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 FLAG高高竖起(1 / 2)

新人评估结束后的第二天晚上,苏雪接到了古尘的电话,对方称已经查出了傅定安案子的真相让她去黑猫酒吧一趟。苏雪现在很不高兴,非常不高兴,在古尘与贺文成的比赛结束后她意识到自己被古尘骗了,于是她一个人先离开了并短信古尘让他别来烦自己,奇怪的是古尘真的没有联系她,直到现在才打了这个电话。

“你就没有其他话想对我说吗?这时候倒是听话......”挂了电话后苏雪一个人纠结又郁闷,好吧是她不让古尘联系自己的,对方照做了可是为什么却一点都不开心呢......

女人就是这样奇怪的生物,口是心非是她们最大的特点,很多男性同胞完全无法理解自己女友或老婆的情绪变化。但是古尘不一样,他的情商是非常高的,而且他也是情场高手,怎么会猜不透苏雪那点儿小心思呢?其实他是在给苏雪一个台阶下,苏雪为了案子一定会来酒吧而不是为了他,这样她的面子就保住了,而自己也可以名正言顺的和她见面,到时候甜言蜜语再认个错就齐活了。

苏雪推开了酒吧大门,扫视了一圈皱了皱眉,水映遥为何没来?她径直走到吧台前坐下,冲黄悠和吕平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了,接着对武光宗说道:“武叔给我拿杯啤酒。”

“唉女孩子少喝点酒吧。”被无视的古尘丝毫没觉得尴尬。

苏雪轻笑一声:“来酒吧不喝酒很奇怪吧,我只是象征性的点一杯,再说喝不完不是还有你呢吗?”,她微笑着看着古尘,却莫名散发着一股危险的气息。

看上去不好办呢,不过难不倒我......古尘虚着眼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喂,你俩先别聊了,古尘快说正事,重大突破是什么?”吕平把话题拉到正轨上,黄悠也注视着他,他们俩都是被古尘一个电话叫过来的。

“这案子里的鬼只有一个,就是傅定安自己。”

除了古尘外的三个人都呆住了,这句话听起来是个病句,傅定安死后变成鬼把自己杀了?什么鬼啊......

“说人话。”苏雪皱着眉看向古尘。

“我们医院,在几个月之前,收到了一批神秘的器官,来源不明,老李作为外科主任难辞其咎,另外经手的包括院长,副院长,党支部书记等等,追根溯源查下去,就发现这些器官来自于黑市,类似于走私性质,而这些器官的主人......傅定安。”

“什么?!”吕平和黄悠异口同声道。

“怎么会......师父那么强大,我不信没有阴谋!”苏雪脸上尽是难以置信,这太匪夷所思了......

“很遗憾,事实就是如此,傅定安就是被一群普通人杀死的。今天一天我做了许多事,首先入侵了警局的网络,查了傅定安的DNA记录和验尸报告,后来又通过医院的记录查到了那批器官的去向,基本都已经用在了手术上,从那些接受治疗的患者,血型和傅定安一致,剩下一颗心脏还没有使用,我亲自去取了DNA,就是傅定安的。”

黄悠长吁了一口气:“那么凶手呢?”

“我把医院里所有知情的经手人全都严刑逼供了一番,然后顺利丢掉了工作,最后找到了一个中间人,打个半死,接着又弄到一个人的名字,再打个半死,弄到最后,我快变成独闯犯罪组织的蝙蝠侠了,终于查到动手的只是一帮十几岁的小混混,带头的事买卖器官组织里的一个小头目,他们的一贯作风就是下药动手,弃尸......

总之我已经联系了警方,这些人一个都逃不掉,事实上腿断了也没法跑,如果我不是匿名报案,警方可能已经给我搬英雄奖章了,一个人搞定了他们几年都破不了的犯罪集团。”

古尘的话说完了,大家都陷入了沉默,对于一个狩鬼者来讲这样的结局何其讽刺,傅定安就这样被自己平日里保护的普通人杀死。

太巧了,这实在是......他怎么就那么巧正好在常去的酒馆被一群不常去的小混混盯上了,就那么巧被下了药而他居然完全没察觉,如果说这一切是天意,那么善有善报,傅定安也不应该是这个结局......苏雪感觉很无力,就算强大如傅定安也难以避免这种天灾人祸。她本以为是有人与傅定安结仇而算计他,现在看来谁能算计好这一切呢,恐怕只有所谓的神有这种能力了吧......不,不对,这不是全部

“什么叫案子里的鬼只有一个?还有为什么不叫水姐过来,难道......”苏雪突然瞪大眼睛,她想到了一个非常糟糕的结论......

“没错,傅定安肯定是成鬼了,而且他的怨气绝不是一般的鬼魂可比,再者,作为‘猫爷’这个称号的拥有者,他的灵能力你们比我清楚......

从那些人至今没有遭到鬼魂的报复看来,傅定安的报复对象,也就是心中的假想敌已经变化了,他恨的不再是那些买卖器官的犯人,而是所有人,所有的普通人,那些受到他的保护,却又将他残忍杀害的人......

他至今没有动手的可能性只有一个,他在等,等一个时机,一个可以实施对整个S市,甚至是全天下人报复的机会......”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