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越长越歪的技能树(1 / 2)

镰仓市作为东京的居民区向来都是平静而和谐的,这里没有繁华的银座大楼,没有象征性的东京塔,也没有美丽的天空树,这里有的只是那些古老的寺庙、宁静的夜晚以及那些安于现状的人们。

但是今天却会有一些不速之客到来,如一颗石子投入水中,短暂的引起波澜,而终究会归于平静。

两个画风严重与周遭不符的家伙有条不紊的快步走着,他们顶着正午十二点的太阳,穿着一身黑衣,也不知道是酷还是热。

身形高大一些的是个男人,虽然他的脸长的秀气了一些,皮肤偏白了一些,但是无论从气势还是神情来看,他都毫无疑问是个男性。

至于跟在他后面的那位,不太好判别……虽然身材过于瘦弱,但是如果说是女性的话,这个身高对于日本的女性而言也太高了。即使留着一头长发,但或许可能是个艺术家。穿着方面也是中性的黑风衣和黑色长裤,并且脸色苍白且倦怠,毫无粉黛。

所以在女性的眼中,这是一个有着病态气质的美少年,而在广大男性看来,丫就是一个变态……

啊哈,美少年……变态……苏雪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大脑里突然就出现了这些信息,她冷哼一声,看来某些人真是不遗余力的在黑她啊,如果敢出现在她面前的话,她会让这些人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雪,怎么了?”源稚生明显是听到了她的冷笑。

差点把心里话说出来了……苏雪感叹自己的大意,她加快了速度,走到了源稚生身边:“稍微感慨了一下,那些科学家真可怕。”

“可怕”

“是啊,听说他们在研究腐尸散,就去实验室拿了点儿,效果惊人,我打算这次用这个来处理尸体。”

“……雪,首先那个不是什么腐尸散,还有以后不许再偷偷溜去实验室了。”源稚生对于大家以讹传讹的能力以及苏雪出色的行动力真是不佩服都不行。

苏雪嘿嘿一笑,她才不会做这种承诺,因为她知道自己肯定做不到,毕竟实验室才是最好玩的地方,至于源氏重工里那些藏着掖着的壁画有什么好看的。

“少主,我们距离他很近了吧。”危机当前,苏雪却还是懒洋洋的面容

源稚生对于苏雪这种转移话题的行为早就习惯了:“快到了,一会儿动手尽量不要伤及普通人,这里的人口实在是太密集了……”

苏雪当然知道,毕竟地图就在她的脑子里,这一路上经过的医院、商店、银行、餐厅等商业点与她记忆里的画面几乎都是相符的,由于时间有限,苏雪也只能把自己走过的地方,也就是若宫大路的西侧部分核对了一下,至于其他地方也只能相信地图了。

而随着距离目的地越来越近,苏雪也感到了情况的糟糕,正如源稚生说的,这里的人口实在是太密集了。根据情报,神谷拓也躲藏在鹤冈八幡宫后面的山上,但是苏雪可不认为他会一直躲在那没人的地方,这下面就是神社,每天都有一定数量的人到此游玩,一旦在这儿动起手来,苏雪很难保证不误伤他人,要知道这年头不要命的凑热闹群众不要太多……

比起这些……苏雪把感知提升到了极致,警惕着周围的所有人,防止他们暴起发难,她没有忘记这次神奈川之行的关键不是神谷拓也那个炮灰,而是躲在暗处的未知敌人……

除此之外她还要在脑海中计算撤离的各种路线,这里的道路错综复杂,从八幡宫口到镰仓站,每一个路口的不同选择都会导致他们经过不同的地方,消耗不等的时间,而她要提前把所有路线推演一变,估计除了计算机以外也就只有她能得出三千七百八十四这种蛋疼的数字。

而源稚生是不知道苏雪这醉人的工作量的,他只知道苏雪在任务中的作用就是把所有数据处理后给出最佳方案,至于过程如何他不需要了解,他也无法理解。

对此苏雪也就默默的呵呵了,这次的最佳方案就是不要来,你肯定听哦?

