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十年一梦(1 / 2)

苏雪沉睡的五天使她错过了很多事,比如神谷拓也的尸体已经火化,比如镰仓损坏的地方已经修茸,所以即使她出院之后又去了次镰仓,她也没有任何发现。

那天她在神谷拓也的尸体上感觉到了残留的灵力一事,仿佛只是一场错觉。

从这之后,苏雪彻底放弃了单飞,也再也没有和源稚生两人执行过任务,她知道,她出的风头差不多了,是时候收敛了。

于是她再次和樱、乌鸦、夜叉组成了小组,撇开那些冠冕堂皇的官方话,他们这些人其实只有一个作用,就是捧源稚生。他们在事前收集线索、出谋划策,在斩杀boss的时候强势围观,事后“不经意”的传播源稚生的光辉事迹。他们清理杂鱼,扫平一切障碍,最后让源稚生上前完成首杀。

就像在游戏里,榜单上只会有一个人的名字。

在这场游戏中,苏雪是一个优秀而低调的助攻,该精明时不含糊,该装傻时变白痴。人做到她这个份上已经很成功了,八面玲珑,百毒不侵。毕竟生活把我们磨圆,是为了让我们滚的更远。

日历哗啦啦的翻过,四个春秋说过去也就过去了。

席间也发生了一些小插曲,比如苏雪发现了原来樱喜欢源稚生,而他居然一点都没感觉到,苏雪当时就想给他点根蜡。不过还好,狗血的修罗场并没有出现,因为乌鸦终于下定决心追求樱了,在他知道自家老大已经和苏雪私定终身之后。

虽然到现在他也没能真正意义上的成功,但是春天不会远了,毕竟整整五年,他都没有再泡过妞了,三天两头往樱身边凑,樱让他往东他不往西,他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绝对是个气管炎。

而又有哪个女人不渴望被人放在心底疼爱呢?

好吧,除了苏雪这个职业病患者……

此时却没有人能预料到,一个惊天阴谋即将浮出水面,深海中传出的心跳拉开了这场腥风血雨的序幕,风与潮之夜即将来临。而一个神秘女人的来访也打碎了苏雪这场维持了近十年的梦境。

……

这是一片人烟稀少的树林,树木栽种不足十年,面积也不是很大,像这样的人工林在日本有很多。森林替人类收拾着工业发展所带来的烂摊子,净化空气、涵养水源,可是即使这样它们依旧被人类无情的砍伐,拿去发展工业,然后无限恶性循环。等那些经历了百年、千年、甚至万年才能形成的森林被毁坏了之后,人类也只是有点害怕,于是他们制造了这可怜兮兮的人工林。

更可怜的是有的地方连人工林都没有,因为有太多尸位素餐的人存在了,他们所做的承诺简直就是棒读,不带有一丝一毫感情,一天一月又一年,百姓什么也没看到。

环境保护的问题就此翻过去吧,再说下去作者就要被查水表了......让我们把镜头转回来,看看苏雪在做什么。

苏雪右手持枪,两脚开度略小于肩宽,上体稍向左后方倾斜,持枪手臂与身体的夹角维持在150度,眼睛自然直视着......十米外的一个悬挂在半空中的苹果。

然后,扣动扳机。

“啊又没打中......”苏雪叹气,为什么,她眼不残手不残脑不残,姿势也是教科书一般的标准,为什么就是打不中呢,她是不是被诅咒了啊......

就在这时,伴着尖锐的刹车声,一辆银灰色的法拉利F430停在了路边,一个黑衣男人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乌鸦走到苏雪身边,看了眼不远处依旧完好的苹果摇了摇头:“这么多年了,什么都在变,只有你枪法还是这么烂。”

苏雪白了他一眼,她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子,左手拇指与中指一弹,几乎同时苹果就被打得四分五裂,打碎苹果之后石子几乎没有减速,深深的嵌入了苹果后面榆树的树干里,以孔洞为中心延伸出密密麻麻的裂痕,可见力道之恐怖。

她这才冷笑一声:“你有意见吗。”

乌鸦见状立刻回道:“没意见!”

