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福尔摩雪(1 / 2)

电梯门打开的时候樱和乌鸦的视线正好撞上,乌鸦阴沉的脸色不禁让樱感到疑惑,她走出电梯的时候问道:“怎么了?”

乌鸦没有乘上电梯,他想到自己刚才的经历觉得还是不要让樱重蹈他的覆辙比较好:“雪今天吃错药了,攻击性极强,像条疯狗一样逮谁咬谁,我刚被她喷了个狗血淋头。少主也不正常,说句话比挤牙膏还费劲,一个人在那儿抽烟发呆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如果不是必要的事我建议你最好不要惹他们。”

樱想了想,少主先不说,雪这个样子倒有点儿像失恋……等等,失恋?

“我大概知道是为什么了……”她拿着档案袋的右手不自觉的用力了些。

“我可不想知道,总之在她冷静下来之前我尽量远离她。”乌鸦摇了摇头,“话说樱你是来找少主?”

“不,我就是来找雪的……我有东西急着给她,先走了。”樱说道。

“那祝你好运吧……”乌鸦目送着她的眼神沧桑。

樱路过源稚生办公室门前的时候多看了一眼,门是开着的,源稚生站在窗前背对着她,但是仅凭空气中的味道就可以判断他一定抽了不少烟,迟疑只是一瞬间的事,很快她就来到了苏雪的门前。

门也是开着的,苏雪趴在桌子上,她刚走上前还没来得及敲门苏雪就开口了:“送个资料也能这么慢,你知道效率两个字怎么写吗。”

果然和乌鸦说的一样,苏雪连头也没抬所以她根本不知道来的人是谁,换句话说即是此刻是少主也会被她骂,真是无差别攻击。樱敲过门才走了进去:“抱歉,去取尸检报告所以有些迟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苏雪才坐起身来:“有点意外,没想到会是你。”

“刚好顺路。”樱把东西放到桌子上,她根本不顺路,而是受人之托,刚才在档案处她被人拦下说是要拜托她把樱井绫人的档案拿给苏雪,对方显然不愿意接近苏雪,而她也很清楚这是为什么,因为苏雪的名声……并不太好。

苏雪立刻打开档案袋开始翻文件,任务内容、尸检报告以及一些不负责任的推测,加起来也就十张纸而已,一分钟她就看完了。

“呵,这法医是喝双氧水长大的吗?鉴定结果居然只有一处致命伤。”

“雪……”樱有些无奈,“吉田先生是本家最好的法医,几十年来从未出过错误。”

“前几十年未出错不代表以后也不会,只是概率大小的问题而已。”苏雪不屑道,“尸体已经入殓,凶手还未找到就入殓了,樱井家这群人是不是先天性额前叶缺失?”

樱脊背有些发寒,以苏雪的作风她该不会要去开棺吧……

“雪,你不要乱来。”

苏雪正在一张白纸上勾画些什么,听到樱这句话她停笔说道:“放心好了,我没有医学的专业知识,不会去挖尸体的。”

樱沉默了,苏雪的意思是如果她有专业知识她就会去挖尸体的……

“雪,你还好吗?”

苏雪皱眉:“我当然好,你遇到乌鸦了吧,哼,不用想都知道他说了什么。你们大可放心,我很冷静,至少我看出了那帮蠢货都没发现的问题。”

“什么?”

“推论有待证实,如果警示厅那群脑满肠肥的饭桶能在大脑腾出百分之一的位置存放一下他们的智商,那么这件事很快就会结束。”

警示厅这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疑惑归疑惑,樱并没有再问苏雪,这件事自己帮不上忙,她该告辞了。

“我就不打扰你了,再见。”

苏雪似乎是想让樱放心,她难得笑了笑:“再见。”

樱走后苏雪给一个叫坂本若的人打了个电话,让他把一些资料传给自己,顺便安排自己去樱井绫人的死亡现场勘察一下。这个坂本若是她在街头搭讪时认识的,巧的是他不仅是一个警/察,还是家族在警示厅的内线,蛇歧八家不仅是混血种家族,还是日本最大的黑道,在警察那儿有卧底也是正常的。

