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作死倒计时(1 / 2)

“我以为我杀死了他。”

“他回来找我了,从地狱深处。”

“只有两个人知道这件事,我和你。”

“立场对掉了呢,现在轮到你怀疑我了。”

......

苏雪觉得自己的人生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最近以来,奇怪的事情接二连三的冒了出来,就好像那一晚她和源稚生连夜赶到鹿取,证实了源稚女的尸体确实不在原处了。现在想想,巫女祭的那一晚源稚生精神几乎崩溃,而苏雪又本着事不关己的宗旨,这两个人竟然谁也没有确认源稚女的死亡。回来之后,苏雪上网搜索“风间琉璃”,她本来是不抱希望的,毕竟也是猛鬼众的高层,怎么可能任由自己的信息在网络上流传,但是让她哭笑不得是还真查到了,日本新生代偶像牛郎风间琉璃大师......

‘真麻烦啊……’苏雪怀抱着硕大一个箱子快步走向货运电梯,挥洒着汗水的同时内心发着牢骚,此时在这档案室内有人装检、有人登记、有人巡逻,而更多的人则和她做着一样的事。

警视厅突然对源氏重工下达了搜查令,导致蛇歧八家立刻炸锅,他们十分清楚这幢大楼里有多少东西见不得光,于是高层肯定的、迅速的、死不要脸的要求广大基层人士负责把这堆积如山的资料全部搬空。但客观条件注定了这是件麻烦的事情,首先这个“基层”不能太基,毕竟也是重要资料,你找个扫地的来搬那肯定不行,其次“广大”也用了夸张手法,就算把执行局全部打工仔都找来又能有多少?

所以在得知这件事后,苏雪一拍桌子立刻就做出了判断,她这种人就是搬家的中坚力量了,开什么玩笑赶紧撤吧,她可是神烦这种纯体力活的,然而就在她开门的那一刹那,她看见了樱井七海……

后来的故事就简单了,自然而然的她被抓了壮丁,还被分到了搬运组,虽然在档案室她碰见了源稚生,但是他们也只是交换了下眼色什么也没说,因为旁边还有个橘政宗。

虽然反感但是苏雪还是认命的干活了,她只是想要被源稚生厌恶,而不是被橘政宗教训。都说人类是世界上最复杂的生物,很多时候他们都自相矛盾,苏雪就是这样,我行我素却又随波逐流,旁人都说她脾气怪异,但只要他们仔细想想就会发现她是很少生气的,甚至可以说是好说话。只可惜很多人评价他人时,负面印象永远要凌驾于正面印象之上,她救过多少人不重要,她毁了多少人才重要。

“怎么了?”

“发生什么了?”

“这是应急情况……”

突然整幢大厦的灯全部依次熄灭,只剩下应急灯照明,档案室内忙碌的人们都停下手来,他们脸上的茫然很快就消失了,毕竟都是执行局的,虽然不明白原因,但对眼前的情况也轻车驾熟了。

然而没过几秒,地面突然开始剧烈的晃动起开,所有人都一个踉跄,架子上没有来得及装箱的文件纷纷扬扬的飘落,空气中传来“嗞——”的声响,随后应急灯熄灭,四周一片黑暗。

地震了……苏雪弹落刚才掉在头上的纸片,她很快就意识到了情况的糟糕,不知道是谁下达了应急指令,大厦已经封闭,可偏偏这个时候发生了地震,上千人正在往外撤离,可是他们很快就会发现自己根本出不去,发生混乱只是时间问题。

苏雪很快就找到了源稚生的位置,没想到当年那个戒指他居然还带着……她在脑海里快速过了一遍大厦的结构,那么源稚生所在的位置是……壁画厅?

出事儿了。

显然壁画厅里发生了什么才导致橘政宗封锁了大厦,展开灵识她很清楚的能看到壁画厅里还有两个人。苏雪快速跑到电梯前,因为地震这部电梯已经故障停运了,她扒开电梯门,闪身跳进了电梯井,她的速度很快,在黑暗中的其他人没有注意到她的消失。

“要是这部电梯突然运行的话我会死的很有节奏感吧……”苏雪抓着钢索向上攀爬,虽然知道这有多危险,但是她的语气和动作都没有丝毫的紧张,如果仔细去看就会发现她的手根本就没有用力,用手抓着钢索只是摆个样子,真正助她前进的是……风!

“那个是……”苏雪感应到右上方有一个人,但是谁会停在电梯井里?她加快了速度脚在虚空中一蹬便跳了上去。

“怎么可能……”苏雪站在横梁上三百六十度环顾一圈,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她明明感应到这里有个人的,然而眼前却连根毛都没有,到她跳上来能有几秒?这人就消失了,闹鬼了吗?

可就算是鬼她也应该能察觉到啊。

忽然她感觉脚腕上有什么冰凉又黏腻的东西贴了上去,她下意识的向下望去……

……

凯撒拖着源稚生奔向电梯井,楚子航紧紧的跟在后面,谁也不知道蛇歧八家的人多久会发现这里的异状,他们必须在那之前立刻。

“自己爬,敢耍花样的话……”凯撒当着源稚生的面更换了子弹,面若寒霜。

“啊——!!”

突然一声尖叫从幽深的电梯井里传来,显得格外刺耳,凯撒和楚子航身上的肌肉立刻紧绷起来,然而源稚生却神色一变:“雪!”

凯撒立刻释放了镰鼬,无数金属摩擦声传入了他的耳朵,还有着难以言喻的哭声和笑声。他死死的盯着电梯井,一道黑影猛的窜出,他手中的□□立刻瞄准!

苏雪在跳出来的瞬间就感觉到了“枪”的存在,武器冰冷的气息永远是最先暴露的,不过她并没有闪躲也没有攻击,因为她知道,对面的人不会开枪。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