“今天不是放假吗,你居然不去找樱。”

乌鸦这才想起来,他是有正事的:“紧接集合,樱和夜叉已经到了,少主让我顺路来接你,等你开着那辆破车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

“那辆破车是日本产的。”苏雪说着走到了副驾驶那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乌鸦坐到驾驶位转动钥匙,可是苏雪的一句话让他手一抖差点把钥匙拔了下来。

“紧急结合是什么事儿啊?”

“不是吧大姐,卡塞尔学院本部的专员今晚抵达东京,不是给你发邮件了吗!”

苏雪皱眉:“他们不是应该后天才到吗。”

“所以是紧急情况啊。”乌鸦发动了车子,一脚油门这辆银色的野兽便咆哮而去。

“他们就那么急吗......”

苏雪的声音消散在风里。

……

是夜,这里是东京半岛酒店,也是东京最豪华的酒店之一。为了迎接尊贵的客人,源稚生给他们预定了这里的总统套房,并且亲自去机场迎接他们,正如他说的,要给卡塞尔本部的专员以最好的待遇。

当时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苏雪下巴差点掉下来。

以前不都是折磨得他们要死要活吗?怎么突然转性了?苏雪不解,她看过了那三个孩子的资料,组长凯撒很有钱,组员楚子航长得帅,至于还有一个叫路明非的……表面上没什么特别之处,但是她反而更感兴趣,能和这样的两个人同一组,会是普通人吗?

不解也好,疑惑也罢,但既然是工作,她照做就好。所以她和樱忙了一天,从各地调来最好的东西,按照他们的性格布置房间。准备好了一切后苏雪留在酒店,等待着他们的到来。

黛色的眉,似水的眼,粉色的唇,细腻的胭脂为苍白的皮肤增添了血色。素白的双手将长发盘起,一只梅花簪插入发中。取出紫水晶的耳坠戴上,在灯光下闪烁着晶莹的光芒。苏雪微微一笑,面若桃花,美人如玉。

她看着镜中自己的脸,果然化了妆就成熟多了……

等等,成熟……?

她已经快要三十岁了,为什么需要靠化妆使自己看上去成熟?她的脸,是不是太年轻了……

苏雪压下心中的不安,她现在要做的是扮演好目前的角色,准备迎接客人。

苏雪站了起来,走到穿衣镜前,微笑、鞠躬。她穿了淡紫色的旗袍,化了古典美人的妆,戴上了首饰,转换了人格、啊呸,是转换了性格,就是为了塑造一个有古典气质的美女来接待那三个男孩子。

“所以说化妆真是种可怕的技术。”

陌生的女声突兀的响起,苏雪瞳孔猛的放大,她的气势瞬间改变,宛若一柄出鞘的剑。

她转过身冷声道:“你有什么目的。”

床上坐着一个年轻的女人,她竟然穿着一袭汉服,粉色的齐胸襦裙,白色的绣花鞋,梳着坠马髻,这明明是十几岁孩子的打扮,可是她的眼神却透露出饱经风霜后的淡然与沉着。

“不问我是谁,直接问我的目的,看来你的智商还没有完全消失。”

女人轻轻一笑:“我叫兰笙。”

苏雪面色依旧凝重,她完全没有察觉到这个女人是何时出现的,如果刚刚她偷袭,那么自己已经死了。

“别露出那种表情,我不是来杀你的。”

苏雪那边剑拔弩张,而这个叫兰笙的女人却十分随意。

“穿成这样你应该去中国。”苏雪冷声道。

“哦你说这个呀。”兰笙轻抚自己的发鬓,“我上一个世界是中国的战国时代,这刚离开还没来得及换衣服。”

苏雪顿时愣住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