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原罪(1 / 2)

幽暗的房间里男人正坐在小桌前,他穿着简单的灰色浴衣,却带着一个十分违和的面具,惨白的面,鲜红的唇,漆黑的牙齿,这面具好似贴合在他的脸上,旁人无法透过它看到他一丝一毫的真面目。

男人摆了摆手,低声道:“下去吧。”

歌舞伎立刻停了下来,行礼离开。

一个漂亮的年轻男人走了进来,“漂亮”这个女性化的词用来形容男性似乎有些失礼,但是用在他的身上却无比合适。他穿着白色的和服,前襟和下摆有着栩栩如生的八重樱,他的脸色瓷白,眉目纤细,嘴唇涂着一抹鲜红,好似鲜血。

“你多管闲事了。”年轻男人冷冷的说道,伴随着他的话语的,是那仿佛实质性的杀意。

戴着面具的男人似乎感觉不到那杀意,他依旧气定神闲:“时机未到,还未到开战的时刻。”

“想要吞噬蛇歧八家的人是你,我只要他。”

男人仿佛长者一般安慰道:“但我们的目的是统一的,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亲手毁灭他的一切,登上世界的王座,所以在此之前,请忍耐一下吧。”

年轻男人冷冷的看着他,终究拂袖而去。

空旷寂静的和室内,男人低声笑了起来。

……

“天啊,这简直不可思议,她的细胞活性在整个医学史上恐怕也从没有过例子。”

“少主,杀手的背景查出来了,是猛鬼众。请问,雪,她怎么样了?”

“病人只是陷入了深度睡眠。”

“快点醒过来吧,你不知道老大这白天工作晚上守着你,要不了多久他也得去陪你了,樱你踢我干什么?”

“雪,对不起……”

因为灵魂受损,苏雪的意识多时间是沉睡着的,偶尔她可以听到一些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带着各种情绪。

苏雪没有强制自己醒来,她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才能使灵魂慢慢恢复,她不知道这个过程需要多久,她只知道,没有人救得了她,除了她自己。

所以,抱歉了,让你们担心……

带着歉意与无奈,苏雪的意识再次陷入黑暗。

……

深夜,寂静如水,月明星稀。

白色的墙壁,白色的被禄,白色的天花板,一大束香水百合插在床头旁的花瓶里,花的香气盖过了消毒水的味道,为这个白色的世界添上了一线生机。

这里是医院的VIP病房。

源稚生靠在沙发上休息,从天黑到天亮的十个小时中,他也只能睡三四个小时而已,而多数时间,他都是守着苏雪,接连五天都是如此。

医生给苏雪做了检查,结果却是没有任何问题,她只是陷入了深度睡眠而已,可是源稚生知道,绝不仅是这么简单,当时苏雪痛苦的神色他无法忘记,也许只能用生不如死来形容。

源稚生知道,苏雪变成这个样子都是他的错,如果他听从她的建议不去镰仓,如果他听从她的建议分头行动……源稚生痛苦着,但他绝不后悔。

就算再一次,他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就像当年面对稚女一样,他总是在伤害着他爱的人。

……

黑暗中苏雪睁开眼睛,她没有像电视剧里的女主人公那样先微微动一下手指,然后在男主焦急欣喜的呼唤中慢慢醒来。她的眼神那么淡然并且清醒,因为这具身体从来都没有问题,现在灵魂修复了,她自然也就恢复如常。

苏雪看到了躺在沙发上的源稚生,她有很多问题想问他,但是看他那个样子,苏雪没有打扰他,她轻手轻脚的拔下针头、下床、穿鞋、打开门,然后走了出去。

苏雪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是根据自己这脚步发飘的情况来看,肯定不会少于三天。现在她只感觉又饿又渴,俗话说一顿不吃饿的慌,而她这些天除了葡萄糖也没摄入过什么。

可是她都已经出门了才发现自己没有钱……

苏雪一拍额头,叹气道:“睡傻了,我没钱。”,她想起了病房里的那一大束花不禁感慨到:“探望病人怎么连点水果也不带,花又不能吃……”

无奈之下,苏雪只能打道回府,源稚生应该有钱,只能凭借她神乎其技的手法先“借”点儿了……

苏雪转动门把手,没等她推开,里面有人比她更快拉开了门,是源稚生。

而她连话都没来得及说,就被他大力拥入怀中。

苏雪很想说她很饿啊能不能先让她吃点东西……可是源稚生抱的那么紧,让她无法开口……

她安定的站在那里,算啦,就让你抱吧。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