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谁把我空调关了?(1 / 2)

清晨柔和的阳光从百叶窗的缝隙中钻了进来,一缕缕暖黄色不容拒绝的切入这黑暗中来,照射在那透明的玻璃瓶上,绽放出夺目的光彩。

躺在沙发上的人形生物感受到了脸上的刺眼的光,她不满的闷哼一声,转了个身打算继续睡下去。

“好热……”苏雪语气极其烦躁,她终归是睁开了眼睛,她抬起右手看了眼时间,才六点钟。

“搞什么啊……”苏雪渐渐明白了自己为什么这么早醒了,这个温度实在不对,“怎么这么热,谁把我空调关了……”

等等,不对!

苏雪猛的睁大了眼睛并且立刻坐了起来,她几乎下意识的使用了灵视,然后清楚的看到了空调确实没在工作。

“遥控器……”苏雪扫视了一圈然后跳了下去,连鞋也没穿,三两步窜到桌子前抓起了遥控器,她按了按钮后空调开始呼呼作响。

“……谁把我空调关了。”苏雪深吸了一口气,很明显,昨天晚上,这里有第二个人。

她只记得昨晚自己喝了很多酒,然后醉了之后自己应该倒头就睡才对,可是按现在的情况看来……

苏雪走到门前转了转门把手,没锁。

到底是谁啊,这么无聊大半夜跑她这儿来……苏雪想了想觉得就这么算了吧,她昨晚也就是睡得不省人事,被人看到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穿上了鞋,走到窗户边把百叶窗拉了上去,阳光一瞬间洒满了整个房间,她不适应的转过身来背对着窗户,然后她就僵住了。

桌子上六个玻璃瓶不规则的摆放着,五个空瓶子旁是一瓶还没有打开的伏特加。

苏雪走上前去拿起了那瓶伏特加,她嘴角抽搐着,很好,她昨晚没把六瓶伏特加喝完是吗……

也许你会说不就是没喝完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但对于苏雪来讲这就是大事儿了……

苏雪对自己的酒量是有过测试的,五十度以上的烈酒喝多少会醉、会醉到什么程度,这些她心里都是有数的。比如这五十五度的伏特加,如果把这六瓶都喝掉她就会直接昏睡过去,进入深层睡眠。

但现在剩了一瓶,也就说明了昨晚她并没有彻底醉过去,而是一种半醉半醒的状态。

什么叫半醉半醒?就是耍酒疯呗……

苏雪放下了那瓶酒,防止自己一个用力就把它捏碎了,她揉了揉太阳穴,彻底明白了眼前的状况。

有一个人,昨晚目睹了她耍酒疯,而她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更无从得知自己有没有说一些不该说的东西。

很好,苏雪冷笑一声,她现在去调查然后杀人灭口,应该来得及吧……

说做就做,走廊里有监视器,如果录像带还没有被人拿走说明事情并不严重,如果已经被人拿走了,那么就说明那个人心虚,他肯定知道了什么,这样的话他就非死不可了……

苏雪沉着脸向外面走去,或许阴谋论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令人厌恶的,但对于她来讲,正是因为能凡事做好最坏的打算,她才能活到今天。

但俗话说人算不如天算,苏雪刚打开办公室的门,就出变故了。

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刚好经过苏雪办公室门前,男人披着藏青色的羽织,里面穿着同色系的和服,和服下摆隐约露出仙鹤的图案。在日本穿和服的人不少,但是会在这种地方还会穿的这么正式的人并不多,而眼前这个人苏雪也认识。

蛇歧八家的大家长,橘政宗。

苏雪立刻就向他鞠躬行礼,九十度鞠躬一丝不苟,虽然她平时在源稚生面前总是没个正行,但是眼前这个老人和源稚生完全不是一个段数的,任何时候,苏雪都必须对他表现出最大的尊重。

但是所谓的尊重也就是表面上的,她心里该吐槽还是在吐槽,比如橘政宗怎么突然就来了,搞突击检查吗?还有大夏天的穿成这样不热吗?源稚生好像也是把夏天当冬天过,难道成为大家长的必要条件之一就是必须要耐热吗……

苏雪维持着这个姿势一动不动,她只想赶紧送走这尊大神,她好去做她的杀人放火毁尸灭迹的大事。

但是情况似乎有些不太对?橘政宗好像停了下来……

“起来吧,不用这么拘谨,呵呵,我记得你叫雪是吧?”

橘政宗脸上是一种不符合他的身份的,和蔼的笑容,他的语气也是春风拂柳一般柔和。

苏雪简直受宠若惊了……才怪!

“是,能得大家长的挂记,属下十分荣幸。”苏雪直起身,站的笔直,像所有的黑道成员一样,语气不带任何情绪,面无表情。

“稚生他这些年做的已经不错了,但是他毕竟年轻,有的时候叛逆一些我也明白,只是辛苦你们这些跟着他的人了。”橘政宗说道。

苏雪的嘴角以一种微不可见的弧度抽了抽,她心想大家长你可能已经遗忘了什么叫青春期了,稚生这样其实都算不上叛逆了,估计你是没见过中二病……要她说,治疗叛逆最好的办法就是棍棒教学,揍一顿什么都好了。

其实苏雪的想法如此极端也是可以解释的,特殊的经历导致她的青春期还没有到来就被扼杀在了摇篮里,更没有人给过她正确的青春期教育,所以那些自我意识过剩、总是给朋友家人添麻烦的叛逆少年们,在她眼里就俩字:欠揍。

俗话说,孩子咳嗽老不好,多半是装的,揍一顿就康复了。可见有时候暴力确实可以解决一些问题。

但是这些事想想也就算了,还轮不到她来教橘政宗如何教育孩子。要知道,领导永远不需要下属来提意见,即是他真的问你了,那也就是客气一下,千万别傻兮兮的真去回答,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于是苏雪依旧语气不变:“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橘政宗没再说什么,他确实也只是客气一下而已,虽然原因和苏雪想的有点儿不太一样。

橘政宗作为大家长自然是很忙的,他今天来找源稚生也是提前就预约好的,但是昨天晚上发生了一些只有源稚生自己知道的事(也确实只有他知道,苏雪已经忘了),所以“大家长会来访”这件事,直到橘政宗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才想起来。没办法,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有了媳妇忘了娘什么的也是常有的事,咦?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