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 便当领好(1 / 2)

‘山洞活埋事件’之后苏雪又恢复了自由身,因为她十分狗腿的对源稚生说自己的人品低外貌低节操低,这种三低人士带出去实在是降低少主你的逼格,所以她还是单干吧。她baba说了一堆,毫无保留的把自己黑的狗血淋头,源稚生大概是忍受不了她的精神污染了,总之他同意了。

苏雪这么做的原因之一是她特立独行的习惯,而更重要的是她想让源稚生冷静一下,因为她依稀感觉事情似乎向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经过这几年的训练苏雪的情商早就开窍了,有些事情她很容易就能看出来。在这个世界能入她眼的人用两只手就能数过来,而因为那个原因她对源稚生一直很在意,而这就很容易会使他产生一种错觉,再加上那销魂的一晚,有些东西很容易就变质了……

但是这并没有使事情好转,还颇有种距离产生美的感觉,有时她去交报告或者送咖啡的时候源稚生绝对会多看她几眼,渐渐的苏雪心里也从没底到有底了。这种事情没必要逃避,他不就是盯着她看吗,她再看回去不就行了吗……

于是偶尔其他人撞见源稚生和苏雪时就会发现这两个人会像卡頻了一样互相对视……

气氛就这样从尴尬变成了好笑,而苏雪正在做的一件事很可能会打破这个平衡,但她不得不这么做。

苏雪正面临着人生最大的挑战,她正在制作灵器。

初阶灵器对材料并没有什么要求,一草一木一花一石都可以成为其载体,制作者只要掌握了灵能力的高阶运用就有很高的把握可以完成制作。

但这前提是制作者知道方法,如果连方法都不知道何谈制作呢?

苏雪就是一个完全没学习过灵器制作的灵能力者,她当初担任狩鬼者的时间太短了,短短半年时间还发生了那么多事,就算多天才也不可能面面俱到。苏雪当年靠着自己开挂的记忆力愣是把傅定安的道德经和古尘的遁甲天书给背了下来,过了这么多年她居然也没有忘,但是她回忆了一下发现完全没有用,这两本古籍里都没有提及灵器的制作……

苏雪就是一个完全没学习过灵器制作的灵能力者,她当初担任狩鬼者的时间太短了,短短半年时间还发生了那么多事,就算多天才也不可能面面俱到。苏雪当年靠着自己开挂的记忆力愣是把傅定安的道德经和古尘的遁甲天书给背了下来,过了这么多年她居然也没有忘,但是她回忆了一下发现完全没有用,这两本古籍里都没有提及灵器的制作……

但是苏雪没有就此放弃,她十分豪迈的给自己定下了一个目标:自己创造制作方法。

为什么说这个目标豪迈呢……这么说吧,这个难度就好比笛卡尔创立了坐标系,而苏雪立志成为灵能力者中的笛卡尔。

这一摸索就是将近两年。

两年来她失败了多少次她自己都记不清了,大概不少于爱迪生试验灯丝的次数,刚开始单纯的愿望慢慢演化为一个执念,饭可以不吃,实验不能不做。

也许是她人品突然爆发了,也许是她的毅力感动上天了,也许是作者拖字数拖够了……总之她成功了。

她看着手中的小物如释重负的长吁一口气,那一瞬间她差点没哭出来,她把东西收了起来,打算找个时间送给他。

这个东西是要送给源稚生的。

她欠源稚生的太多了,从山洞回来后她就一直想做点什么,最后决定做一个这个世界独一无二的灵器给他。刚开始她有些忐忑,她这是在打擦边球,禁制说不能用灵力对这个世界的任何东西产生直接影响,而灵器作为一个载体产生的是间接影响,到底她赌赢了没有还要看她把东西给源稚生后她会发生什么。

初阶灵器也具有辟邪和净化的力量,一般鬼怪不敢轻易接近,而对于死侍这种画风不同的生物,苏雪亲测也是有效的。而这个灵器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当源稚生带着它时苏雪就能知道他的具体位置。

苏雪当然不是为了跟踪他,她也没有那种爱好,有了这个东西源稚生再被活埋她就能快速找到他。

这是因为灵能力者只能准确找到具备灵识的生灵的位置,而普通人的灵魂千篇一律,在苏雪眼中普通人的灵魂犹如空气中随处可见的尘埃,能够看到但不能识别,即使是所谓混血种的灵魂也与常人无异。其实在她看来一些混血种很为自己的血统骄傲是件很可笑的事,特别是这种骄傲还源自于他们一心要消灭的龙族,强大的混血种也好堕落的死侍也罢,他们的灵魂是平等的。

这一天得知源稚生一整天都会泡在办公室里,她准备了一个盒子把东西封了起来,拿着就去了隔壁,她可不打算像他那样暗地里把一切都做完了,既然是好意那就没必要藏起来。

苏雪走到隔壁敲了敲门,听到了‘请进’后她转动门把手,推开了门。

门打开后苏雪并没有立刻进去,她和夜叉那个没大脑的家伙不一样,她习惯于在走入任何封闭空间前花费一点时间把整个空间快速扫视并分析一下,而这种办公室有两秒就足够了。

也多亏她有这个习惯,办公室里不止源稚生一个人,一个美丽的女人坐在紫檀沙发上,她的旁边还站着两个身形魁梧的黑衣人,显然是她的保镖,而这个女人苏雪也认识,樱井家现任家主,樱井七海。

家主间的谈话显然没她什么事儿,苏雪低头道:“抱歉,我稍后再来。”

她话音刚落源稚生就开口了:“不必,雪你留下来吧。”

why?苏雪心中莫名,但是这种场面她当然不能问,于是她只能关上门走到源稚生身后站着,就像那两位黑衣人。

气氛十分诡异,樱井七海面容哀愁,那种沉重感仿佛实质化一般压的人喘不过气来。苏雪暗想难不成是家族终于对源稚生逼婚了?日本人结婚有多早她也是见识过的。

“世事造化弄人,生死之事谁都无法避免,但家母悲痛欲绝,还请少主查出真相。”樱井七海说道。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