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殇(1 / 2)

“这雨下了好几天了吧。”中年男子站在大门前嫌弃的看着外面恶劣的天气。

“是啊大河君,今年的夏天实在是反常啊。”站在男子旁边的干练女子说道。

“哼,生态环境越来越差了,人类根本就是在自取灭亡。”男人只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可是他却总是以这种清高的语气说话,这使他并不是很受人欢迎,但是女子并不介意。

“呵呵,比起这个,大河君还是快点回家吧,天气在恶劣也是要吃饭的啊。”

“是啊。”名为大河的男人这么说道,“那明天见,清水桑。”

“嗯,明天见。”

男人和女人各自撑开伞向不同的方向走去,他们的脚步匆忙,朝着家的方向。大街上除了他们之外的形形□□的男男女女皆是如此,朝九晚五的生活模式将他们固定在公司和家之间,他们要做的就是工作赚钱、养家糊口,这是日本最普遍的人群,而这些忙于生活的普通人也不会知道灾难正在发生。

......

傍晚,一辆银色的保时捷停在了别墅的门前,一个穿着华丽的年前女孩打开车门走了出来,用苏雪的话来说,她穿的不是衣服,是几十万美元。

女孩走到门口,还没按门铃,门就从内部打开了,屋里的人打开门后又回到了沙发上,连眼神都没给她一个。

兰笙关上了门,走到了苏雪旁边坐下,那昂贵的手包就那么被她随意的扔在了沙发上,她毫无形象的陷入了了柔软的沙发中,翘着二郎腿,风淡云轻的说道:“明白了?”

“明白了。”苏雪恹恹的换着电视频道,对于兰笙一眼就看穿了自己的行动她并不感觉奇怪,她依然看着电视屏幕,却对着兰笙说道:“你早就知道吧,真相。”

“我知道的多着呢,远比...你想象的多。”

苏雪冷笑道:“哼,那你说说,你都知道了什么。”

兰笙抓起苏雪垂落到沙发上的发尾,一下一下的打着转儿,而后者瞥了她一眼,算是默许了这个行为。

“你在读取了橘政宗的记忆后,对于日本这些年发生的事就基本掌握了,这之后你制订了某些计划,而这些计划必然需要其他人的配合,首先你去找了凯撒小组,虽然你在源式重工救了他们一命,可你也曾经把他们丢在深海里,所以他们对你的态度肯定是狐疑的,以那三个孩子的心性,他们根本就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或者说他们不理解你在做什么;然后你找到了一个可以在这个计划中发挥很大作用的人,这个人的谋略、野心、智慧都得到了你的肯定,不出意料的话,应该是昂热。”兰笙清晰冷静的说出了苏雪的所为,她并没有读取记忆,而这正是她的可怕之处,“昂热可不是那些只会‘我不听我不听’的小鬼,你除了有一套完整合理的解释以外还拿出了有力的证据,而那个东西应该就是......”

“白王遗骨。”苏雪接着她说道,“我偷走了白王遗骨,交给了昂热,他是唯一一个绝对不会对那东西起贪念的人,因为他对龙族恨之入骨。”

“白王遗骨可是有着很强的侵蚀性的,你不怕它寄生?”兰笙问道。

“寄生?也许曾经的白王很强大,可是我找到它的时候,那只不过是一个苟延残喘的可悲生物,我学习的封印术足以让它短时间内翻不起风浪,至于之后的事,昂热这些专业人士会解决的。”苏雪眼中毫无焦距,她在回想见到圣骸的那一幕,原来这些混血种拼命要得到的、要毁灭的就是这种东西,如此可悲。

兰笙却是有点失望:“原来所谓的白王遗骨就这种程度,亏我那么期待......”

“你在期待什么啊......”苏雪有气无力的吐槽。

“好吧,你虽然拿走了白王遗骨,可并不担心会被发现,因为橘政宗现在自我膨胀到了极点,他自以为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很快就会借着绘梨衣使白王复活,然后得到它的力量,最后成为神......”兰笙说到这儿话锋一转,“可惜他遇到了你这么个煞星,等到他无比期待的打开棺柩,却发现,东西没了,而他顺利的把一切搞砸,暴露本性,然后被开挂的主人公杀掉。”

“没得到白王力量的橘政宗不需要开挂也能轻易干掉吧.....”苏雪接着吐槽。

“主人公不开挂的话这个故事还有什么看头......”兰笙的吐槽丝毫不输给苏雪,她挪了挪地方,离苏雪更近了些:“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与其绕这么大一个圈子让他们知道真相,为什么不在东京塔上亲口告诉源稚生呢?”

“你我都知道这是个愚蠢的问题。”苏雪语气没有一丝起伏,“稚生对橘政宗的信任不会因为我的几句话就动摇,只有让他亲眼看到他才会相信,而稚女那个精神分裂对我更没有半分信任可言,考虑到所有因素,这是我能想到的最佳方案。”她说道这里,起身向楼上走去,兰笙却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神格化并不是逼着自己绝对理智。”兰笙轻轻说道,“你这样迟早会把自己逼疯的......”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