此时苏雪的神情是颓然的、状态是全开的、心情是糟糕的,做出这种自投罗网的傻逼行为,她是被自愿的。

苏雪觉得完全可以编一个寓言故事描述他们这次行动:从前在深山里有一只山羊A和一只山羊B,有一天他们经过一片森林时发现有一个山洞,里面传来凶兽的嚎叫。山羊A说凶兽会伤害附近的小动物,不如我们去把它杀死吧。山羊B表示不不不,里面不止有一只凶兽,有很多的,而且他们想吃你很久了。但是山羊A却说,即使是这样我还是要去,然后他就义无反顾的冲进去了……剩下的山羊B风中凌乱了一会儿也跟着进去了。后来……他们都被吃了,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作死就不会死。

山羊B很想说,附近的小动物关它毛事啊,就让它们去死好不好!而苏雪也很想说神谷拓也杀人和她有毛关系啊,这大老远的,她和源稚生几乎没有准备就来找死了,闹呢!

但是她不能说,说了肯定会被教训的,而且她觉得自己也无法说服源稚生。

心累的苏雪毫不掩饰的冲着源稚生翻了个白眼,弄的对方莫名其妙,问她怎么了也没有回答。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源稚生也能看出来苏雪心情不好,他靠近她耳边说了什么,苏雪瞳孔一缩,然后不再和他置气了,这件事也就告一段落了。

言归正传,他们一路走到八幡宫前,然后停下了脚步,从这里已经能够看见神社,初步判定内部人数在两位数以上,眼下除了棘手,苏雪想不到更确切的词形容事情的状况。

古老又崭新的神社,喜庆又不详的朱漆,无暇又阴冷的石板,威严又无用的神明,天空、云朵、树丛、大地,在此的一切都将见证,那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奇迹”。

苏雪扩张灵识,她“看”到了整个八幡宫内的所有灵魂,九十八个灵魂中有一多半分布在从阶梯到供奉殿的途中,余下的零散分布在其他地方,接下来他们要做的就是一个个的筛选。这种办事效率实在不高,但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倒是有一种言灵可以感应到其他混血种的位置,而本家也确实有人拥有这种言灵,只是那个妹子的实战能力实在不高,带来了估计就回不去了。

“雪,交给你了。”源稚生看了苏雪一眼。

“明白。”苏雪应道,那灵视下的世界覆盖到现实世界之上,接下来,该她带路了。

她的任务很明确,就是随机应变计算好路线,带着源稚生把这九十八个人看遍。俗话说人挪活树挪死,不仅内部的人的位置是不断变化的,而且还会有外面的人进来,里面的人出去,而她要记得每一个灵魂的移动,这实际操作起来是很有难度的。

不过没有难度也就不用她了。

如果用上帝视角观看,我们就会发现,苏雪和源稚生的走位非常风骚……他们时而停滞不前,时而快速前进,有时候忽然就来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原路返回,有时候苏雪转位太快,源稚生没反应过来,这俩人就撞一起了……

总之,虽然看上去不太好看,但是苏雪也确实完成了任务,最开始的那九十八个人他们已经悉数看遍,但是却并没有他们要找的那个人。

在供奉殿后方偏僻的角落,一棵高大的梧桐树鹤立鸡群的站在那里,它甚至比供奉殿还要高出不少,那苍老的树皮上刻画着岁月的痕迹。

苏雪和源稚生靠在树荫下坐着,两个人看上去都一副失去了人生的前进方向的样子。

“你确定都看过了?”源稚生的第一反应是有漏网之鱼。

苏雪向天竖起三根手指:“我发誓。”

她放下手,有气无力的说道:“我有几个推论,要听吗。”

“说。”源稚生也是有些累了,这次任务准备不足就来了,确实把他们折腾够呛。

“第一,神谷拓也他确实在这里,或者说曾经在这里,这里我们也看过了,而且我刚刚搜了山,那上边一个人都没有。从早上拿到情报到我们来到这里有五个小时,他可能已经离开了。

第二,情报有误,他根本不在这里,只是线人眼残看错了。这个情况是最好的,说明根本没什么陷阱,因为我之前的猜测是建立在错误的基础之上的。

第三,那个线人本身有问题,他根本就是个卧底,他用假情报把你骗过来,然后……来个瓮中捉鳖。”

苏雪说到这里停了一下,她好像把他们两个都骂进去了……不过源稚生好像没反应过来,她接着说道:“最好的情况是第二条,那我们就可以直接回家了。最糟糕的情况是第一条,我们除了要对付未知的敌人,还得去找一个不知道跑哪儿去的神谷拓也。至于第三条也差不多……诶你干嘛去?”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