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 那一夜,你没有拒绝我(1 / 2)

“碧草青青花盛开,彩蝶双双久徘徊。”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延的青山脚下花正开。”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蓝精灵。”

“残酷な天使のように,少年よ神话になれ。”

“AreyougoingtoScarbhFairParsley,sage,rosemary&thyme,Remembermetoonewholivesthere,Sheoncewasatrueloveofmine。”

“那一夜你没有拒绝我,那一夜我伤害了你~”

源稚生是在杂乱的歌声里醒过来的,那是由中文、英文、日文......各种语言混杂在一起的歌曲串烧,很快他就意识到那是苏雪唱的......

说实话,苏雪唱歌实在算不上好听......她本人是有一定的音乐功底的,她会拉二胡,会吹笛子和洞箫,但会乐器不代表也会唱歌,她就是很好的例子——高音上不去,低音下不来。苏雪很少唱歌,因为她也知道自己的歌声只会让人丧失生活的动力......

“新的风暴已经出现,怎么能够停止不前,穿越时空......”

“雪,我们在哪儿?”源稚生发现自己身处一片黑暗之中,他摸了摸地面和背后,触感是阴冷潮湿的岩石。

“一个山洞中。”苏雪停止了精神污染般的歌声,她往源稚生身边挪了挪:“少主你头还疼吗?我发现血流了一会儿就不流了,你自愈能力不错诶。”

源稚生“......”

源稚生知道自己自愈能力强,但被苏雪说出来就感觉很奇怪,他摇了摇头表示没问题,紧接着问道:“发生什么了?”

苏雪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我亲爱的大少爷,让我从头开始说起吧。”

源稚生没有点燃黄金瞳,所以他看不到苏雪的表情,但他知道苏雪生气了,她只有在生气的时候才会用这个称呼调侃他。

“在你释放言灵前我察觉到即将发生地震,你也知道王权的效果就是对大地施以重压,而地震时地层断裂脆弱,如果再叠加你的言灵就会产生很可怕的效果,所以我才让你停下来,但是你完全没听进去呢......总之实际效果就是六级地震叠加王权,那画面太美你完全没看到......”

源稚生轻声道:“抱歉。”

“某种意义上也能说明你人品够差的,偏偏在那种时候地震。”

“然后我们就被......活埋了?”

苏雪陷入了回忆模式,眼神凄凉:“哪儿有这么简单,后面的故事更加酸爽......

你第一时间就被落石砸晕了,吓了我一跳,如果你出事了回去樱还不得让我切腹啊,不过还好只是脑震荡而已不会危及性命,然后我就抱着你想找一个空旷地带等余震过去,可是我还没走多远呢就听见有奇怪的声响,我他喵的抬头一看居然是泥石流。

我就知道!论人品差我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没办法我只好往上跑,可是抱着一个大男人还要拿着三把武器我也没办法跑太快,说到这儿我挺佩服索隆的......咳扯远了,还好半山腰有一个山洞,我就进来了。我前脚刚进来一块巨石就与我擦肩而过,然后洞口就被堵住了,我尝试推开它但不行,还好有一些缝隙,我们不至于被憋死。”

苏雪说完了,源稚生沉默半晌才说道:“你不应该带上我,如果是你一个人是可以离开的。

苏雪愣住了,她倒是第一次遇到有人提议放弃他自己的,在灵视的作用下她可以清楚的看到源稚生的神情,她知道他并不只是说说而已,他是认真的。

“我只是尽可能做出不会让自己后悔的决定而已,如果某些所谓正确的决定只会让我难过,那我宁愿不要。”

“我死了你会难过吗。”源稚生似乎是在问苏雪,又仿佛是在自言自语。

“我一直觉得别人在我葬礼上哭是件很傻逼的事,但是一个人都没有的话我又很尴尬,所以我对别人说如果我死了不要举行葬礼,这样他们不用变傻逼我也不用尴尬了。所以啊,你要珍惜每一个肯在你葬礼上哭的人,那些人甘愿为你变成傻逼。”

源稚生低头沉默着,自己的葬礼上谁会为他哭呢?有这个可能的人就已经是寥寥无几了。

一时间山洞里十分安静,时间的流逝仿佛变慢了,苏雪在心里读秒来计算时间,但即使明知道才过去一个小时,她仍觉得像过去很久了一样。

“其实我没有大爷,源家只有我一个人了。”

苏雪正在用左手和右手猜拳来打发时间,源稚生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让她很迷茫,这是什么话题?不过很快她就想起来了,是那句“我是你大爷”......

“你听得懂中文?”苏雪有点惊讶,那句话分明是一句标准的国骂。

“在卡塞尔学院学过。”

“原来是这样......不对!你在取笑我?”苏雪难以置信的说道。

“呵......”源稚生轻笑起来,算是承认了。

苏雪也笑了,没想到她也有被挪愉的一天。

“头晕的话我可以给你当膝枕哦。”苏雪不怀好意的说道。

“被你看出来了。”源稚生无奈的说道。

“脑震荡可不是那么容易痊愈的。”

“没关系,我撑得住。”

源稚生的确很难受,但他不能躺苏雪身上......过了有一会儿苏雪也没有说话却不断传来“刺啦”的声响,源稚生疑惑的问道:“怎么了?”,接着他点燃黄金瞳想一探究竟......

“啊别别别,我没穿衣服!”苏雪慌忙的抓起一旁的风衣挡在胸前。

“对不起!”源稚生迅速熄灭了黄金瞳并把头转了过去,其实他完全没必要多此一举,因为如果不点燃黄金瞳在这种黑暗里他什么也看不见,但即使是这样他也感觉自己还能看到那不该看的东西......

“没什么你不用那么激动......”苏雪满头黑线,果然她和源稚生都是幸运E,怎么什么倒霉事儿都能碰上。

“你......在干什么?”源稚生声音很不自然,话刚出口他就后悔了,这简直就是在提醒自己去想那一幕一样......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