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 来自星星的海螺姑娘(1 / 2)

七月流火、霜月将至、冰雪满天、春起樱落,时间在不经意间流走,转眼间半年过去了,这半年来没有发生什么大事,一切都按部就班的进行着。因为源稚生不在,他的几个跟班自然不需要一起行动,樱还在风魔家接受训练,乌鸦和夜叉经常厮混在一起,至于苏雪一直都是一个人行动,因为没有人愿意与她合作。

没错,日本人遵从着近乎苛刻的礼仪,都二十一世纪了还动辄鞠躬下跪切腹,但是这些与苏雪无关,她心里根本没有丝毫敬畏。半年的时间足够她熟悉周围的一切,最初的神秘感荡然无存,她也不必再小心翼翼,因为她发现大家都不是很厉害的样子,就算是源稚生也未必比她强哪儿去。

没有人愿意与她合作是因为苏雪一旦进入战斗状态就只会信任人自己,其他人的建议在她面前就如同一个屁......这点源稚生并不了解,因为源稚生一般都是独自解决目标,苏雪他们根本不用出手

苏雪与队友产生分歧时一向是“一意孤行”,但事实证明她总是对的......而在事情结束后队友还要接受她惨无人道的侮辱......久而久之就没人愿意与她共事了。或许你会问难道队友们就这么忍受她了吗?事实情况是因为实力是一切的基础,特别是蛇歧八家奉行强者文化,她够强,他们也没办法......

但是抹杀堕落的混血种毕竟只是支线任务,苏雪没有忘记自己的主线任务——刷好感度,获取他人的感情。因为与小助手失联,她根本不知道谁才是她的攻略对象,不过也因此这个世界成为她的一个绝佳的练习场所,她经常变装去东京的各个街头尝试如何与不同的人搭讪,刚开始很尴尬,其实到现在她还是感到很尴尬......这让她尝尽了人间百态,同时也磨练了脸皮的厚度。

苏雪不知道未来的攻略对象会是什么样的人,上到八十岁下到八个月的男女老少都可能是她的攻略对象,所以未雨绸缪还是必要的。苏雪表示不就是节操吗,扔就扔了吧......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走,天气逐渐热了起来,终于到了苏雪最讨厌的夏季。苏雪就是这样奇怪的人,零下四十度她可以忍受,零上二十度就要死要活,以往这个季节她可以蜗居在空调房里躺尸,但是加入了执行局后鲜血与汗水就充斥着她整个人生。

这一天是难得的调整期,所谓的调整期用官方的说法就是“在连续的杀戮后洗涤心灵的日子”。由于某些大家都懂的原因苏雪所执行的大多都是A级和A级以上,例如抓捕一些极度危险的混血种、潜入某个窝点、抹杀死侍......书上说接连不断的杀戮会迷失人的心智,就算是职业杀手也需要休息,所以苏雪在执行了一定的任务后可以有几天的时间什么也不用做。

苏雪仰视着眼前这幢摩天大厦,铁黑色的玻璃包裹着整栋大楼,在周围的灰色楼群里显得格外的森然肃穆,一条高速公路竟然从大楼中间穿过,让人不禁想到那些盘踞在老家不肯走的钉子户......

这幢大厦就是源式重工,对外是黑道的管理中心,里面存储着整个日本黑道的资料,有超过两千人轮流工作,帮助处理大到帮会冲突小到保护费上涨......当然外人不知道的是源式重工实际上是卡塞尔学院——日本分部的办公中心,苏雪所就任的执行局就在其中,里面更是藏着连学院都不知道的秘密......

“呵,偌大的日本分部却堆给我那么多A级任务,还调整期......老子欠你们的啊。”苏雪垂下眼睑,掩去了里面的冷漠。

她快步走入大楼里,看上去就像一个普通的上班族一样。一年过去了,她不禁对现在的生活感到疑惑,她为什么要成为黑道呢?她又有什么理由去做那些危险的任务呢?从前她还是狩鬼者时虽然也是过着危险的生活,但那是出于任务的需要,而且那也可以给她心灵上的满足感。现如今忽然就成了反派,还陷入了莫名其妙的责任中,她又不是混血种这到底关她什么事啊......

