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计划生育拯救世界(1 / 2)

夜,不详之夜。

苏雪站在须弥座上看着迪里雅斯特号渐渐沉入海中,这艘潜艇相对于海洋来说实在是太过渺小了,不一会儿苏雪就看不见它了。她觉得心里非常不舒服,仿佛,迪里雅斯特号是被一个深渊怪物吞噬了一般。

只有苏雪觉得这是个不详之夜,蛇歧八家也好,卡塞尔学院也罢,他们都觉得这是一场必胜之仗,因为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如果她敢说一句今天风水不太好,感觉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诸如此类的话,那她绝对会被带到小黑屋里被好好教育一番的,虽然能做到这件事的人屈指可数。

苏雪会这么想当然不会只是因为“女人的直觉”这种坑爹的理由,而是她的灵识。极渊在水下八千米,对于人类来说是未知领域,那是因为这个世界的人类没有灵识。苏雪展开灵识可以搜索半径十公里内的所有生灵,所以之前来这片海域的时候,她抱着“看一下也不会怀孕”这种心态进行了搜查,结果让她有些费解,因为下面只有海洋生物,那个所谓的心跳如果真的是龙的话,难道龙的灵魂和鱼是一个水准的吗?不是说,龙在这个世界就是神吗……

可是诡异的事今晚发生了,苏雪再展开灵识就什么也搜索不到了,就连下潜的凯撒小组她也感觉不到了,这片海域仿佛活了过来,吞噬着领域内的一切。

听说过电磁波被屏蔽,没听说过灵识也能被屏蔽的,最多有的人可以隐藏自己不被发现,但什么“东西”能把整片海域都隐藏起来?所谓的“神”吗……

“迪里雅斯特号已经很接近神葬所了,凯撒小组传回的影像中出现了霸王乌贼和锤头鲨,你不去看看吗?”樱走到苏雪旁边轻声说道。

苏雪本来眼神涣散的“看”着海面,听到樱的话后,她转过头来,有气无力的说道:“没兴趣。”

她从风衣口袋里摸了摸,居然掏出两根棒棒糖,一根递给了樱。

“……谢谢。”樱有些哭笑不得。

“会成功吗?”苏雪叼着棒棒糖含糊不清的说。

“会的。”樱点头,“我们还有绘梨衣小姐。”

啧,那就是最糟糕的情况了吧,搞不好最后除了绘梨衣以外一个活着的生物都没有了……

“雪……”樱有点欲言又止,“你和少主是不是闹矛盾了?”

苏雪闻言顿时就是一哆嗦,差点把棒棒糖咬碎,兰笙的事就够她烦了,差点忘了还有这茬呢,她还得找个机会和他告别,毕竟她也没剩下几天了。

“呀呵,看你这是感情美满了,学会嘲讽单身狗啦?”郁闷归郁闷,苏雪嘴上是不会表现出来的。

“你别乱说……”樱俏脸一红,“再说你怎么能算单身。”

苏雪眼神瞬间就变了,她用那种无比犀利的目光看着她:“总之是没发生你和乌鸦做的那种事就是了。”

樱已经脸红的说不出话了,她嗔怪的看了苏雪一眼。

苏雪本来还想调戏她,只听见不远处源稚生的一声低呼:“这是……”

“我们过去吧。”樱说道,闲聊该到此为止了,这场战斗还没有结束。

“是,是,女王大人。”苏雪讨好般附和着。

“这是鬼齿龙蝰。”源稚生的脸色很不好看,“看来神确实要复苏了。”

苏雪默默的看着显示器,数不尽的蝰鱼铺天盖地的涌向锤头鲨,它们钻进它的身体,啃食着它的肌肉和内脏,短短几分钟鲨鱼只剩下了骨骼。

看饿了……苏雪自己都有点儿无力了,她居然觉得那条鲨鱼看起来挺好吃的……

“老爹,这些天我一直在想,我们是为了过平静的生活而要掌握最大的暴力,是不是?”

苏雪心头一跳,她偏过头看去,果然是源稚生在打电话,他低着头,神色倦怠。苏雪有话不能说只能自己默默的吐槽,她心说橘政宗说的并没错,极端的暴力可以带来和平,但这种和平并不会长久,一旦下层出现了更强大的存在,你这和平就玩完了。想要保留一切和想要否定一切,这两种想法都是错误的,就算你现在炸掉神葬所,铲平猛鬼众,但只要白王后裔还存在,就会诞生新的鬼。

樱走了过去,苏雪却还在原地发呆,她是真的没兴趣,以前她还能麻醉自己,现在小助手已经回归了,她再也无法欺骗自己,她和他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

想到这里她愣了一下,所以说最好的办法是在蛇歧八家推行计划生育吗……

显示器上的画面还在继续,当一座高塔出现的时候所有人呼吸为之一滞。

以高塔为中心的古老城市展现在人们眼前,青铜白银构筑了它的身躯,岩浆之河与它为邻,古城的一半已经滑入岩浆河,另一半也只剩下倒塌的废墟,唯独中央的那座巨塔经年固执地耸立着,象征着这座城市昔日的荣光。即使从倒塌的废墟仍能看出它当初的雄伟。

“你们的氧气存量还能坚持15分钟,这是难得的机会。胚胎应该正在挣扎着苏醒,不能允许它苏醒,抓紧这个机会抹杀它。”源稚生说,“我刚跟施耐德教授通了越洋电话,他的意思也是尽一切可能抹杀胚胎。如果它这次挣扎着醒来,那它就会获得自由,我们再也没法轻易地猎杀它了。”

由于源稚生戴着耳机,苏雪也不知道凯撒小组到底和他说了什么,不过根据这画面来看……成千上万的铁锈色螺狮附着在废墟之上,仔细去看它们还在缓缓蠕动,木乃伊棺中的圣甲虫都远没有眼前的场景令人作呕,连苏雪都觉得头皮发麻。而凯撒小组还对着这个场景猛拍,所谓的胚胎就是在这里吧……

“嗯?恢复了。”苏雪惊讶道。

“什么?”樱问道。

“没什么……”苏雪对着她尴尬的摇了摇头,但是她再去看屏幕的时候脸色立刻就变了。

“稚生!”苏雪语气竟然有些慌乱,但是源稚生已经登上了须弥座的最高处,他站在光与雨的帷幕下,对着所有人深鞠躬:“诸君,拜托了!”

“哈依!”数千人同时鞠躬。

苏雪哪儿还有心情走这种过场,她脚尖用力三两步登上了站台,雨水不断打在她脸上,顺着消瘦的下巴滑落,她狠狠的抹了一把脸,似乎是想让自己镇定下来,她看着源稚生的双眼,一字一句的说道:“你确定迪里雅斯特号只载了三个人吗?”

“什么意思?”源稚生知道苏雪很少会露出这种严肃的神情,而每次都伴随着不可避免的灾祸。

苏雪压低了声音:“下面,有四个人。”

“不可能。”源稚生几乎脱口而出。

“我的能力你见过又不止一次了,从未出过错。”

“你的能力我当然相信……可是迪里雅斯特号的内部结构你也看过,除了驾驶舱内部,其他部分根本无法载人。”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