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深渊(1 / 2)

天空不知何时聚起了乌云,闷热了一天,怕是要下雨了。

苏雪深吸了一口气,从网球带里拿出长剑,利刃出鞘,镜面一般的剑身反射着白光,她知道,这将是一场恶战。

“少主,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

“……好,你多加小心。”

源稚生没有问她去做什么,这不代表他知道她的计划,而是因为信任,苏雪所做出的决策,不需要他人怀疑。

她确实很快就回来了,同时不过十分钟,带着一把枪和一些子弹。

她把枪递给源稚生:“我们走吧,去舞殿,路上我来给你解释。”

源稚生接过枪别在腰间:“好。”

八幡宫到舞殿的路很近,此时早已被清场,路上一个人没有,按理说他们应该小心谨慎的前进才对,但是苏雪却带着源稚生快速跑向目的地,因为她知道,这路上不会出现敌人。

“八幡宫里的两个人我已经解决掉了,一会儿我们到达舞殿时,我们合作杀了那里面的两个人,然后暂时待在那里。那两个人是在一起的,所以我会先悄悄接近他们,你藏在远处用枪解决,一人一个,尽量同时动手。”

苏雪把自己刚才在八幡宫里做的事一笔带过,她没有提及她是怎么潜行到他们身边,然后悄无声息的一个个扭断了他们的脖子,她不是变态,没必要炫耀杀人的手法。

“你为什么不用枪”源稚生说道,他记得苏雪只带回来一把枪,给了自己。

“……我不会用枪,肯定打不中。不过你不用在意我,我会配合你的。”

源稚生想起了苏雪这种战斗方式,当年她也是这样,只会告诉你怎么做,而不提为什么。

不过,源稚生愿意相信她。

很快,他们就到了舞殿,也正如苏雪说的那样,里面有两个人。偷袭的过程很顺利,在源稚生的子弹射入一个人的额头时,苏雪也扭断了另一个人的脖子。

苏雪又确认了一下他们确实已经死亡后才和源稚生汇合。

“情况不妙,周围还有五幢建筑物,里面都有人,我怀疑是狙击手。”苏雪说道。

“如果是狙击手,确实很麻烦。”源稚生说道,他和苏雪只有两个人,而且手中只有冷兵器,至于苏雪给他的那把□□,在狙击手面前实在是可笑。

“要想躲开子弹的唯一办法就是让他们无法瞄准,就是一直维持高速移动。”

苏雪抓着源稚生的手,在他的手心里把接下来的话写了出来:“我去把他们干掉,你待在这里等我回来。”

源稚生立刻就明白了,她是担心有人窃听。但是这个方案……

“不行。”他在她的手心里写到。

“喂……”苏雪虚着眼看他。

源稚生的眼中似乎写着“绝对不行”。

“服了你了……”苏雪叹气,她看了眼窗外:“下雨了。”

“雪,不是我不相信你,但是这太危险了,你能成功一次两次,不代表每次都能成功,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去。”

“你这话自相矛盾啊,那你就相信我每次都能成功不就行了”

苏雪一副懒的搭理你的样子。

不过她很快就笑了:“我知道你为什么纠结,听说卡塞尔有个规定,情侣不能在一组,看来是很有道理的。”

源稚生点燃一根烟,有些事情他不擅长表达,但是他根本不用担心苏雪会误解,她那么聪明,总是能看破他的想法。

“卡塞尔的规定,我们不需要遵守。”他吐出一口白雾。

“出了事你保护我啊。”苏雪笑道。

“我保护你。”源稚生幽幽的说。

苏雪笑而不语,她就是随口一说,她可从不指望靠别人保护自己。

“我们怎么办。”

“你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

“你怎么看。”

“随你,这次我跟你走。”

源稚生确实有答案了,他的想法很简单,直接冲出去,以暴制暴,杀光了那四十二个人不就结束了吗。

“等你抽完这支烟,就出去吧。”苏雪轻声道。

“好。”

雨水滴滴答答的打在玻璃上,一时间竟成为这寂静的大厅中的唯一声音,苏雪安静的闭着眼睛,却一直开着灵识搜索外面的状况。

明明是困兽之斗,可是苏雪也好,源稚生也罢,他们都没有露出焦急的神色,仿佛只是在这里避雨的路人而已。

“还记得我说过高层里有卧底的事儿吗,你有怀疑的对象吗。”

源稚生一瞬间想过高层中的所有人,但终究还是说道:“没有,我没察觉到有人不对劲。”

“那就是所有人都可能了。”苏雪睁开了眼睛,她就是这么一个人,源稚生觉得没有人会是内奸,而她却认为所有人都可能是内奸。

“按照电影里的套路,你会怀疑就是一直埋伏在你身边的卧底,而一会儿我就会一死来证明我的清白。”苏雪淡定的说道。

“你胡说什么。”源稚生语气冷了下来。

“电影里不都这么演吗……”

“够了!”

“行行我不说了。”苏雪叹气道,“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一点幽默感都没有了。”

源稚生把烟蒂丢到地上踩灭,他不想与苏雪再讨论这个话题,这种幽默感他宁愿没有。

“走吧。”

“等一下。”苏雪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递给了源稚生。

“给你的。”

“什么?”源稚生狐疑的打开,然后面露惊讶:“这是……”

盒子里放着一枚戒指,只不过上面穿着链子,其实这就是苏雪做了两年的灵器,做成这个样子并不是因为她脑子抽了而不知道戒指的含义,只是因为方便而已。

“别误会,这只是回礼而已。”苏雪用头发丝想都知道他想歪了,“这是我亲手做的,做了两年啊,你最好贴身带着,可以辟邪。”,说罢她又补了一句:“别问为什么,你就当我迷信好了。”

源稚生才不管她是不是迷信,他关心的是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给他,他盯着苏雪一脸凝重:“为什么不等回去再说,你到底要做什么?”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