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贵圈真乱(1 / 2)

我一点儿也不想用时光飞逝、岁月如梭来一笔带过这十年的时光,然而这又确实是最准确的描述。

苏雪来到流月城已经十年了,她早已走遍流月城,可是并没有任何目标出现,她也觉得自己该出去看看,然而整个流月城被伏羲的结界包围,她根本无法踏出半步。

可是她并不着急,因为小助手仍然在,当她向它询问是否可以强行脱离世界,而它却表示不可说时,苏雪就了然了,这里一定有什么人要出现,有什么事要发生,而她要做的就是等......

其实苏雪的时间观念早已混乱,因为她去的每一个世界的时间线都不同,比如她还记得第一个世界是在中国的二十一世纪,但如果问她具体是什么时候,她只会告诉你:那是很久以前。

这是难以避免的事,哪怕她的大脑经过了完全的开发,也无法抵抗时空的侵蚀......

苏雪安静的站在一间屋子的门外,而这屋子里那具逐渐冰冷的尸体正是她伺候了十年的大祭司——或者说,上任大祭司。

除此之外,还有那个十年前对她恨之入骨的男人。

两任大祭司的交接本应该很隆重,只是她那苦逼的主人病来如山倒,已经没有时间也没有力气出任仪式了,只好叫来沈夜匆匆交代一些事。至于沈夜的登基,啊不对,是上位仪式会在之后举行。

十年来苏雪几乎没见过沈夜,几次也只是远远的瞥到,相比之下她接触华月的时候就多得多,接触的多了苏雪就明白为什么有了华月,那人依旧需要自己,华月说到底是个善良的人,有些事,实在是为难于她。

苏雪对灵魂极其敏感,当华月走出屋子,让她通知沈夜的时候,她就知道人已经不在了。

她有预感,这故事的序章应该是结束了。

“吱呀——”房门从内而外被打开了,沈夜高大的身影停在了苏雪的面前,容她考虑的时间只有几秒,但其实根本不需要考虑了,因为屋子内已经没有灵魂了。

她行礼:“拜见大祭司。”

“你倒是识趣。”沈夜的声音比起他父亲更加低沉肃穆。

“我只是奉命行事,一直如此。”

“现在父亲不在了,你不怕我杀了你吗。”

苏雪闻言并不害怕,她抬起头,仰视着这个高她许多的男人:“你不会的。”

沈夜沉默了几秒,随后拂袖而去:“你可以做个选择,给你自由或者跟随于我。”

苏雪笑了,自由?如果她选择了离开,估计出了门就会被追杀。她没有犹豫就跟了上去,这新任的大祭司需要她这种人,服从命令又不择手段的人。

至于那之后,倒是出乎她的意料。

“月儿,从今天起苏雪就是你的人了。”

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别扭呢......苏雪默默的吐了个槽,她不着痕迹的打量着眼前的美女华月,以及她看着沈夜的眼神,又想起了沧溟......贵圈真乱呦.......

然而......安逸了多年的苏雪在吐槽别人的时候,已然忘记了自己曾被大宇宙恶意支配的恐惧,所以当脑海里那句提示响起的时候,她眼角微微抽搐,这圈里再加她一个也没有什么问题......吧?

......

你以为她要攻略的对象是沈夜吗?不,那就大错特错了......

苏雪要攻略的对象,是华月......是那个对另一个男人一往情深的......女人.......

苏雪真想仰天长叹,这道题太难她放弃可以吗?这时候她又想起了当初实体化的10086,不管它到底是谁,好歹也能揍它一顿解解气......

“苏雪,既然大祭司把你交给了我,无论你以前为谁而活,我希望你能明白,从今天起你就是大祭司的人了。”华月姐姐气势很足,虽然她并没有苏雪高,但奈何人家胸大......

苏雪点头:“自然,自然......”,她对御姐一向是很有好感的。

“那么首先,你的灵力太弱了。”

苏雪噎住了,这她也没辙啊,鬼知道这个世界的土著为什么都那么强,跟开了挂似的,把她活生生衬托成了废柴,最扯的是那个星蕴,测出来她居然是水系的,活了这么多年她才知道自己原来是治愈系......

华月见她没反应,又道:“星蕴一事你要放在心上,此外城中最近流言斐起,你负责去安抚民众,我会向大祭司请求,任命你为天相祭司,便于你的行动。”

苏雪似乎有点奇怪:“我能问问你,为什么对我一点防范都没有吗?”

华月还真回答了她:“你为主人做了十年事未曾出现差错,凭此就够了。”

果然是这样......苏雪确定了这些人的三观真的是完全一致的,只要是为了流月城好就够了,哪怕沈曦变成这样她也是帮凶,他们依然可以接受她。

“我能再问个问题吗?”

“说。”

苏雪快速清晰的说道:“你可有心悦之人?”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