她也不是没想过离开,但总感觉缺了点儿什么......比起离开她更想找到一个理由,一个可以让她留下来的理由。

苏雪走入自己的办公室里,而隔壁就是源稚生的办公室,只是源稚生现在还在上学,他也只在大厦剪彩的时候来了一次,现在里面没有人,偶尔苏雪等人会去擦擦灰。其实作为助理乌鸦也好夜叉也罢,甚至是樱也表示自己不需要办公室,但是苏雪却强烈要求说自己很需要,没有人知道她在里面干些什么.......虽然苏雪武力值很高,不过她一直认为自己是个脑力工作者,她需要一个地方来存放自己的灵感们......

这里面积并不是很大,门对面是一张办公桌,桌子上放着一台电脑和一堆写满字或者奇怪符号的纸,看上去凌乱不堪但是这样苏雪反而可以在需要的时候找到自己要的东西,如果摆放的整整齐齐她反而会不自在。

进门后可以看到在靠在右边的墙的位置有一张沙发,看上去十分柔软,上面还有几个抱枕,看上去很适合躺上去睡觉。沙发旁边是一个小书架,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上面什么正经的书都没有,全是一些杂志周刊和游戏手办......这个房间最诡异的就是在沙发和书架对面的墙上居然有一面几乎覆盖整面墙的大镜子,可以清晰的照射出房间里的任何景象。

“嗯?这是什么?”苏雪一进门就看到在桌子上有一个陌生的东西,那是一个木质的矩形盒子,她打开一看里面居然是一把剑。

“这是......”里面还有张字条,上面写着“yuki”,好吧这证明了这东西确实是给她的,只是谁送的能不能留个名啊......

苏雪陷入了沉思,她的脑海中迅速列出一个清单,里面包含了她在这个世界全部交好的人,但是没有一个人有道理做这件事啊……送把剑不算什么,问题是她有和别人提起过自己是用剑的吗?而且不留名又算什么?

“嗯……知道我心中所想,而且还不留姓名”,苏雪眼神一凛:“难道是……海螺姑娘?”。她恍然大悟,这就对了,虽然海螺姑娘只是个传说,而且还是中国的传说,但不代表日本没有嘛。连鬼神都是存在的,海螺姑娘的传说很有可能是真的。

“你一个人笑什么呢?”

“唉,我真怀念一年前那个不善言辞的你啊,当初的你多萌啊。”苏雪看着来人面露无奈。

樱当然记得最开始见到苏雪时自己因为太过于拘谨被她嘲笑了很多次,特别是在那个酒吧……不过她是不会接这个茬的,她把一个档案袋递过去:“你的任务。”

苏雪接过档案袋,打开后取出一张纸来,她看到第一行字就笑了:“呦,真不把我当外人啊,又是A级任务,我看多半的A级任务都被我接手了吧。”

“你有着从未失败的履历,A级任务危险度极高,一般人难以完成,而且……”

“而且我没有背景,死就死了,那些大少爷大小姐出了事不好交待是吧?”苏雪自嘲的说道。

樱显然没想到她苏雪会这么说,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她该说些什么。没错,苏雪所说的并没有错,高层确实有这种想法,而大家心里也都清楚,只是考虑到大的利益没有人会说破。每个组织都有着阴暗的一面,而这还只是十分微小的一部分。

“别露出那种苦恼的表情啊,我既然留在这里自然会遵守潜规则,要知道我可是很善解人意的,而且换做我是他们,我也会做一样的事情的。”苏雪语气随便,她并不会因为这种事生气,相反她还挺高兴的,某种意义上这说明了领导人还是有脑子的。

不过接着看下去很快皱眉的就换成苏雪了,她把有字的那一面朝向樱,用手指着执行人那一栏说道:“那么给我解释一下吧,这是什么意思?”

她之所以这么情绪化是因为这一次的任务和以往的有些不同,她单独执行任务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理由前文已经说过了,别人不喜欢她,她更懒得理他们,而这一次执行人居然有两个,而且那个人她还不认识,这个叫樱井绫人是哪根葱?

樱特地来这一趟正是因为要给苏雪解释这一点,上面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居然派了个刚从卡塞尔留学归来的新人和苏雪一起执行这次的任务。按照常理来说第一次执行任务级别不会超过B,而且领队的人也应该是更加稳重的人。

“樱井绫人,男,24岁,血统A级,樱井家现任家主的弟弟,卡塞尔学院2004级,三天前刚刚加入执行局。”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