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不是我疯了就是这个世界疯了(1 / 2)

人们喜欢怎么来表达自己的惊讶呢?有这么一句话说得好,“一觉醒来,感觉整个世界都变了。”,现在用这句话来描述凯撒小组的状况再合适不过了,前一刻还是座上宾,下一秒却成为被整个日本追杀的逃犯,而他们估计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们冤吗?当然冤。深海中的“神”逃走了,作为最后接触过它的人,凯撒小组理所当然却又莫名其妙的被列为头号嫌疑人。对此苏雪默默地对橘政宗竖了根中指,她是读过凯撒和楚子航记忆的,那三人甚至连日本分部是白王后裔这件事都不知道,这次下潜他们完全是被当枪使了,要她说还是那个神秘的“第四人”嫌疑更大,只是,到目前为止,没有人愿意相信她。

没错,当时源稚生也只是安慰她,那会儿情况混乱,以苏雪的能力要是添乱会更麻烦。虽然嘴上说着相信,但他的内心活动要是具象化的话,大概是“你说你能感应到水下八千米有几个人,你是在逗我?”,而且事后他还真切的建议苏雪去看心理医生。

“我没疯。”苏雪只回答了这三个字,至于其他的,她不能解释,也没法解释,只是与平常一样不屑的语气下却有点无奈,世界观不同,还是没办法一起玩耍的。

凯撒小组下落不明,但是蛇歧八家也没有在他们身上投入过多的精力,因为他们早已进入了备战状态,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吞噬猛鬼众。所有人都像旋转的陀螺一样高速活动着,一时间好像只有苏雪闲了下来,因为她排斥所有的工作,并且态度极其恶劣,比如......

“大家长让你前往关西支部将以下资料核实。”路人甲手里拿着厚厚一摞文件。

苏雪站在窗前。看着雨水打在玻璃上溅起的朵朵水花,眼神涣散面无表情。从路人甲进门到现在她动都没动,连身都没转,而此刻她终于开口吐出几个字:“不去。”

“你说...什么?”路人甲把跌落的眼镜扶了上去。

然而苏雪并没有理他。

“嗯......大家长就在隔壁,你要不要......”

“不要。”苏雪打断了他的话,忽然她推开了窗户,狂风席卷着雨水立刻侵进了屋子,溅了她一身。

路人甲感觉自己头都快大了,他早就听说过这个人精神不正常,果然闻名不如见面啊,连大家长的命令都敢无视,这尼玛是不想混了吧?

“你....要做什么?”路人甲看着苏雪将手伸出窗外去接雨水而感到不解。

她要做什么?她该做什么?苏雪以一种十分淡定的语气说出了一句十分要命的话:“去死。”,说罢她竟然真的跳了下去,从这百米高处。

空旷的屋子里只剩下路人甲一个人,目瞪口呆。

足足过了一分钟他才反应过来,他急忙冲到窗户前向下望去,可是没有尸体,也没有围观的人群,零星的一两个人撑着伞路过,一切都正常的不能再正常。

“这是闹鬼了吗......”路人甲艰难的咽了咽口水,他觉得喉咙有些发干,一个大活人就这么消失了,以这种不可能的方式。

一阵冷风吹过,他浑身打了个寒颤,猛然转头看向镜子墙,里面只有他自己。

“神经病......弄这么个东西干什么。”他有些懊恼,因为他觉得自己居然在害怕,这个屋子似乎也像苏雪本人一样给了他不舒服的感觉,他看了看手中被打湿的文件,加快脚步走了出去。

路人甲当然不叫路人甲,那只是因为他的戏份太少并且作者懒得想名字,所以就这么敷衍着叫了,但是难得出场一次,我们就称呼他藤真吧。

藤真是个新人,新的不能再新,他只是路过打个酱油而已,就被源稚生顺手塞了一摞资料让他转交给苏雪,而那个苏雪就在隔壁,可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他给搞砸了,因为他遇到个神经病。

而现在,他认命的返回源稚生那里,赶快把情况报告一下,然后他就回去发个贴子,名字都想好了,就叫“东京灵异事件之我的同事不是人“。

“你还有事吗?”源稚生看了眼来人,发现是刚刚离开的藤真。

“嗯......大家长是这样的。”藤真觉得自己可以吐他个千八百字的槽,但是他专业素养让他必须简洁明了的叙述事情,于是他只能清晰快速的说道:“苏雪拒绝接受任务,然后她跳楼了。”

“你说什么?”源稚生皱眉,他当然不是没听清,只是这话题展开有点太突然。

藤原推了推眼镜:“我亲眼看见她跳楼了,但是……”

“谁跳楼了?”一个女声插了进来。

“隔壁的那个……我擦嘞!”藤原看清了站在他旁边的女人后差点儿跳起来,这个人居然就是苏雪!

