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海的女儿(1 / 2)

白色的、冰冷的、荒芜的,这可能是她所经历的最糟糕的一个世界。

苏雪睁开眼睛。发现周围尽是一片皑皑雪原,除此之外只有不知名的巨大树干,她打量着自己所穿的绿色长裙,不对劲,很不对劲,哪怕是穿成这样也不该如此,明明她已经很久没感觉过冷了......

“小助手,你在吗?”

“我在呀。”

熟悉的声音在她脑海里响起,正是当初在第一个世界跟着她的那个,苏雪不禁松了口气,虽然小助手没有战斗力,能提供的信息也屈指可数,但.....有总比没有强。

“把你能说的说一下吧。”苏雪道。

“上古时期,盘古开天辟地,女娲捏土造人。”小助手竟是用一副深沉的语调陈述着,“日升月落,斗转星移,终有一日,灾难降临。有水神共工败北,怒而撞向不周山,天柱崩塌,洪水肆流。”

苏雪有点摸不着头脑,这不就是中国古代神话故事吗,后来的发展她也知道,女娲炼制五色石补上了那个窟窿,话说这不会有凑字的嫌疑吗.......

然而小助手还在继续:“伏羲斩巨鳌以支撑天地,神农炼制五色石交由女娲补天,世间皆此流传,然事实真相又有几人知晓。”

苏雪嘴角抽了抽,感情你刚才说的都是废话......

“时光流逝,当年天柱为何倾塌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对于流月城之人来说,如何活下去才是他们所在意的......”

苏雪静静的听完了小助手说的话,基本明白了这个世界的设定,当年神农炼制五色石,伏羲却困住了这一整个流月城的人,随着时间的流逝,即使有柜木神血的支撑,流月城的整体情况也在不断恶化着,流月城部众无法承受严寒与浊气,身体日渐衰败。

苏雪感受了一下,发现除了冷以外也没什么不适应的,哪怕着严寒也不是不能承受,至于那浊气她是没有感觉到,想想也是,毕竟她是经历过酸雨和雾霾的人,这来自古代的浊气哪儿能与那些相提并论......

“说了这么多,我的人设呢?”苏雪道。

“侍女。”

......excuseme?

随着记忆的涌入,苏雪震惊的发现她在这个世界的设定还真是个丫鬟......她的任务就是伺候神殿里的那些大佬,没事儿打扫打扫卫生,哄哄孩子睡觉,还好流月城里的人可以不食而活,所以暂时还用不到她刷盘子......

“得,侍女就侍女吧,以前干的事儿也没比侍女好哪儿去。”苏雪吐完自己的槽,便向神殿的方向走去......

苏雪渐渐加快了脚步,在这个世界她必须严格按照曜给她的设定来生活,因为这个世界神魔纵横,单流月城内的人灵力就非常强,所以她必须格外小心,万一哪里做的不对劲儿,他们脑海中虚假的记忆就会遭到质疑,到时候她很可能被法则强行抹杀。

果不其然,苏雪刚踏入前庭就有一个面无表情的男人走了过来:“大祭司传召你。”,他的声音亦毫无起伏。

“是。”苏雪也学着他的样子应了一声。

这个大祭司的资料小助手也给了她,按照苏雪的理解他就是流月城的权利中心,类似英国的内阁,特别是现在城主病重,而城主的独女沧溟亦然,所以这个大祭司堪称一手遮天。

然而对于苏雪来讲,更重要的是大祭司是她的主人,侍女侍女,就要服从命令,甚至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穿过长长的回廊,苏雪按照记忆中的景象熟练的走到神殿的中心,那大祭司高坐在上方,俯视着她。

苏雪端正的行了个礼:“拜见大祭司。”

“苏雪。”男人庄严肃穆的声音响起,“今晚我将送阿夜和小曦进柜木进行治疗,你依旧去陪着他们,待子时到来,将他们带到中庭进行仪式。

柜木......苏雪瞳孔猛的收缩,那东西可以治疗?开玩喜呢吧......柜木中的神血威力之强可保整个流月城数百年平安,就算现在威力衰退,那也不是一个人可以去触碰的......

大祭司加重了语气:“你只需要像以往一样,按我的命令去做。”

苏雪知道自己多余的动作太多了,不管怎么样,先应下来再说,她颔首道:“遵命,大祭司。”

走出神殿的一路上苏雪想到很多事,流月城的情况远比想象的要糟,否则大祭司不至于要拿自己的儿女去做实验,她觉得这个大祭司是爱着他们的,但是他更爱这座城,如此悲哀又无奈。

“这剧情有点致郁啊......”苏雪喃喃而语,她知道自己的心情被影响了,事到如今她还是有感情,这样要何时才能完成神格化?

然而苏雪这时候并不知道,一昧的逼迫自己抛却七情六欲更是无法神格化,都不敢正视自己拥有的,又何谈放下?

“苏雪姐姐你来啦。”

清脆的孩童声将苏雪的思绪拉了回来,她低头看着这个小女孩儿,温和的笑了笑:“沈曦小姐。”

“小曦,谁在外面?”少年沈夜边喊边走了出来。

“沈夜少爷。”苏雪看着沈曦跑回哥哥旁边,然后打了个招呼,沈夜和沈曦虽然是大祭司的孩子,但是他们并没有实权,至少现在没有,所以她不需要对他们行礼。

“你来了。”

沈夜语气中的不快苏雪当然捕捉到了,虽然记忆里没有这方面的资料,但她也能猜出来是为什么。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