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雨夜、鲜血、回忆(1 / 2)

“在山的那边海的尽头,有一座蓬莱仙岛,岛上四季如春钟灵毓秀,堪称人间仙境。而在这座岛上仅有两个和尚,一个老和尚,一个小和尚,这两人相依为命、恩爱和谐,一同修行提高自己的境界。只是小和尚总是问老和尚:“爸爸,我的妈妈去哪儿了呢?”,而老和尚......

“卧槽什么鬼,这故事越来越丧病了啊。”苏雪忍不住嘴角抽搐,她越来越难以直视这广播剧了,为什么蓬莱仙岛上会住着俩和尚啊,佛道混淆也就忍了,还他喵的双修......双修就双修吧,还是父子......这种东西到底是怎么通过审核的啊,也太重口了......

此时仅围着一条浴巾的樱默默的站在一旁,被迫听着这毫无下限的广播剧,作为除去她以外唯一的女生,这个叫苏雪的女孩把她带回了自己家,对此樱并没有疑议,虽然她对苏雪还有戒备,但这既然是少主吩咐的,她只要照做就好。她被苏雪带了回来后第一件事就是被塞到浴室里洗澡,只是这个浴室的结构有点猎奇,半天水也不出来只好让苏雪来弄,而不一会儿随着热水流出来,这个广播就开始自动播放了。

“这是......什么?”身后传来樱冷淡而生硬的日语。

“啊?”由于槽点太多,苏雪正沉浸在对广播剧的吐槽中难以自拔,而樱的存在感又太低,一时间她几乎忘记了旁边还有个人。“哦这个啊,我把热水的开关和广播线路接到一起了,本来想着洗澡的时候可以听听音乐,谁知道尽播一些内容猎奇的广播剧,每次都能刷新下限。”苏雪十分鄙视的说道,其实她内心还是挺佩服故事的编剧的,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些故事也挺有趣的,当然她是不会说出来的。

“行了搞定,你先洗吧,这个广播剧我也关不掉,你先忍忍吧。”苏雪站起身,走向了樱。随着浴缸里的水位上升,雾气开始弥漫,樱点了点头,褪下浴巾向浴缸走去。

苏雪毫不掩饰的扫视着樱的身体,后者像没看见一样自顾自的坐到了浴缸里,苏雪叹了口气退了出去。

樱是个杀手,她只会杀人,她并不擅长揣测人心,苏雪为何叹气她不明白,但那对她也并不重要,与苏雪百转千回的心思比起来樱要单纯的多,在门关上的前一刻樱听见苏雪平淡的声音:“不嫌弃先穿我的衣服吧,不过就算你嫌弃也只能穿我的了。”

浴室内风光旖旎,传出的声音更是令人遐想,浴室外苏雪坐在电脑前调出了樱的资料,她朝浴室的方向瞥了一眼:“我怎么感觉这个气氛很奇怪......”

把那些不和谐的念头抛在脑后,苏雪稍微认真了些去显示器上的文字,结果却令她很失望,记录并不多,寥寥几点。樱从小流落在阿富汗,九岁开启了言灵并成为了一名杀手,后来惊动了远在日本的风魔家就被带了回来,但是回来不久就被弃用了,被分配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工作,直到今天。

一直听说日本是个严谨的国家,但眼前这份资料就配不上严谨二字了,樱在阿富汗的过去仅用“她是个优秀的杀手”一笔带过了,关于她的行动完全没有描述。在她看来,任何组织都是一个多面体结构,而构成它的点正是组织里的各个成员,为了保证结构的完整性,每个成员的一切都要能显示出来,保证能在必要的时候加以利用或是......威胁。

蛇歧八家的内部人员倒是编制的井井有条,有着日本的风格,但是那些外围成员,比如打杂的、扫地的、送水的等等,则几乎被忽略了,更别说那些依附于本家的各种组。日本的地下世界鱼龙混杂她也知道,死对头猛鬼众确实让人头疼,但这并不能成为散乱的理由,否则哪一天被人从背后捅一刀都不知道。

听说本家出巨资修建了一座大厦,作为管理组织,只是这座大厦还没有竣工,也不知道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想到这里苏雪无奈的叹了口气,她总是犯这个毛病,想的太多,这些事还远远轮不到她来操心。

关于蛇歧八家的未来这种事,源稚生作为少主都不是很上心,自己就别干那些皇帝不急太监急的事了。苏雪转身看了眼浴室,嘛先把眼前的事解决吧。

话说,总觉得源稚生对家族的事很冷淡啊,特别是执行任务的时候,果然和那一晚的事情有关吗......

苏雪又想起了那个小镇,那时她刚刚来到这个世界,可是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记忆传输到一半就停止了小助手也消失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先待在那里。那个小镇叫鹿取,是一个很小的地方,她在那里待了数月,靠给一家饭店打工为生,就在她以为自己会一辈子在那里过着种田生活时,那场连环凶杀案破坏了平静,而她至今也无法忘记那个夜晚所见到的一切。

......

这一天是鹿取神社“巫女祭”的日子,很多城里来的女孩儿来到这里学习巫女课程,苏雪决定今晚去神社守株待兔,那个专门猎杀漂亮女孩的变态杀人狂不会放过她们的。

苏雪这么做也是没办法的事,短短三个月已经有十三个女孩儿遇害了,她们全都神秘失踪,她怀疑这个世界是不是也有什么神秘力量,她好歹也是个前狩鬼者,就算不能使用灵能力了,她的能力也比那些警察要强,况且她自认为长的还算过得去,天知道那个杀人狂会不会对自己下手,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

这一晚偏偏下起了暴雨,苏雪看着屋外滂沱的大雨任命的叹了口气,扔掉伞走入雨幕里。雨水很快就打湿了她的黑衣,彻底湿透了之后反而没觉得有不适感,她的脚步快速而轻盈,看起来就像一个黑色的女鬼。

苏雪的脚步停在了神社的大门前,巡逻的警察增加了很多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她,苏雪摇了摇头,这要是那个杀人狂来了估计很快就得手了。此时一道闪电闪过短暂的照亮了前方的供奉殿,随即就是轰鸣的雷声,庄严肃穆的神社此刻却散发着阴森的气息,苏雪打了个寒颤,她对自己说是因为太冷了,她不愿意承认此刻自己有点怕了,开什么玩笑她可是见过那么多厉鬼的,一个杀人狂而已有什么可怕的呢?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