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 其实什么都没有发生(1 / 2)

苏雪真的在和吕平下棋,吕平刚开始的时候是不太愿意的,他根本不擅长这个,不过苏雪说了一句‘五子棋连小学生都会啊’,然后他就妥协了......

“吕平前辈,你对兰德这个人了解多少?”苏雪怎么想怎么不对劲儿,这个人有时候会用一种野兽盯着猎物的眼神看着她,让她浑身不舒服。

“不是很清楚,不过余安前辈和他认识很多年了”吕平心不在焉的说道,他还在想怎么走下一步棋。吕平不能说有勇无谋,不过肯定不是个擅长智力游戏的人。

以余安的老谋深算不至于被坑吧......苏雪没法说什么毕竟毫无根据,算了这次的事情结束就再也不会见了,兰德的事让余安自己琢磨去吧。

嗯?苏雪看了一眼窗外,古尘出去了吗?好在意呢......之前自己用灵识搜索了一下冬名山鬼魂不止一个而且怨气极重,感觉不用灵能力根本不可能解决啊......

“吕平前辈你知道冬名山的真相是什么吗?”

“呵呵你想套话吗?”

苏雪撇了撇嘴虚着眼道:“我就是好奇而已,其实前辈你也不知道吧。”

吕平语塞:“嗯......”

玩了几局实在是没意思,苏雪就和吕平一起去找余安了,余安一直待在旅馆里没有出去过,苏雪也很好奇他查到哪一步了。

此时他们两个坐在余安的房间里喝茶,比起被那些土豪骚扰苏雪宁愿和余安这个老狐狸在一起。

苏雪忽然放下了茶杯不安的看向窗外,她感觉到了鬼境的产生,而且古尘也在里面,他真的一点灵能力也没用。

“呵呵你很担心他吗?”余安笑的一脸狐狸样,苏雪觉得心烦意乱,她总感觉这次的冬名山之旅不是那么简单......

废话,苏雪很想这么说,不过她还是要稍微尊重一下这位狩鬼者老前辈的:“我担心我男朋友不可以吗。”

余安丝毫没觉得尴尬,他笑道:“他确实很聪明,晚饭后他应该又去找了洛斯,现在已经撞上那些鬼中的一个了。”

吕平有些惊讶:“您是说冬名山的鬼不止一个?”

苏雪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你不知道?”

余安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苏雪:“哦?你早就知道了”

“知道什么?鬼魂的数量吗,那种事情用灵识搜一下就知道了吧。其他的我就一概不清楚了”苏雪并不清楚,万物皆有灵,而能在这各种灵中准确分辨出鬼魂的灵识是十分罕见的。

余安慢慢说道:“我收集了所有资料,然后进行了分析,知道最大限度的了解了整件事情,因此远比他知道的多。冬名这潭水,比想象中深......呵呵这样不用灵识向普通人一样调查真的很有趣呢......”

苏雪虚着眼小声道:“普通人?普通人可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法宝,这场比赛本就不存在公平啊。”

临近午夜时古尘终于回来了,他一进门就被一个叫沙巴隆斯的阿拉伯胖子缠住了,这家伙实在难缠,古尘只能任由他跟在后面,他经历了鬼境后已经推测出了真相,现在只需要最后确定一下。

苏雪没有去见古尘,他和余安的对决已经到了最后的部分,这种时候她还是和古尘保持距离比较好。她一个人去了厨房,晚餐时基本没吃多少一直在喝饮料,现在感觉有点儿饿了。

苏雪没走到门口就听见厨房传来叫骂声,接着竟然是枪响,她立刻冲进了厨房。因为不熟悉地形她没有去开灯,但是灵视在黑暗里依旧能看得清。那两个美国佬打了起来,一个像疯了一样扑打另一个,而那个人手中拿着一把□□。

苏雪在灵视下看的很清楚,那个人被鬼附身了,她具象化出长剑冲了上去,可是还没有砍下去他就晕了过去。

“怎么回事?!”呼啦啦一群人来到了厨房,显然他们都听到了枪响。

古尘打开了灯的开关,刺眼的光传来,众人都有点不适应。苏雪早在开灯前就把灵能武器收起来了,此刻两个美国佬维持着一上一下的姿势,而她站在他们旁边。

约翰站了起来:“罗伊疯了,他刚才被恶魔上身了。”

“这叫鬼上身好吗......”苏雪心里吐着槽。

古尘走到了苏雪面前:“没事吧。”

苏雪摇了摇头“没事,可惜被他逃了”

旅馆经理走了进来:“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有枪响?”

兰德笑着把他拉到了一边解释去了,不出意外他应该是打算用欧元解释......

半个小时候众人又聚集到了餐厅,约翰和罗伊的遭遇引起了他们的兴致,连苏雪都忍不住佩服他们了,一群没有灵识的普通人这么折腾居然还精力那么旺盛。

真正引起苏雪注意的既不是约翰和罗伊的遭遇,也不是是余安的推论,而是兰德。这家伙要把鬼魂抓起来,干什么养着玩儿吗?

“走了。”古尘拍了拍苏雪的肩膀,后者愣了一下跟着离开了餐厅。

古尘把苏雪带到了他的房间,苏雪坐在床上:“有什么事?”

“老余那番话是误导,我已经查出来真相了。”

“哦我懂了,好不容易查出了真相如果没人分享就明珠暗投了对吧,说吧我听着呢”苏雪很快就明白了古尘的意思。

接下来古尘所说出的简直骇人听闻,苏雪只觉得脊背发寒:“居然是这样......”

古尘又说道:“其实呢我找你来不仅是因为这个。”

苏雪还沉浸在匪夷所思的剧情了,她诧异的问道:“还有什么?”

古尘叹了口气道:“这孤男寡女的你就不想做点什么吗?”

苏雪虚着眼看着他:“你敢不敢正经点儿......”

“那行我正经点儿”,古尘突然用一种很正经的语气说道:“我想你了。”

苏雪立刻心跳加速“怎么突然说这个......”

古尘拉住她的手说道......

吕平在天快亮的来到古尘房间,他作为裁判要了解一下他们的状况,可是当他走到古尘房门前时他停了下来,因为里面除了古尘还有苏雪的灵识......这个时间孤男寡女一个房间,傻子都知道发生了什么,吕平考虑要不要等一会儿再来。

“吕平前辈进来吧”苏雪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吕平迟疑了一下,还是推门进去了,古尘和苏雪衣冠整齐的坐在床上,看到他进来了古尘十分不爽的说了一句:“来的真不是时候呢。”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