“注意点儿,你的口水都快喷我脸上了。”苏雪十分嫌弃的说道。

“这不可能……你居然没死……你身上怎么一点儿水迹都没有……”

苏雪一脸似笑非笑的欠揍表情:“我只是去楼下取个快递而已,二十八楼我都能随便跳的话,那你可要当心了,说不定晚上我就在你家窗外呢,毕竟我爬个十六楼还不跟玩儿似的。”

“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十六楼……”

“行了,你该去看看心理医生。”苏雪这话明显是对藤原说的,可是她却在看源稚生。

这□□裸的讽刺源稚生当然听出来了,他看了看还在自我矛盾的藤原说道:“你先出去吧。”

终于只剩下了苏雪与源稚生两个人,一般像这种情况都是苏雪找话题,可是现在却完全相反,源稚生也能看出来,龙渊结束后,她整个人都不太对劲,难道她还在因为他质疑她的精神状态而生气吗?

“怎么回事?”源稚生问道。

“障眼法而已。”苏雪说道,其实她的制空能力很强,使用灵能力的情况下就算从几万英尺的高空中坠落也不会受伤,自然系的能力十分优越,除此之外还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风干身上的水汽之类的……

苏雪接着说道:“我从不在意别人对我的看法,讽刺、厌恶、同情……世人怎么看我与我无关,包括你在内。”

源稚生也没生气,他长叹了一口气:“你还是去休息一段时间吧。”

“好啊。”苏雪笑道,“我都做牛做马这么多年了,那就放久一点吧,下半辈子怎么样?”

“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咯,处理完蛇歧八家与猛鬼众的烂摊子之后,我就要离开了,当初你说过如果我想走随时都可以,你当年说的话还算数吧。”

源稚生听完久久沉默,他站了起来,走到苏雪面前,好一会儿才说道:“当然算数。”

“但是我也有一些话想要对你说。”源稚生的眼中并没有苏雪之前猜测的疑惑和惊讶,她只看到了平静和……坚定。

“我已经和老爹说了,这件事结束后我就卸下大家长的职位,离开日本。到那时我就不再是黑道的皇帝,或许会成为连日常温饱都要捉襟见肘的人,但是我可以去任何我想去的地方,就像当初我和你说的那样,去法国度过余生。”

他看着她的眼睛说道:“苏雪,你愿意跟我一起走吗?”

苏雪没有回避他的目光,她就是那么一个人,脸皮永远够厚,所以很多时候她都能轻易骗过其他人,她十分平静的说道:“你以后会找到一个比我温柔,比我善良,比我有人情味的女人,最重要的是她法语够好,而我注定只能在汉语广泛普及的地方生存,去了欧洲就没有人能听得懂我的吐槽了。”

苏雪的内心有点焦躁,她只是来告个别的,这些天她尽力使自己变得更让人厌恶,就是为了这一刻而做准备,她的时间不多了,可是这些人还有很多年的人生,这场闹剧必须由她收尾。

如果当初知道源稚生是她的任务对象,她死也不会接近他的,虽然听起来挺可笑的,但就算是人渣也是有点儿原则的,他已经够惨了……

“大家长……”敲门声响起,随之进来一个女人,她有点儿错愕,女人的直觉告诉她眼前的情况有点不对。

“樱井家主。”苏雪行了个礼,“我先退下了。”

苏雪从容的离开了,她的脚步没有一丝凌乱,从容到让源稚生有些不知所措。

……

当晚。

苏雪与源稚生等人一同来到了大阪,他们今晚的目标就是位于这山中的极乐馆,一座极尽奢靡的乐园,它一直是猛鬼众的象征之一,所以即使苏雪一直很好奇,也有由于身份的关系而未曾来过。

当然,最主要还是因为她穷……

苏雪确实已经不想再干活了,反正她不需要给他们留下什么好印象,但是任何能接触到猛鬼众高层的活动她都不会错过,因为她怀疑兰笙和这个组织有什么关系,她甚至怀疑那个鬼魅一般的王将就是兰笙本人……

悍马猛的刹车,苏雪立刻下车想吹吹风冷静一下,可是山风并不凉爽,空气中携带着一丝灼热的气息,那是不远处的极乐馆在熊熊燃烧。

“听到了吗,有人在唱歌。”源稚生望着极乐馆的方向说道。

樱和乌鸦面面相觑,他们确实听到了,那是个柔媚的女声,唱的是歌舞伎的调子,但唱的却是中文,以他们的水准实在听不懂。

苏雪当然听懂了,各种意义上她都是他们中中文最好的人,她并没有听过这首歌,但是根据歌词很好判断,她唱的是一位帝王和一个女人的故事。

“是坂东玉三郎唱的杨贵妃。”源稚生说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我下去和龙马谈一谈。”

乌鸦看着源稚生离去的背影嘴角抽搐:“喂怎么办?”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