / 2)

苏雪的伤看上去很严重,其实没有什么危险,醒来后她就打电话通知了傅定安说自己有事处理暂时没法去训练了,她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受伤的事觉得有点丢人。在医院的第二天苏雪就不想继续呆下去了,因为这所医院正是古尘所实习的,导致她几乎天天能看到他......

“阿雪感觉怎么样。”怕什么来什么,古尘这就推门进来了。

“早就没事了,明明已经可以出院了”多次纠正无效后苏雪默认了那个称呼,她现在和古尘的关系很微妙,她知道古尘对自己有那么点意思,可是她没有办法给他承诺。

“回去谁给你换药。”古尘说着揉了揉她的脑袋。

苏雪翻了个白眼,不知道为什么古尘总喜欢揉她的脑袋,她又不是宠物狗,不过现在连这个动作也被她默认了,不得不说苏雪真的一点立场都没有啊......

“刚才是医院主任吧,在广播里找你那位,听声音他快气疯了,你又干什么好事了?”

就在刚才广播里传来一个中年大叔歇斯底里的大喊“古尘迅速给我到办公室来!”

“哦是老李,不就是和一个病人一起抽了会儿烟吗。”古尘漫不经心的说道。

“医院里不能抽烟吧...什么病人?”苏雪抽了抽嘴角,她真是同情那位老李。

“肺癌晚期。”

苏雪听了倒是露出了然的神情:“那基本是没救了,与其苟延残喘多活那几天,还不如趁着还活着多享受一下。”

“谁说不是呢,我要去缝合室了,今天都出不来了,晚上再来看你。”古尘看来是顺路来看她的。

“行了快去吧,一会儿老李又得追杀你了。”苏雪戏谑的笑了笑。

......

苏雪在又躺了几天终于可以出院了,之后的生活就是平平淡淡,被傅定安特训,与古尘约会。这期间古尘和她的关系基本稳定了,说实话苏雪对古尘是很有好感的,这对她执行任务也很有帮助,但是苏雪那所剩不多的良知又告诉她,他和她注定是不可能的。不过给她纠结的日子并不多,因为傅定安出事了。

这时候临近开学了,苏雪正在纠结要不要休学,为了谈恋爱休学她还是第一次尝试,但是她真的很想去翔翼看看。

苏雪一个人坐在事务所里,傅定安不知道去哪儿了,水姐又去了国外考察,只有她一个人坐在那儿百无聊赖的翻着报纸。

“不对呀,一整天都不见人影,电话也不接,师父该不会喝酒没钱付账被关小黑屋了吧......”苏雪想了想决定出去找一找,毕竟师父一个单身老汉别再晚节不保那就糟了。

苏雪搜索着傅定安的灵识,傅定安作为前十殿阎王现城市最高负责人灵识是非常强的,一般情况下很快就能找到。但是她仔细搜索了后发现没有傅定安的灵识......

“怎么回事,师父隐藏了灵识,没有道理啊,难道是出事了......”苏雪心中有一种不安的感觉,那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但是女人的第六感有时候真的很准......

苏雪就这样找了一晚上沿途又超渡了好几个游魂,在凌晨六点的时候她终于找到了。

在一个小酒馆后面的小巷里,傅定安的尸体被抛弃在那里,他躯干里的内脏都被掏空了,全身的皮也被扒了下来。苏雪大脑一片空白,她站在那里半晌任凭眼泪流到嘴里,咸涩的味道在嘴里蔓延。

“为什么、为什么?!”苏雪跪在地上泣不成声,傅定安是个那么温和善良的人,到底是谁这么残忍......

苏雪用在附近顺出来的床单包裹住傅定安的尸体,将他带回了事务所。她按照通讯录一个接一个的给狩鬼者们打电话,包括那些十殿阎王,宋帝王表示他立刻就会赶过来。做完了这些,还有最后一个电话苏雪没有打出去,她红着眼睛看着那个号码,那是水映遥的。

苏雪不知道她该怎么说,水姐和师父的情谊更胜父女,这对于水映遥来说太残忍了,可是她却必须要面对......

滴滴声响起,很快电话就打通了。

“水姐我是苏雪...师父出事了......他死了......”

做完了这一切,苏雪才开始重新运转大脑,以师父的实力谁能杀死他,不可能只是一般的鬼魂,难道是传说中阴阳界的那些怪物吗?她疲惫的用手捂住眼睛。

苏雪将傅定安的尸体放在冰柜里保存,宋帝王嘱咐她先不要埋葬。很快宋帝王就到了,他做了当天的飞机赶过来的,同一天到的还有五官王血链。她去了机场迎接他们,至此她一直没有休息也没有进食,比起肉体上的疲惫,精神上绷得太紧了。

“宋帝王大人,五官王大人,我是残月苏雪,是师父的弟子。”苏雪声音嘶哑的说道。

余安看着憔悴的苏雪,叹了口气道“唉,走吧,带我们去看看吧。”

......

苏雪把她见到的告诉了余安,她听说过宋帝王的名号,据说他是十殿阎王中最强大也是最睿智的存在。很快傅定安的死在狩鬼界引起轩然大波,水映遥也回来了,但是她拒绝和别人一起查,苏雪明白,水姐是想亲手找出杀害师父的凶手。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