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都闪开我要变身了(1 / 2)

“只见新人笑,谁闻旧人哭啊。”苏雪哀叹一声,经过了这么多年不想承认都不可能了,事实情况就是她被曜抛弃了。曜那个渣神一定是去找童颜巨/乳的美少女了,所以就把她这个被后浪拍死的前浪随手丢在了这个世界……

贱/人!碧池!苏雪在心里愤恨的咒骂曜,她容易吗?想当年她难得出去旅游就被雷劈了,莫名其妙的被迫执行这毫无节操的任务,向着终极人渣的方向前进着……

要是能安安静静的当个人渣也就算了,结果呢?!说好的充满粉红色的任务呢?!曜那个神渣只会把她往那些高危世界丢是吗?她本来的性格即使算不上正直善良但好歹也是三观端正,现在倒好,都成变态杀人狂了。粉红色……血红色还差不多吧!

苏雪举起酒瓶又喝了一大口,这瓶酒也就空了,这已经是第三瓶酒了,也多亏她的体质超凡,否则早就酒精中毒了。

可是就算不会中毒,这五十五度的伏特加也不能当白开水喝,而且苏雪也不是那种千杯不醉的人,三瓶烈酒下去她明显感到脚下发飘,而且思维有些不受控制了。

“嗯,我应该是快要醉了。”苏雪如此说着,然后她转身取了第四瓶酒……

“醉就醉吧,明天就可以请病假了。”苏雪眼神迷离的笑了笑,“为我的假期干杯!”

她举起酒瓶在虚空中和空气对碰了一下,然后十分洒脱的仰起头继续以喝白开水的方式喝着这辛辣的液体,她边喝边转过身来,打算在自己失去理智前先把门锁上,可是她刚转过头就看到一张近在咫尺的人脸……

“嗯……咳咳。”她几乎用了自己所有的控制力才保证没把酒喷出来,由于太急迫导致液体呛进了气管里,接着眼泪不受控制的就流了出来。

卧槽吓死爹了……苏雪默默擦去了眼泪还不禁佩服自己,看看,这就叫专业人士!这种情况她都没喷,也没有一酒瓶砸过去,多么强大的瞬间判断能力!

“少主你有什么事吗……”苏雪眯起眼,终于,眼前的两个人影重合为一个。

源稚生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他之前看到苏雪提了一打伏特加回来,一醉解千愁固然没错,但是如果是苏雪的话谁知道她醉了之后会做出来什么?思前想后明知道自己不擅长安慰人,但他由于放心不下所以还是来了。

可是苏雪的反应明显证明了他来晚了,一般情况下哪怕只是有人在门口轻声走过苏雪也能察觉到,但是刚才他都已经走到她身后了,她却毫无感觉,这只能说明她已经醉了。

源稚生伸手去拿苏雪手里的酒瓶,但却被巧妙的避开了,扑了个空后他并没有感到尴尬,而是进一步直接抓住了她的手腕。

果然,能避开只是巧合,都醉成了这个样子。源稚生有点无奈,他牵着苏雪引她在沙发坐下。

“嗯……”苏雪不明所以的看着他,然后又看了看又空掉的瓶子,意识到自己离桌子很远,而眼前有个现成的跑堂之后,她毫不客气的把空瓶子递给他:“再来一瓶。”

苏雪这个举动用一个成语来形容就是“得寸进尺”,不过这也是因为她现在意识不清醒,平时她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别再喝了,能用短短一天时间抓到并杀死他,你做的已经很好了,你为樱井君做的也足够了。”源稚生说道,他作为高层人员当然已经知道了野德爱辉死在了拘留所,对于他来说,不难猜到是苏雪做的。

可惜醉了的苏雪就是另外一个苏雪,源稚生的真挚发言她完全没抓到重点:“樱……井关他什么事儿,我只是在纪念我逝去的青春。”

但是在源稚生看来这只不过是她嘴硬而已,可是他又能说什么呢?半晌也只是说道:“雪……”

苏雪醉酒时又怎么可能像平时一样揣摩他的想法?她现在完全没那个兴趣,她不耐烦的说道:“酒,给还是不给?”

源稚生淡定的摇了摇头。

“切。”苏雪冷哼,“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话不投机半句多。”说着她把头转到一边,不去看他……

这场对话到这儿本应该不欢而散了,但是源稚生可不是第一次面对喝醉的苏雪了,她现在虽然一副不爱搭理人的样子,但实际上这个状态下她非常能说,甚至可以说是话唠。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大概就是傲娇……

“只要你今晚不再喝酒,明天我就送你一瓶1890年的ChateauLafite–Rothschild。”

苏雪迷茫的发现自己大脑里并没有这个名词的相关解释,求知欲还是战胜了傲娇欲,她疑惑的看向他:“那是什么?”

这下轮到源稚生奇怪了,苏雪居然不知道Lafite,比起她提起过的那些生冷怪癖的知识,这个算是常识了吧。

“Lafite是波尔多的一级酒庄,而波尔多是世界闻名的红酒产地,你真的不知道?”源稚生觉得她已经醉的神志不清了。

“因为我不喝红酒的,我只喝烈酒,其实比起伏特加我更喜欢七十度的老白干……”苏雪摇了摇头,然后问出了关键的问题:“多少钱啊?”

源稚生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换算过来大概3500美元左右。”

“……好吧,心意我收下了,东西就算了。”

苏雪掂量了一下自己的工资后果断的拒绝了,一瓶一百多年前的葡萄酒为何这么贵,有钱人的思维真是脱俗……她向源稚生伸出手:“过来坐吧。”

“不用了,我一会儿就……”

苏雪才不管他说什么,她左手在沙发上一撑然后身体前倾,右手迅速抓住源稚生的左手,然后用力一拉。源稚生哪里能想到她还能有这种速度和力气,错愕之下他一个踉跄就朝着苏雪倒下去,电光火石之间他右手撑在了沙发靠背上,两人的面孔之间仅有毫米之遥,源稚生可以清晰的看见苏雪眼中自己的影子。

“还去哪儿啊,你不就是,在想我吗。”苏雪轻声道。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源稚生的脸上,苏雪迷离的双眼,泛红的脸颊,湿润的嘴唇,一切的一切,近在咫尺。

源稚生睫毛微颤,他缓缓的抬起头,然后吻上了她的额头。

苏雪几乎在同时松开了抓着他的手。

没有了束缚,源稚生旋身坐到了苏雪的左边,一时间办公室里非常安静,空调呼呼作响,苏雪一向十分怕热,所以空调只有十八度,可即使如此,源稚生依然感觉有一丝燥热。

但是这种暧昧的气氛很快就被破坏了。

“唉。”苏雪叹气,她抬起左臂搭上源稚生的肩膀,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这么好的机会你居然没有上垒。”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