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列车play.avi(1 / 2)

苏雪从源氏重工离开后就直接回“家”了,到现在为止她还住在分配的小公寓里,因为按东京的房价,除非她不吃不喝才能买得起房子……

不过她也知足了,她对物质的要求向来不高,所谓衣食住行,除了执行局发的标配以及一些撑场面用的礼服,她从来不会买名牌服装;吃饭一般是自己做,不能做的情况下就吃泡面,这几年她几乎把所有口味的泡面吃了个边,至于那些星级餐厅她总共也没去过几次;住就不用说了,就连家电都是用国(日)产货;至于行……犹记那辆被所有人嫌弃的本田……

总而言之,苏雪在物质方面的追求甚至还不如那些男同事,那粗糙到令人发指的生活态度在他人眼里并不是美德,反而会让人觉得她更加怪异。

至于她本人对此是怎么想的,谁知道呢?反正她从来不会在意他人的眼光就是了。

言归正传,苏雪回到家洗了个澡后就开始看资料了,也许你会问她就不饿吗?我可以十分肯定的回答,那是相当饿……但是此时距离集合时间仅有两个小时,而距离任务开始也只有不到四个小时了,如果她现在进食的话,这点时间不足以将食物消化,而在战斗这种剧烈活动中她习惯于保持空腹。

苏雪打开电脑,边翻资料边查阅,这次的任务是在神奈川的镰仓,他们要抹杀的对象名叫神谷拓也,他从东京到神奈川,一路逃跑一路杀人,所有的尸体都有被利爪撕裂的痕迹,很明显他已经有龙化迹象,危险度极高。

执行局曾对他进行过抓捕,但是他在神奈川人间蒸发了,线索断裂这件事也就被搁置了。最近却有线人报告他在镰仓出现,无力解决请求支援……

“人间蒸发然后又突然出现……”苏雪左手食指轻轻敲打着桌面,“死侍不可能自己停止杀戮,他已经被抓住了然后……又被放了出来?这简直就是告诉别人‘快来抓我啊’,是要引谁过去吗……”

她自言自语着,这个任务实在蹊跷,但如果这是个陷阱的话也太简陋了,简直一眼就能看出来……

“是巧合还是陷阱呢……”苏雪有点儿头疼,这种情况如果她想自己去,源稚生肯定不能同意,就算她告诉他这是陷阱,他还是会去,毕竟这件事不能不管,搞不好对方就是抓住了他们这种心理才会设了个这么简单的局,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苏雪这么不负责任的……

“但这也只是我的猜测而已,也许是我想多了,还是按计划两个人去吧,人少反而好办事。”苏雪纠结了一会儿还是决定按原计划行事,就算真的有陷阱,除非对方释放洲际导弹,否则她自保是没问题的,带着一群没什么战斗力的人也只能当炮灰而已,她可顾不了那么多人。至于源稚生,应该也没什么问题,而且他的言灵堪比绞肉机,关键时刻能派上用场。

如果实在不行,她还有底牌呢,那个大杀器,她还一次也没用过呢……

决定了之后苏雪在网上搜出了镰仓的地图,镰仓市位于三浦半岛西面,面积仅有不到四十平方公里,人口却有十八万,除了一些古寺就多是住宅区了。

她对着地图读了三分钟,期间脑海中的画面不断推演变化,区域、街道、建筑,最终名为“镰仓”的模型牢牢的刻印在大脑里。

“开了挂就是方便……”无论多少次经历这个过程苏雪都会有些感慨,过目不忘,听起来多么玄幻,可是现在她偏偏就能做到。虽然这个能力带来便利的同时也不可避免的带来一些副作用,对于一些痛苦的记忆,她就是想忘也忘不了,甚至连细节也可以全部记住。

“再过几年我就能手绘日本地图了吧。”苏雪笑了笑,这些年她去过很多地方,而每去一个城市之前她都会先记地图,所以到现在她已经记住了大半个日本了。

她看了眼屏幕右下角的时间,距离十点还有一个半小时,她向后靠在椅背上,陷入了百无聊赖的状态。

苏雪无法预测自己的未来如何,最开始来到这个世界即使有过恐慌但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那时她还想着有朝一日曜会来找她的,所以有一些东西她一直在尽量避免,比如感情……

她不是不知道源稚生喜欢她,但是她不能接受他的感情,她一直在等,等源稚生说出来,那么她就可以拒绝他,也算是给自己积德了,可是偏偏他什么也不说。

苏雪一直都知道自己就是个人渣,一个注定只能骗取他人感情的人渣,她接受了自己的身份,但不代表她可以心安理得的接受那些感情,所以她最开始就发誓,绝对不会和任务对象之外的人产生感情。

而源稚生就是这任务对象之外的人,苏雪不想坑他,她早晚都会离开的,什么也不会留下,彻底的离开。

但是后来呢?一年又一年,她再也没有感应到小助手的存在,慢慢的,她从愤恨不满到坦然接受,她只能承认自己被曜丢弃了,被丢在了这个陌生的世界。

有一段时间她怀疑过自己的存在,小助手不在了,谁还能证明她记忆中的经历是真实的?或许这一切都只是她的臆想,根本没有什么穿越,而她只是一个精神病。也可能她是在做梦,什么灵力、狩鬼者、混血种,只是她的想象,而她一直画地为牢,活在自己的世界中。

那么,死亡可以使她醒来吗?

苏雪并不知道,她没有去尝试,因为她明白了一件事,醒来又如何,做梦又怎样?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根本不重要,至少现在她活在这个世界里,那么就继续在这个世界里活下去吧。

所以事到如今苏雪只剩下最后一件事没有确定,这也是决定她未来的关键,那就是源稚生是否可以接受一个背景成迷的她?她会告诉他自己并非混血种的事,但是她无法说明原因,因为那是任何人都无法解释的事情,纵使你舌灿莲花,你也没有办法证明神的存在。

如果他能接受,那么她就留在他身边,东京也好法国也罢,反正无论哪里对于她来说都一样。如果他不能接受,她离开就是了,去中国随便找一个地方度过余生。

“……那么,你的答案是什么呢?”苏雪想了想又删除了刚刚打的一大段字,发邮件虽然思路会更清晰,但实在是太逊了,她还是当面说吧……

苏雪又看了眼时间,九点整,是时候出发了。

她关了电脑然后提起地上的网球袋,走了几步却又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接着她向卧室走去……

……

车厢内。

苏雪和源稚生并肩坐在第11、12号座位上,车厢内的座位并没有全部坐满,他们前方的座位就是空着的,所以此时他们低声交流也不用担心有人听到。

“少主,镰仓可是居民区,这大白天的我们怎么行动?”苏雪说道。

“的确白天不利于行动,但是这件事不能再拖了,一旦到了晚上,有很大可能会再出现受害者,所以我们只能速战速决。”源稚生说道。

“这样啊……”苏雪微微眯起眼睛,她回忆了一边任务内容,然后问道:“我记得神谷拓也再次出现这件事是今天早上才报上来的,对吗?”

“没错,怎么了?”源稚生感觉到苏雪语气怪异。

苏雪想了一下才说道:“我觉得有点儿不对……这个任务除了我们两个就没有其他人可以胜任吗?”

“没有了,能执行超A级任务的人本就不多,其他干部都分/身乏术。”,源稚生停了一下又说道:“其实这个任务我本打算自己去的,你刚刚处理了樱井君的事,本不该参与的。”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