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 到底谁才是主角啊喂(1 / 2)

苏雪睁开眼睛就发现四周一片白色,很显然她又进了医院,她试着坐了起来发现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我这一觉该不是睡了一年吧......”

她当然没睡一年,从那一晚到现在不过三天而已。醒了之后苏雪只感觉到饿,周围一点儿吃的都没有,也是嘛她也没指望能有人来探望她,手上貌似滴着葡萄糖,她只能按了按床铃麻烦护士了。

“叮铃铃”按完了床铃她就目光空洞的望着墙壁发呆,其实她是在组织语言,一直以来她都非常、非常不善于开口求别人帮忙,哪怕对于对方来讲只是举手之劳。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苏雪眼神重新聚焦,她转过头说道“麻烦请帮我......”,看到来人她的话就停住了,因为进来的人是古尘。

“我怎么每次住院都和你有关啊......”苏雪转而用一种十分蛋疼的语气说道,其实她完全是在强词夺理,这两次住院都是因为她自己实力不足,只是恰巧都是与古尘一起战斗罢了。只是女人的思维,尤其是恋爱中的女人,无理取闹是很正常的,苏雪这算轻的了。

“其实呢,你完全不必管我,兰德的攻击我是有办法化解的......”古尘说的自然是之前苏雪帮助古尘结果自己被偷袭。

苏雪呵呵笑了两声,语气阴测测的说道:“看出来了,下次我再插手我就是猪。”

古尘叹了口气:“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被自己女朋友救了真的很没面子啊。”

“行了跟你开玩笑的”苏雪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她怎么可能在意那种事:“我睡了多久了?”

“三天,顺便说一下有一个自称是你师姐的人来看过你,你的衣服也是她换的。”古尘回答道。

“三天?!那种程度的伤能让我昏迷三天,水姐来了吗......”苏雪惊叹道,古尘而后那句话让她心里一暖,水映遥也是个面冷心暖的人啊......

古尘依旧一脸颓废的神情,只是却语出惊人:“你会昏睡这么久是因为我用遁甲天书中记载的法术帮你脱胎换骨,因为我也是第一次用担心出现什么后遗症,就把你弄到我工作的医院来了方便观察。”

苏雪似乎愣住了,其实她是在脑内和小助手交流。

“哦他说的没错,类似于打通任督二脉,总之你会发现自己会变的很厉害......”

得到了小助手的确认苏雪感觉内心十分复杂,她半晌才说道:“你...这不是件容易的事吧,我......谢谢你。”,苏雪吞吞吐吐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本想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过她自己也明白这是很傻的问题,因为他们都已经知道答案......

古尘面不改色其实他心里很得意:“小事情而已,对了我已经加入狩鬼者,称号开膛手,是不是该叫你一声残月前辈呢?”

苏雪哭笑不得“你就别取笑我了”,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左手打了个响指:“你已经是狩鬼者了,那就是说.....古尘我有急事要出院”,说着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掉针头就跳下了床。

“回来再跟你解释,这是欠你的祝福,虽然我的人品真的很差。”她以更快的速度吻了古尘的侧脸,飞也似的逃走了,似乎是怕对方看到她红透的耳根。

古尘站在原地笑着说道:“只是脸颊吗,还是慢慢来吧......”

......

“喂吕平前辈,能见一面吗,在事务所,好我马上就过去。”苏雪坐上出租车后立刻给吕平打了个电话,没想到对方就在黑猫酒吧。就在刚才她有一个想法,让古尘加入到案子的调查里,这个案子查了将近三个月都没有结果,如果是古尘的话应该可以......

吕平正在黑猫酒吧喝酒,他挂掉电话后武光宗问道:“谁啊?”

“苏雪,傅定安的徒弟,说有事要和我商量”,吕平忍不住感慨道:“水映遥和苏雪为了这件事都费尽心力,他泉下有知也会欣慰吧”

不一会儿苏雪就到了,吕平嘴角抽搐的看着苏雪毫无形象的大嚼着一个煎饼果子,这得饿了多少天啊,话说这个也太大了吧......

苏雪似乎明白了他在想什么,她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后说道:“这是超级至尊版,加了两个蛋两份火腿两根油条,足以让食用者体验到君临天下的快感。”

一个煎饼果子就君临天下了那些统治者会哭的啊喂......吕平很想吐槽,但考虑到作为十殿阎王的高人形象他没有说出来。

“其实前辈你就是一句话不说也没有什么高人形象啦......”苏雪又说道。

吕平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

苏雪耸了耸肩“和古尘学的。”

吕平:“......”

苏雪飞快的解决了食物后喝了口水又说道:“说正事儿,我想让古尘加入到案子的调查里。”

吕平点了点头:“其实我们也有这个想法,余安前辈很快就要回去了,他说接下来的事交给古尘就好,只是我还没想好该怎么和他说。”

“嗯那就由我去和他说吧。”

......

苏雪约了古尘下班后在事务所见面,果然对方回了一句去你家怎么样......不过苏雪已是今非昔比了,这种程度她也只当垃圾话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了,淡定的回了一句:“风太大没听清”就挂了电话。

这段时间她也问过小助手进度怎么样了,可是那货却说最后才能结算,她觉得古尘应该是喜欢自己的,理智上来讲这条线已经可以了,是时候开始攻略其他人,但是她从心里却不愿意这么做......有时候她也会想这才第一个世界,自己这个状态怎么办,其实她并不知道,她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因为......

“叮铃。”

“来了。”苏雪小跑了两步去开门。

古尘还是那个样子,乱糟糟的头发颓废的眼神,虽然外科医生工作很累,但他这个完全属于个人问题,哪怕后来成为一个全职的狩鬼者他依然是这个模样。

“嗯...脏乱差还有烟的味道,这里就是你师父工作的地方吧”古尘直接说了出来,苏雪先是一愣而后笑着说道“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你都知道什么了”

古尘先点了根烟才说道:“关于狩鬼界的事我很久之前就知道了,你的师父傅定安是S市的最高负责人,几个月前死于非命,当时联系你的状态再稍微调查下就知道了,嗯...关于这点我是出于关心,不过当时这件事不方便让我这个外人知道,所以我也当作不知道了。”

苏雪用手托着下巴:“早知道你会成为狩鬼者我就不那么费力的演戏了,那我找你来有什么事你也知道了吧。”

古尘似叹息般吐出口烟:“无非就是老余他们查了几个月也没有进展,而后在医院遇到我就想拉我下水,没想到却捡了个诸葛亮,现在借你的口让我帮忙。”

“厉害,都让你说中了。”苏雪忍不住称赞道,她随即又说道:“不过还有点问题。”

“哦?是什么。”

“我找你并不是以狩鬼者残月的身份,而是以苏雪的名义。”

古尘轻声笑了,苏雪这句话前言不搭后语,不过他立刻就明白了,他伸手揉了揉苏雪的头说道:“傅定安也算是我半个老丈人,这件事我会去查个水落石出的,不过你就不用一起查了,反正也只是帮倒忙。”

“喂!”苏雪不满的叫道“什么叫我只会帮倒忙啊!”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