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然而路明非已经看穿了一切(1 / 2)

此时大厅里已经安静下来了,苏雪脚步加快,晶莹剔透的水晶鞋踩在大理石地砖上发出“哒哒”的声响,她依然是迎接凯撒等人时的那副装扮,但是她的气质已经不再温婉,那副“关你屁事,管我屁事”的恹恹神情就足以让旁人退避三舍。

她推开了玻璃大门,果不其然源稚生就在外面。

“我和凯撒谈过了,真是辛苦你了,早知道应该我去接机的。”

苏雪走到源稚生面前后说道,她刚刚通过灵魂碰触读取了凯撒的记忆,从而看到了源稚生被□□的完整画面,但是读取记忆这种事情是绝对不能说出去的,于是她找了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借口。

源稚生想象了一下苏雪带着三人组逃亡的场面,免不得觉得有些好笑,她大概会和他们一路吵回来吧。他不擅长应付那群神经病,但是苏雪应该得心应手,因为如果她愿意,她可以比任何人都神经质。

“少主……明天我想请个假。”苏雪有点没底气,其实她刚才悄悄示意源稚生等她下来就是为了说这件事。兰笙约她明日相见,就算是鸿门宴她也得去,但是她本应该接待凯撒小组的……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感觉你很低落。”源稚生问道。

苏雪有点诧异,她刚刚维持笑脸都快抽筋了,他也能看得出来?

“一个故人约我见面。”想到兰笙,苏雪心情十分糟糕。

“是敌是友?”

“……不明。”

“是男是女?”

“……”

苏雪久违的出现了无力吐槽的感觉,这就好比是杀驴还是杀猪那个问题,回不回答都是输。

“去吧,多加小心。”源稚生说道。

这时一阵晚风袭来,吹乱了源稚生的额发,他的眼睛在摆动的阴影下晦明闪烁,里面盛着深深的疲惫。苏雪能猜到,今晚这场家族集会意味着什么,她喝醉只会胡言乱语,真正酒后吐真言的是源稚生。

“稚生……”苏雪抱住了他,靠在他耳边说:“战争注定伴随着流血,你要想清楚,那是不是你要的。”

苏雪松开手,她知道这只是废话而已,九年间她多少次尝试让他认识到自己坚持的正义是虚假的,但是都没有用。就像这次,她说一百句,也不如橘政宗的一句。

苏雪一直都知道,源稚生最爱的人是源稚女,最信任的人是橘政宗。

只有她,一直在自讨没趣而已。

源稚生脱下风衣,披在苏雪肩上:“把衣服换了吧,没必要穿成这个样子。”

黑色的奔驰缓缓停靠在一旁,樱已经开着车回来了,苏雪为他拉开车门。

她一言不发目送着奔驰远去,形影孤单的站在这金碧辉煌的酒店前,她离开后谁还能对他说这些话呢?

有时候真希望一道天雷把他劈失忆算了。

……

路明非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本来是来找苏雪的,可是他到了大厅就看见她在外面和源稚生在交谈,因为看他们那个架势也不像会聊很久的样子,所以他就决定在大厅里等一会儿。

然后他就看见他们抱一起了!

光天化日(?)之下在五星级酒店门口搂搂抱抱这样真的好吗?!苏雪不是源稚生的助理吗?果然秘书就是用来泡的吗!

想一想源稚生不止一个助理诶,细思极恐……

但这都不是重点!别以为他没看到苏雪那一脸戾气,黑泥都快溢出来了好吗!那么温婉典雅的知心姐姐形象都喂了[哔——]了,现在的人精分起来都一套一套的……

路明非再一看发现苏雪已经往回走了,他一个激灵拔腿就闪人了,跑的毫无理由。

他表示就是觉得现在苏雪好可怕,被他撞破她会不会杀人灭口啊,老大师兄求治愈啊!

……

苏雪向路明非离开的方向瞥了一眼,这小子见她就跑是什么情况?

她脱下披着的风衣,交给了服务员:“拿去干洗。”

那么接下来就该好好和她脑子里的那位谈谈了。

她坐到沙发上拿起一本杂志,开始了脑内交流。

“小助手。”

“苏雪雪雪雪QAQ。”

苏雪看着扑愣翅膀坐流泪壮的小助手,不仅有些感慨,这么多年不见了,倒是也有点想它了。

“我问你答,把颜文字给我去掉!”她冷声道,讨厌它这点这么多年也没变。

“好……苏雪你变的好冷酷……”

冷酷吗……也是啊,只有十年未见的小助手能第一时间察觉到她的变化了吧……

“九年前我与你失联是兰笙干的好事吧。”

“不可说,她的事我都不可说。”小助手摇了摇头。

苏雪皱眉,她快速思考起来,小助手是曜这个神级存在指派给自己的,它会回避关于兰笙的事就说明她要么和曜关系匪浅,要么她是和他等位的存在,而根据兰笙之前所说的“赌约”,很有可能二者都是。

所以是曜和兰笙联手坑了她这九年吗……

“那好,我换个问题。”苏雪说道,“我的任务还在继续对吧。”

“没错。”

“那我什么时候会离开这个世界?”

“如果你想走我随时可以带你离开,如果你说的是被这个世界排斥被迫离开,那也快了。”小助手睡到这儿围着她转了一圈,“苏雪你违背禁制,用了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力量了吧。”

“四年前用了一次,刚才又用了一次。”苏雪说道,四年前指的是在镰仓,而刚才指的则是她用灵魂碰触读取了凯撒的记忆。

“我还想问你呢,为什么四年前那次疼的我死去活来的,还昏睡了五天,刚刚的疼痛却可以忍受,你对我做了什么?”苏雪问道。

“很简单啦,如果把这个世界比做一个密封的盒子,当你违反禁制时,世界就会排斥你的灵魂,由于这个盒子没有出口,所以你的灵魂无处可逃,直到被压成粉。但是我可以把这个盒子打开一条缝隙,当你被排斥的时候,你的灵魂就会通过缝隙被慢慢挤出这个世界。”

苏雪沉默一会儿后说道:“也就是说现在我再对他人使用灵能力,回加速我离开的时间是吗?”

“没错~”

“行了,没你事儿了。”苏雪说着就要离开意识世界。

“等一下,我还有话要说!”

“说。”

“路明非,楚子航,凯撒,源稚生,矢吹樱,这五人都是你的攻略对象。”

“你说什么?!”苏雪瞪大眼睛,她几乎立刻就失控了。

“……字面上的意思啦。”

“都特么过了十年了你的网络延迟的破毛病还没修好吗,刚才干什么去了。”苏雪咬牙道。

“见到你太激动就忘了。”

“我日你老母啊!”苏雪直接喊了出来。

前台的服务员、门口的保安还有大堂经理同时看向她,她才发现自己一时失控就在现实世界喊了出来,不过还好这些人不懂中文,根本听不懂这句中国国骂。

她扔下杂志站了起来,面无表情。

“我去睡觉了,如果上面那三位有需要就来叫醒我。”

大堂经理看着苏雪高挑的背影,没风也凌乱了,说好的彻夜待命呢?

……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