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 谈恋爱不要瞒着家长(1 / 2)

愈到年底时间似乎就过的愈快,转眼间就到了十二月份,此时气温已经将近零度,但对于以前生活在很北方的苏雪来讲不算什么,只是位于南方的S市没有暖气,以至于苏雪几乎二十四小时的开着空调为全球碳排放量的增加做着贡献。

这一天是新人评估的日子,选手需要在一大早就到达指定地点,但是围观群众就不需要了,你什么时候去都行。苏雪蹲在家里吹着暖风,她在认真考虑到底要不要去围观了,这是一个拷问灵魂的选择,男朋友还是空调?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蓝精灵......”苏雪抓起手机忍不住惊讶了,居然是水映遥打来的。

“水姐什么事?见面今天?哦没事可以可以,那好一会儿见......”

“看来她已经知道了,应该是吕平告诉她的,诶,空调诚可贵,男友价更高,若为师姐故,二者皆可抛~”苏雪语气无奈的吟了一首诗,收拾收拾打算去见水映遥。

水映遥约她在事务所见面,据她所说是吕平让古尘协助她,别逗了让古尘知道免不得又要嘲讽水姐一顿,这俩人见面别再打起来......苏雪觉得心好累,到时候自己帮谁,不对自己估计只有逃跑的份儿......

苏雪推开酒吧的门,武叔摆弄着酒杯,见她进来说道:“她在楼上呢,等了有一会儿了,快去吧”。

“哦好的。”苏雪绕上二楼,她内心还是很没底,她和水映遥也有段时间没见了,她们俩的共同话题本来也只有傅定安,而他出事后找话题也变的很困难。

苏雪没有敲门而是直接用钥匙开了门,她看见水映遥孤零零的坐在沙发上,眼神悲凉。应该是想起傅定安了吧,就算在外人面前表现的再坚强她也是有着脆弱的一面,只是这一面谁都不曾看到。

“水姐”苏雪轻声道。

“你来了,坐吧。”转眼间水映遥就恢复了那张冰冷的面孔,仿佛刚才的脆弱只是一场幻觉。

苏雪走过去坐到了水映遥旁边,水映遥不想,那她就可以当作什么也没看到。

“听五官王前辈说他让一个叫古尘的新人协助调查案件,我想和他见一面。”水映遥语气淡然,苏雪内心却小小的震动了一下,果然时间拖得太久了水姐也不得不放弃单独调查了......

“嗯......其实那个家伙可能人品很恶劣,但是能力还是可以信赖的,他说的一些垃圾话水姐你就当没听见就行了......”

“他是你男朋友?”

“嗯,啊?”苏雪下意识的嗯了一声才发现不对,水映遥说的是问句但却是用的肯定语气,话题也是神转折导致她有点懵,自己周围怎么都是这种貌似可以读心的神人呢......

她完全忽略了其实她自己也是这种人。

“五官王前辈说的”水映遥似乎明白了苏雪在想什么。

吕平这个大嘴巴,丫就知道添乱,苏雪内心对他竖起了一根中指。她本来是想等傅定安的事解决了再找机会和水映遥说的,想来她也不会对自己的恋爱感兴趣,但是古尘参与到调查里她只能提前和水映遥说了,但现在被吕平这么一搅合搞的好像她是背着家长谈恋爱的中学生一样......

“嗯没错......”

“那我更要见见他了。”

苏雪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水映遥语气似变的更冷了,苏雪很快就明白了,其实水映遥是在关心她,她与水映遥不过相识数月,交集更是寥寥无几,本以为她不会对自己的事上什么心,现在看来倒是自己心胸狭隘了。真是的,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啊,我会愧疚的啊......

苏雪觉得心里很温暖可是又酸酸的,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离开,她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些感情。如果以后每个世界都是如此,她可以坚持多久呢?就算最后回了家她还是那个自己吗?

“好啊不过你得等一等,今天他去参加新人评估了。”那些念头在苏雪脑海里快速闪过,她的脸上没有任何变化,仿佛带上了一张面具。

“一个刚入行的新人就去参加新人评估,他倒是很有自信,你不去看看吗。”水映遥是不屑的,因为她知道今年有谁参加,她刚好见到了段飞,从灵识来看,他绝不是一个新人能对抗的。

“不去了。”,苏雪笑了笑:“我在这儿陪你。”,在从前,苏雪很少与同龄人走近,她又是独生子女而且父母也总是出差,闲暇时间都是陪伴着电脑和游戏机。而今水映遥给了她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她像个朋友又像个姐姐,这种温暖的感觉让她忍不住想要接近。至于古尘那边,经过多方暗示他应该是没问题的,她并不担心。

“我记得水姐你有个弟弟,已经是十殿阎王了。”苏雪把话题转移到水映遥身上去了,因为谈论自己那些编造出来的人生实在是没什么意义。

“嗯,我弟弟是现任的阎罗王,很多不知情的人以为他神秘而强大,但是实际上他的性格有些......”

后来苏雪和水映遥聊了很久,比如她知道了水映遥有一个天然又缺心眼的弟弟,比如他们父母已经失踪很久了,比如傅定安对她情如父亲。待她们告别各自回家天色已晚,苏雪想了想给古尘发了个短信告诉他自己不去了,没想到这货秒回说他真寒心顺便鄙视了一下其他选手都是渣渣。

苏雪看着短信摇了摇头,她一个人慢悠悠的走着,轻轻念道:“少年不失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如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

不知道为什么苏雪晚上失眠了,就算大脑放空她也睡不着,久违的安眠药又派上了用场。第二天早上醒来,苏雪把手机开机有两条短信,先是古尘发来的表示自己已经打入八强,对手弱爆了。第二条是水映遥发来的,古尘被默岭的堂主砍伤,正在抢救。

“靠什么情况?!”苏雪迅速穿上衣服就往外冲:“让你得瑟现世报来了吧,古尘那家伙也就在新人里得瑟得瑟,默岭堂主级别的高手他是怎么招惹上的......”苏雪话语无情但是却不难听出其中的担忧,她拦下一辆出租车甩了司机一脸软妹币:“最快的速度去中心医院。”

苏雪在前台查询得知古尘已经手术完毕转入病房,她以最快的速度飞奔过去,很多路人只看见一抹黑影闪过,苏雪没有等电梯,等她到了楼上时电梯还没有到达。她推开门看见古尘和吕平有说有笑,这一刻担忧变成了不爽,担心这个家伙果然自己脑抽了,苏雪心情微妙的变化着。

古尘看见苏雪进来瞬间就明白了是水映遥通知她的,他的表情变得十分痛苦还伴随着轻微的嗟叹声,不得不说古尘的演技足以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苏雪虽然看到了这一幕变化,但她还是忍不住走了过去坐在一旁说道:“你没事吧?”

古尘虚弱的说道:“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一旁的吕平嘴角微微抽搐,古尘的演技不拿奥斯卡真是可惜了......

苏雪第一次看到这么虚弱的古尘,她微微皱着眉:“你好好休息吧,我会留下了照顾你的。”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