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兰笙的故事(1 / 2)

对于昨晚与天际崖发生的事,第二天睡醒苏雪就都忘了,那点儿愧疚感估计被吃了她良心的狗一起收走了,感情的事并不着急,摆在眼前的是她的伪装问题。

十年对于流月城中的人来说也不短了,苏雪至今没发病这就很容易引起怀疑了,流月城设有专门的研究机构用以研究族民的病症,要是让他们注意到,苏雪很可能被拉到某个小黑屋做一些非人道实验.......

所以她必须给自己找个理由,一个不那么弱智的理由。

苏雪站在矩木前沉思,眼前被其缠绕的睡美人就是沧溟城主,神血固然可以治愈病症,但这个借口苏雪可用不了,因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被神血治好后没有后遗症的,她只能另想他法。

苏雪正思考着,突然注意到有人接近,她下意识的躲到树后,然后才想起来她根本没必要这么做......那一行人她基本都认识,低阶祭司而已,而他们走的方向,是要去见沈夜?

“话说那个年轻人是谁啊,好眼熟就是想不起来.....”

“最近出名的青年才俊,叫谢衣。”

苏雪猛的转身,抑制了出手的冲动,随即拉开了距离。

“天相祭司,你不用紧张,是我。”男人身着与苏雪相似的绿衣,语气不紧不慢,好像他们真的很熟。

“你是谁?”苏雪冷笑一声,毫不犹豫。

男人神情微变,露出不解的目光:“我.....”

“麻烦你下次伪装的时候提前打听好情报。”苏雪打断了他的话,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你扮演的这个人昨天刚死的。”

男人好似松了口气,摆了摆手:“泡精灵失败了吧?”

苏雪一愣:“.....10086?”

“bingo!”

“宾你个头啊,麻烦你尊重一下时代背景好吗?突然冒出来一句英语你不觉得违和吗!”

“阿拉伯数字也不是现在有的东西啊.....”

苏雪无力吐槽,因为他说的很对......“话说你来干什么?”

10086用余光扫了扫四周:“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苏雪往谢衣等人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无奈道:“跟我来。”

她带着10086左拐右拐来到一个僻静处——或者说是阴森更合适,枯藤,老树,没有昏鸦却有两个各怀鬼胎的人,一张破旧的桌子,两条嘎吱作响的长凳,苏雪坐下来以食指敲了敲桌子:“流月城没有食物,恕不招待。”

10086笑了笑,就算是苏雪招待了,他也是没法吃的,只见他正色道:“在我说完之前不要发问,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听完你就明白了......”

......

对于兰笙来讲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那个时候她还不叫兰笙,她叫泠漪,只有名字没有姓氏。

泠漪生活在22世纪,在那时福利机构已经相对完善,足以承担起一个孤儿在未成年时的费用,泠漪就是在这样一所孤儿院长大,即使命运没有给她一个好的起点,她也没有自怨自艾过,一直以来,她都是奖学金的获得者,然而她还没有等到十八岁就遭遇了一件事,一件改变了她一生的事。

那也是个晴朗的午时,她走在那条熟悉的上学路上,奇怪的是,不知道为什么注意到了路旁的一颗树,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它在冥冥之中吸引着她。泠漪不知不觉中靠近了那棵树,当她的手触碰到树干时,天空突然传来轰隆隆的雷声,她猛的惊醒,却在下一秒昏了过去。

她醒来后发现自己在一个奇异的空间里,这里似乎永无止境,似乎没有昼夜,在这里的除了她,还有一个男人,男人自称是神,他说——她可以称呼他为曜。

泠漪惊呆了,然而在听到曜让她去各个世界收集爱的时候,她差点笑出来,这设定也太雷了,爱和能量有什么关系?完全就是胡说八道吧。泠漪并不害怕,绑架也好穿越也罢,她本就一无所有,也不怕失去什么了。

事实证明她的直觉是对的,很多年后,当她站在了和曜相同的位置时终于看清了一切,根本没有收集能量这回事儿,一切只是因为高位面的神想看热闹,就是这么荒诞的理由,神毁了无数人。而后来建立的论坛一样的东西,收集了无数穿越者的血泪,对于曜他们来说也只是消遣的故事罢了。

后话暂且不提,此时的泠漪还是个普普通通的小女孩,搞明白了自己的任务后她很苦恼,她挺聪明却没什么心机,学习还可以但要让她搞阴谋诡计实在是很难。泠漪的第一个世界没有任何非自然的力量,她也是个完完全全的普特人,没有超能力也没有高双商,所以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就像所有狗血都会出现的那样,发生了一件事......从那之后泠漪就变了,她的善良和道德被彻底摧毁了,她变得冷漠又残忍,视人为工具,病态的享受着他人对她的迷恋,然后,毫不犹豫的丢弃他们。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