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啊朋友再见(1 / 2)

苏雪摊在办公室里等着坂本若把调查结果发给她,而无论什么时候等待永远是一件令人焦躁的事,很快百无聊赖的苏雪就坐不住了,她连手机都没带就出了门。

没带手机是因为她不想被别人知道自己的行踪,因为如果带着手机,以某人的权限很容易就能利用辉夜姬那台超级电脑来定位她,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要去往何处。

苏雪去了樱井绫人的墓地。

按理说樱井绫人的骨灰应该被安放在神社里,但由于樱井绿的个人信仰,樱井绫人并没有被火化,他的尸体被葬在公墓中。

这片墓地坐落在郊区,空气自然要比市区强一些,而且这个季节周围绿树成荫,所以环境也算是不错了。

“这里风水不太好啊。”作为前·专业人士,在这种地方苏雪第一眼注意的总是这种玄乎的东西,即使已经离开了曾经作为狩鬼者生存过的那个世界,但是她的身上依然有很多它留下的印记。

苏雪所说的风水问题包括这里几乎全部的山、植、水。所谓风水,风指元气和场能,水指流动和变化,在最开始谓之风水,得水为上,藏风次之。在漫长的发展中,风水学也分为多个流派,大体分为形势派、理气派、命理派,而前两者又可以分为多个小流派,所谓奇门遁甲就是属于理气派。尽管各个流派都有着不同的理论,但都必须遵循三大原则:天地合一原则,阴阳平衡原则,五行相克原则。

所谓:

乾山乾向水朝乾,乾峰出状元;

卯山卯向卯源水,骤富石祟比。

午山午向午来堂,大将值边疆;

坤山坤向坤水流,富贵永无休。

而这里……

仅有背面靠山,其余三侧通达,看似一片光明,实则使风乘势而入。而这些绿植表面上美化了环境,但别忘了这里是墓地,是阴宅,搞了这么一堆生气极重的东西在旁边简直找死……至于水,主干道只有一个入出口,嗯这有进无出的寓意真不错,地下水管她看不到且先不提,就说那个人工湖,风水之说最重视的就是“水”,你弄这一潭死水是干甚呢……

总之就这个格局,如果放在上一个世界,不天天闹鬼也差不多了……

苏雪在心里感慨一番,不过也仅限于感慨了,她如果对别人说了这番话,搞不好会被当成神经病……

她把手中的东西放到墓前算是祭奠了,那是一个小型花圈,上面还有苏雪亲手提的字:

今生苦为单身狗

来世不做小处男

之前说过苏雪为了避免被追踪连手机都没带,所以她自然没有开车而是乘公共交通工具来的,于是她带着这么个东西基本上是被一路围观……也幸亏绝大多数的日本人不知道什么是花圈,也不认识汉字,否则就冲这题词看大门的就不能让她进来……

“真是世事难料,几天不见你就成尸体了,不过也是,像你这么天真的人在这种地方能活到现在就已经不错了。但是你死也要死的有尊严啊,被一个普通人杀死我想不嘲笑你也很困难啊。不过你放心好了,凶手我基本上已经找到了,你看我多大度,你天天冲我翻白眼我也没打击报复。”

说到这里苏雪轻笑:“不过这也是因为打击你这么一个白痴一点成就感都没有,下辈子别再执着于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了,多给自己攒点儿智商吧。

你说你死就死了,还不忘记给我找麻烦,那几个情商离家出走的家伙居然认为我喜欢你,我还没有办法和他们解释,毕竟在这种事情是解释就是掩饰啊,本来就够乱了你还给我添乱。”

苏雪沉默了几秒,她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那是她第一次见到樱井绫人。

“呵,我这么尽力当然不是因为喜欢你,只是我想弥补一下自己犯的错误罢了,果然当年我不应该多管闲事的,把对源稚生的愧疚嫁接到你身上是我不对。如果当初抹杀晴彦的时候我没有插手,你那幼稚的三观也就得到矫正了吧,你也不会死在那种地方了。”

苏雪深深的看了墓碑一眼:“那就说到这里吧,不会再见了。”

她转身离开,空气中传来她微不可闻的低语:“人生在世,债只会越欠越多啊……”

明媚的阳光洒落在墓碑上,温暖了那张黑白色的年轻脸庞,樱井绫人,生卒年1980——2008。

……

源稚生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站在苏雪办公室的门口,他明知道苏雪几个小时前就出去了。其实就算苏雪在这里他也没有理由过来,因为他没有任何命令要下达给她,他只是感到心里莫名的悸动,仅此而已。

已经有好几个路过的工作人员偷偷的向他投来好奇的目光了,其中不乏和他相熟的人,再在这里站下去他真要成新闻了。想到这里源稚生推开门走了进去,当然他没忘记把门再关上。

苏雪办公室的门永远只是虚掩着,从她搬到这里后这个门就没有锁上过,用她的话来说这里根本没有值得她把门锁上的东西存在。所以不仅是源稚生,所有人只要他们想就都可以轻易进来,她那三个好基友甚至把这里当茶水室了,但也只有他们三个是常客而已,其他人来这里干嘛,照镜子吗?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