联系好了之后苏雪重新梳理了一下案情,之前在同一个区域发生了三起奸/杀案,死者均为中年女性,杀人后凶手放火焚尸。凶手作案神不知鬼不觉,拖了一个月警方也没查出什么,本家认为是混血种作案,于是派了樱井绫人去查,他应该也是查出什么来了,因为在一处相似的奸/杀案的现场发现了他的尸体……

苏雪看过执行局给樱井绫人的那份任务说明后都快笑出来了,犯人的身份不确定,受害者的信息没有说明,仅凭“连环杀人,警方无法抓捕凶手”就能判断是死侍作案?蛇歧八家已经草木皆兵了,他们对死侍太敏感了。

传真机工作起来,苏雪向坂本要的东西已经到了,这些资料是关于那四个受害者女性的,详细却也琐碎受害者的照片、年龄、工作、住址、家庭情况,甚至是星座血型等看起来莫名其妙的信息。苏雪快速翻阅了一遍,然后……她真的笑了出来。

“哈哈哈……这帮蠢货,闲的蛋疼是吧,这他妈的根本就不是死侍做的啊!”

可是她笑的却越发悲凉。

她用手捂住眼睛,可是终归也没有湿润,再放下手时她的面容已经恢复平静,她叹了一口气:“把事情查的水落石出再去坟前嘲笑他吧……”

苏雪本以为这个案子会很复杂,但事实上很简单,四个受害人有着极其相似的特征:在外貌上她们都是齐耳短发,年龄均为三十岁左右,并且都是独居的单身女性。四个受害者都是白天的时候在家里被杀死,然后被焚尸。

这分明是有目的性的连环杀人案,犯人与这种女性的原型有着紧密的联系,他应该只是个普通人而已,有谁听说过死侍找猎物还会这么仔细的筛选的?有谁听说过死侍杀人后还会倒上油焚尸的?

而普通人有可能杀死樱井绫人吗?答案当然是可能的,如果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近距离刺中要害,就算是混血种也必死无疑……

引起苏雪注意的是被害人的尸检报告,因为它实在是……猎奇。第一起和第二起因为房屋是日式的传统木质,所以被烧的干干净净。第三起和第四起是别墅,所以留了个全尸,无论是尸体还是房子本身。

其实说是奸/杀案,但也只是推测而已,根据尸检报告显示只有第三起案件的受害者可以确定是被强/奸了,她说虔诚的基督教徒,也就是处女,尸检报告证实了她的处/女/膜被破了,但是却没有在她的体内发现精/液……

这是为什么?苏雪的第一反应是犯人阳/痿,但是阳/痿的人一般不会选择强/奸啊……

而第四起案件的受害人虽是单身,但是她是有男朋友的,并且她的前男友也证实了她并非处女,所以她是否被强/奸了也就无法证实了。

除了性/侵/犯,受害人还有被殴打过的痕迹,但是同为死者的樱井绫人身上却只有一处致命伤,这就说明了犯人绝非无差别杀人,显然樱井绫人只是意外情况。

整理了这些书面资料后苏雪出门去往发现樱井绫人尸体的地方,也就是第四起案件的案发地点。

苏雪来到第四起案件发生的地点,这是一幢小型的二层别墅,有着独立的花园,占地面积并不大而附近就有着其他相似的别墅。死者单身,与邻居关系一般,平日里总是一个人进出,所以如果有陌生人进入一定会引起邻居的注意。

苏雪查看了附近的环境并且拜访了几家居民,心里有了一定的了解后她走进了这幢死寂的别墅。

“你谁啊?”苏雪挑眉看着站在门口的这个年轻男人。

为什么她问的如此理所当然……明明他才是应该这么问的人啊!“我是河内警官,坂本前辈说有一个要勘察现场,让我在这里接应一下。”河内还有一句话没说,没想到是这么年轻的女性……

“哦,坂本的马仔啊。”苏雪路过河内走进了别墅。

“马仔是什么……我告诉你不要乱说话……”

“不是马仔难道是马子吗?”苏雪冷笑。

河内听了后愣了一下,然后坚决的摇了摇头……

“火是从哪里烧起来的?”苏雪在一楼转了一圈后问道。

“前三起案件无法确定,但这起可以确定是从一楼。”河内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很自然就回答了。

“那尸体被发现时是在哪里?”

“二楼卧室的床上。”

“尸体有移动过的痕迹吗?”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